危险经历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摔下去,又不用像基层累成狗。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是大学同学,有个活泼健康的小孩。老婆家境殷实,也是在体制内,工作清闲,相夫教子。

也许是觉得生活没有什么激情,当我问他是不是七年之痒,他说都结婚十几年了,早痒过了。

我是个不能接受对方已婚的人,我和他说见一面,希望听听他的故事。他问我喜欢奔驰还是什么车,用不用接我。

见面的那天,他戴着帽子,瘦高的,一点也没有大腹便便的样子。约好的火锅没有吃,开完会饿极了的他大口大口在我面前吃着米饭。

他说以后等我毕业了,可以给我安排个不错的实习工作,只要跟着他。他絮絮叨叨说每个月给老婆三千块钱都不够花销,转头问每个月给我一万够不够。我尴尬笑笑,委婉拒绝。

整个对话过程,他都看起来很绅士,问我吃完饭要不要一起兜风。因为之前也有过YT的经历,见面直接进房间的也有,从来没有碰到不尊重我意愿的人,加上那天我的大姨妈到访,我没想就直接答应。

一路上吹着风聊着天,他开始动手动脚。我试图转移话题,他都转回了圈里话题。我开始后悔这次见面,看向窗外才注意到车已经到了一条高速公路的下面,四处荒无人烟。

人会下意识屏蔽掉记忆里痛苦的回忆,那天是怎样反抗怎样逃脱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我沿着无人的公路跑了好久。

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圈里或者朋友。我觉得是自己的错误,是自己不够小心,是自己大意。我觉得即使我说出去,别人也会认为是我的错,所以我保持沉默。

从那以后,我很讨厌男人说什么“你想多了,就是单纯吃个饭,单纯看个电影”、“不喝酒多没意思啊,放不开的女孩最没劲了”、“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吧,我就是想和你见个面,没别的意思”……

晚上十点约你吃饭看电影的人也许会顺势说这么晚了别回去了,劝你多喝酒的男人大概率不会给你熬清晨的粥,害怕你有防人之心、说你有被迫害妄想症的男人很可能是被戳破了恼羞成怒后的指责。

后来那个已婚大叔又换过几个小号和身份和我聊天,但都被我看了出来。他说这个城市圈里人很少,我们可以试着磨合磨合,没必要见一次面就躲着,希望我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但是他仍然觉得那次见面是我的错,是我不够开放,是我装矜持。他好像很大度一样的说原谅我。

他说原谅我。

“如果有孩子的话,我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可是我太害怕了,我教她的东西永远不够应对这世间所有的险恶。我没有办法,可是我到最后,只能说一句:‘你要保护好自己’,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一个女生做到什么程度才算‘保护好自己’。”——《奇葩说》花希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