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经历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摔下去,又不用像基层累成狗。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是大学同学,有个活泼健康的小孩。老婆家境殷实,也是在体制内,工作清闲,相夫教子。

也许是觉得生活没有什么激情,当我问他是不是七年之痒,他说都结婚十几年了,早痒过了。

我是个不能接受对方已婚的人,我和他说见一面,希望听听他的故事。他问我喜欢奔驰还是什么车,用不用接我。

见面的那天,他戴着帽子,瘦高的,一点也没有大腹便便的样子。约好的火锅没有吃,开完会饿极了的他大口大口在我面前吃着米饭。

他说以后等我毕业了,可以给我安排个不错的实习工作,只要跟着他。他絮絮叨叨说每个月给老婆三千块钱都不够花销,转头问每个月给我一万够不够。我尴尬笑笑,委婉拒绝。

整个对话过程,他都看起来很绅士,问我吃完饭要不要一起兜风。因为之前也有过YT的经历,见面直接进房间的也有,从来没有碰到不尊重我意愿的人,加上那天我的大姨妈到访,我没想就直接答应。

一路上吹着风聊着天,他开始动手动脚。我试图转移话题,他都转回了圈里话题。我开始后悔这次见面,看向窗外才注意到车已经到了一条高速公路的下面,四处荒无人烟。

人会下意识屏蔽掉记忆里痛苦的回忆,那天是怎样反抗怎样逃脱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我沿着无人的公路跑了好久。

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圈里或者朋友。我觉得是自己的错误,是自己不够小心,是自己大意。我觉得即使我说出去,别人也会认为是我的错,所以我保持沉默。

从那以后,我很讨厌男人说什么“你想多了,就是单纯吃个饭,单纯看个电影”、“不喝酒多没意思啊,放不开的女孩最没劲了”、“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吧,我就是想和你见个面,没别的意思”……

晚上十点约你吃饭看电影的人也许会顺势说这么晚了别回去了,劝你多喝酒的男人大概率不会给你熬清晨的粥,害怕你有防人之心、说你有被迫害妄想症的男人很可能是被戳破了恼羞成怒后的指责。

后来那个已婚大叔又换过几个小号和身份和我聊天,但都被我看了出来。他说这个城市圈里人很少,我们可以试着磨合磨合,没必要见一次面就躲着,希望我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但是他仍然觉得那次见面是我的错,是我不够开放,是我装矜持。他好像很大度一样的说原谅我。

他说原谅我。

“如果有孩子的话,我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可是我太害怕了,我教她的东西永远不够应对这世间所有的险恶。我没有办法,可是我到最后,只能说一句:‘你要保护好自己’,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一个女生做到什么程度才算‘保护好自己’。”——《奇葩说》花希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96

(3)
上一篇 2021年7月10日 下午10:28
下一篇 2021年7月24日 下午10:54

推荐阅读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