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孤独这件事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圈子的身份。

我只是笨拙的在深夜点亮屏幕,看着那些推送,偷偷拿我床上的大熊练习绳艺。我幻想着有一天能遇到一个合拍的灵魂,在这条路上陪着我走下去。

收到过许多恶心的私聊,乱七八糟的问题和莫名其妙的指责谩骂。碰到过以此赚钱的人想拉我入伙,也用心去想建立一段关系却发现我只是对方欲望的发泄口。

谈恋爱后,我试图把男朋友掰成我喜欢的样子,他在一次游戏中把绳子摔在地上,说够了,不想再陪我玩这么无聊的把戏了,他根本不觉得享受,只觉得麻烦。

我恢复了一个人的夜晚,我找回了我的大熊,抱着它,我又把绳子悄悄地绑在了它的身上,它帮我消化着这些孤独。

圈里刚好那阵子有聚会,公司到家两点一线的日子有些乏味,我报了名。

到那里后我就开始后悔,感觉她们好像都彼此相熟,我尴尬的坐在角落,刷着手机。有男孩子主动找我搭话,我礼貌的回几句,对方也就知趣的离开了。

我在小群里面叫着孤寡孤寡,可是真的面对男孩子,我又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有话题。

那次的聚会在我的沮丧中结束,好像只是参加了一个陌生的饭局。

第二天才发现有人加了我的微信,我通过后,问他是谁,他说是昨天聚会的人,希望能和我认识。

熟悉了以后才知道,他和我也是一样的话题废。两个人每天虽然不算硬聊,但几乎就像在做挑战一样,他挑起一个话题,我再挑起一个话题,看谁先无话可说。

轮到他挑话题,终于在沉默一天后,他说认输,他是话题终结者。我在屏幕另一边笑的前仰后合,问他要不要一起喝个下午茶。

普普通通的两个圈里人,普普通通的一个下午,在一家普普通通的咖啡店见面了。

分别的时候,他问我能不能等他一下,我问他去干嘛,他不肯说就跑到车里,回来的时候拿了我随意说过最爱吃的蛋黄酥,

我问他是不是我不合他心意就不给了,他说排了半天队才买的,想着分开的时候哪怕不合适也能带给我点好心情。

刚走几步,他又叫住我,问我,这算不算初步合格了。我转头问他真的觉得自己做的很好吗,我一点都没觉得高兴。

他情绪瞬间变得很低落,有些手足无措的给我道歉。我说哪有人约会完了不把女孩子送回家呢,他才反应过来去开车门。

正式收他的那天也没什么仪式感,我把大熊身上的绳子解下来绑在他的身上,给他戴上了项圈,给他取名老二。

他不满的问我为什么叫老二,我说大熊是他大哥。他嘟囔我的恶趣味,嘴角还是往上扬了扬。

我把大熊又放回了箱子里,我翻到自己很久以前日记本上摘抄的句子:“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一个人找另一个人,一句话找另一句话,才是真正的孤独。”

我找了一根笔,在这段话下面回复:“孤独从来不是一个状态,而是一种存在。就像在无边无际的雪地里,一个人很冷,两个人也很冷。我们清楚两个人一样会冻死在雪天,可这并不阻碍我们追求两个人身贴身时那一点可怜的温度。”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