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经历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摔下去,又不用像基层累成狗。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是大学同学,有个活泼健康的小孩。老婆家境殷实,也是在体制内,工作清闲,相夫教子。

也许是觉得生活没有什么激情,当我问他是不是七年之痒,他说都结婚十几年了,早痒过了。

我是个不能接受对方已婚的人,我和他说见一面,希望听听他的故事。他问我喜欢奔驰还是什么车,用不用接我。

见面的那天,他戴着帽子,瘦高的,一点也没有大腹便便的样子。约好的火锅没有吃,开完会饿极了的他大口大口在我面前吃着米饭。

他说以后等我毕业了,可以给我安排个不错的实习工作,只要跟着他。他絮絮叨叨说每个月给老婆三千块钱都不够花销,转头问每个月给我一万够不够。我尴尬笑笑,委婉拒绝。

整个对话过程,他都看起来很绅士,问我吃完饭要不要一起兜风。因为之前也有过YT的经历,见面直接进房间的也有,从来没有碰到不尊重我意愿的人,加上那天我的大姨妈到访,我没想就直接答应。

一路上吹着风聊着天,他开始动手动脚。我试图转移话题,他都转回了圈里话题。我开始后悔这次见面,看向窗外才注意到车已经到了一条高速公路的下面,四处荒无人烟。

人会下意识屏蔽掉记忆里痛苦的回忆,那天是怎样反抗怎样逃脱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我沿着无人的公路跑了好久。

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圈里或者朋友。我觉得是自己的错误,是自己不够小心,是自己大意。我觉得即使我说出去,别人也会认为是我的错,所以我保持沉默。

从那以后,我很讨厌男人说什么“你想多了,就是单纯吃个饭,单纯看个电影”、“不喝酒多没意思啊,放不开的女孩最没劲了”、“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吧,我就是想和你见个面,没别的意思”……

晚上十点约你吃饭看电影的人也许会顺势说这么晚了别回去了,劝你多喝酒的男人大概率不会给你熬清晨的粥,害怕你有防人之心、说你有被迫害妄想症的男人很可能是被戳破了恼羞成怒后的指责。

后来那个已婚大叔又换过几个小号和身份和我聊天,但都被我看了出来。他说这个城市圈里人很少,我们可以试着磨合磨合,没必要见一次面就躲着,希望我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但是他仍然觉得那次见面是我的错,是我不够开放,是我装矜持。他好像很大度一样的说原谅我。

他说原谅我。

“如果有孩子的话,我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可是我太害怕了,我教她的东西永远不够应对这世间所有的险恶。我没有办法,可是我到最后,只能说一句:‘你要保护好自己’,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一个女生做到什么程度才算‘保护好自己’。”——《奇葩说》花希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96

(3)
上一篇 2021年7月10日 下午10:28
下一篇 2021年7月24日 下午10:54

推荐阅读

  • 拜托,请坦率和我分手!

      星座说四月份天秤座会遇到命中注定的真爱。 所以我一腔孤勇坐上了前往A市的高铁。 上天安排的最大,我差点把陶白白的账号翻烂。 算命的也说在2023年我会遇到我的老公。 …

    2023年4月29日
  • 朝拜者(下)

      不得不说当初把肖肖送去帮厨真的是明智之举。 他做的饭真的特别好吃,缺点就是真的很容易发胖。 以至于每周称体重的时候,我都把他劈头盖脸抽一顿。 后来肖肖学聪明了,开始做…

    2023年11月4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一只拒绝恋爱的狗

      “姐姐,疼……” 他在我身下,声音带着哭腔。烛泪落在他身上,开出朵朵雪白的梨花。梨花下,是一条条带血的鞭痕。 我提着项圈,把他按倒在床,拿出准备好的麻绳。他举起双手,…

    2022年11月5日
  • 绝对坦诚后,我们分了手

      那天前主出现在我的对话框,他发了一张邮票。 这不是手滑,在发邮票之前,软件还会二次确认是否要消耗一张邮票。 他没有编辑任何内容,他知道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没有回复任何…

    2023年1月14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

    2022年4月2日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挂满丝袜的房子

      那时候住在乡下奶奶家,大概是十来岁的年纪。 学校放了暑假,家里大人都忙着去地里干活,没空管我们。 不知道是谁在老光棍家里偷的十八禁光碟,反正我们这群小孩围在一起看的起…

    2022年12月10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