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她主都要说,每次她一哭就狠不下心去打了。

她像一只可爱的小狗,就是那种有些笨又很单纯的小狗。明明比我小,接触的时间也比我短,却让我觉得她真的适合这里,比我都适合。她没有我那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她只是喜欢这里,喜欢做K9的感觉。

我们无话不谈,在深夜emo的时候,也互相把自卑的一面暴露给对方。

我一直觉得漂亮的人不会因为容貌烦恼,所以我很羡慕她,却没想到这会成为她比较自卑的点。她觉得自己没有有趣的灵魂,没有丰富的内涵,只有一张普普通通的脸。

她希望被犬化,我觉得很危险,我问她以后该怎么办呢,她说她的主人会负责的。她说羡慕我,对未来那么多规划,其实她不知道那都是我装的,其实我比她还茫然。

我们总会给圈子赋予太多复杂的东西,比如责任、义务、爱、物质、精神,肉体等各种沉重的内容,我们去大谈特谈,好像自己真的懂了很多。

可看到她的时候,我突然在想,一开始我们为什么进来。

因为被打了一下屁股,感受到了兴奋,所以找了很多很多资源……

因为看到丝袜会兴奋,所以偷偷买了好多丝袜,在没有人的深夜里偷偷放纵……

我们打开这个圈子大门的理由千奇百怪,但归根结底是因为欲望。

我是个习惯深思熟虑的人,就是走一步看三步甚至十步,我从来不愿意自己陷入无路可退的境地,而她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她只需要做好一只小狗就可以。

在别人看来好像是我这种人更理智,实际上出现问题时,往往是看似清醒的人糊涂,看似糊涂的人清醒。

因为思考太多,很多时候总是忘了自己的感受,已经顾不上自己到底是开心还是难过,满脑都是想要得到什么,付出什么。而这种单纯享受游戏的玩家反倒更纯粹,她们知道自己到底舒不舒服,不需要穿华服给别人,不需要冠冕堂皇,不需要道貌岸然,就只为了爽。

记得很久之前的一个女孩,也是希望完全被犬化。在大家眼中这很可笑,以前我也这样觉得,直到我因为想找个圈里人结婚被各种嘲笑幼稚以后,我就笑不出来了。我像她们一样说,为什么要用大多数人的标准去衡量人生,想怎么活是自己的自由。

犬化很可怜的,以后走不出来怎么办啊,主人不负责怎么办啊,去人格化怎么办啊,你脱离社会怎么回归啊……

那些说和你结婚的男主都是骗你的啊,你也太傻了,圈子和生活是两码事,你不明白说明你还小……

可是,谁的人生该是标准答案呢?

所以特立独行的人,他们有的并不觉得自己很特别,因为那就是他们的天性,他们自然的脾性。喜欢就喜欢了,做就做了,别人觉得他们执着小众,其实他们只是追求自己真心喜欢的东西。——知乎「上云之人」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12

(2)
上一篇 2022年6月18日 下午9:45
下一篇 2022年7月2日 下午10:03

推荐阅读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一个女NTR的自述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星期五,凌晨二点二十分。 我在镜子前一遍一遍的描眉、涂着口红。我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手挽着手,在一起逛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今天好像每个…

    2021年4月19日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

    2022年7月9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关于被威胁这件事

      其实圈子是人性本恶的聚集地。 你不会想到当一个人掌握了你的各种信息以后,会对你做什么。你更不会想到在你情欲翻涌的时候,对方隔着屏幕在想些什么。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是…

    2021年12月11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下)

        可能世俗定义里,女性总是感性的、总是柔弱的。 连带着灌输的观念都不同,一个女性一定要被爱的,而一个男人一定要事业有成。 于是我们这些原生家庭不幸的女孩,…

    2024年2月17日
  • 一个多主的女m(下)

      在我第一次试着把女绿情节讲出来的时候,朋友说不管有意无意,人总会想去实现自己的幻想,哪怕我再克制再压抑也无济于事。 我当时嗤之以鼻,理性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特质,我从来…

    2024年1月6日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