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开始疯狂嗜甜。奶茶蛋糕和泡芙,冰淇淋巧克力和瑞士糖,像上瘾一般。

我还记得那天他又一次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我责问的时候,他在电话里说,我从来不知道他真正想要什么。

我哑然。我确实性格强势一些,很多时候我觉得好就要求自己的狗子也怎样。他跟我的时间久了,很多时候,我默认他已经习惯了我的强势。

我也可以想到为什么他会和那个女斯搭上,因为那款共同的游戏。在我加班的那些深夜,他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带妹。

被我发现后,他说真的很羡慕那些能有女朋友陪着打游戏的男生,他只是想让我吃醋,能多陪陪他。他当着我的面拉黑了那个女斯,我心软了,我确实把工作看得比他重。

在他求婚以后,我开始做一些规划,为了两个人的未来。

他很听话,很少再玩游戏,工作渐渐也有了起色。当他开始正视现实的时候,发现和我在一起会有各方面的压力。

我已经二十有八,到了结婚的年纪,而他才刚刚大学毕业一年。我的父母那边我做得了主,他的父母极力反对这段关系,我看出他的摇摆不定。

我安慰他没关系,晚两年也可以。我试着帮他分担工作上的问题,一点一点教给他该怎么做。

那天爆发的时候,他说他根本不喜欢这份工作,他只是为了我才稳定下来,他戒掉游戏也是为了我,可是他每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感觉自己不是二十三岁,而是四十三岁。

按照契约,我有绝对的所有权。我可以抽他一顿,让他好好想想自己说的是什么话,让他回忆一下当初是怎么求我收留的。

可是我都没有。

那是我们相处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和我说话语气这么高声。我问他,是不是和我在一起不快乐,很辛苦。他萎了下来,说只是最近太累了。

分开从来都不是突然的决定,而是有了一道裂缝,两个人试着去补,却发现越补裂缝越大。

他不愿意离开,一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他问我是不是不能原谅那天他的顶撞。

道理讲了很多遍,这个孩子,还是不懂。

他像是不抱希望似的自暴自弃,开始指责我刚愎自用,指责我独裁专制,从来不会顾及他的感受……最后他说,可他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我,再多的委屈也一样喜欢。

我看起来一切如旧,云淡风轻,但其实被戳的生疼。晚上回到家,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叫了好多次他的名字。

这种痛是持续的,时不时跳出来扎一刀。笔记本出问题时下意识的想叫他,忘带文件时习惯打他的语音电话。家里的台式机渐渐蒙尘,被我放到二手网便宜出售。

他和那个当初打游戏的女斯没过多久便官宣了。

这一点也不出我的意料,他才二十三岁。

我想起那天我带着耳机改策划案,他在隔壁房间和家里人打视频。我没放音乐,北方的方言没那么难听懂。他父母说,我一看就很强势,又大五岁,以后肯定家庭不和,他还年轻,能找个更好的……

后面的话我没听完就被耳机里阿信的声音淹没:

“如果你对我说你想要一朵花,那么我就会给你一朵花。如果你对我说你想要一颗星星,那么我就会给你一颗星星。如果你说你想离开我,那么我会对你说,
我给你自由我给你全部全部全部的自由这是我的温柔”在你的印象里,我大概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

这是我的温柔。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