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开始疯狂嗜甜。奶茶蛋糕和泡芙,冰淇淋巧克力和瑞士糖,像上瘾一般。

我还记得那天他又一次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我责问的时候,他在电话里说,我从来不知道他真正想要什么。

我哑然。我确实性格强势一些,很多时候我觉得好就要求自己的狗子也怎样。他跟我的时间久了,很多时候,我默认他已经习惯了我的强势。

我也可以想到为什么他会和那个女斯搭上,因为那款共同的游戏。在我加班的那些深夜,他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带妹。

被我发现后,他说真的很羡慕那些能有女朋友陪着打游戏的男生,他只是想让我吃醋,能多陪陪他。他当着我的面拉黑了那个女斯,我心软了,我确实把工作看得比他重。

在他求婚以后,我开始做一些规划,为了两个人的未来。

他很听话,很少再玩游戏,工作渐渐也有了起色。当他开始正视现实的时候,发现和我在一起会有各方面的压力。

我已经二十有八,到了结婚的年纪,而他才刚刚大学毕业一年。我的父母那边我做得了主,他的父母极力反对这段关系,我看出他的摇摆不定。

我安慰他没关系,晚两年也可以。我试着帮他分担工作上的问题,一点一点教给他该怎么做。

那天爆发的时候,他说他根本不喜欢这份工作,他只是为了我才稳定下来,他戒掉游戏也是为了我,可是他每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感觉自己不是二十三岁,而是四十三岁。

按照契约,我有绝对的所有权。我可以抽他一顿,让他好好想想自己说的是什么话,让他回忆一下当初是怎么求我收留的。

可是我都没有。

那是我们相处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和我说话语气这么高声。我问他,是不是和我在一起不快乐,很辛苦。他萎了下来,说只是最近太累了。

分开从来都不是突然的决定,而是有了一道裂缝,两个人试着去补,却发现越补裂缝越大。

他不愿意离开,一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他问我是不是不能原谅那天他的顶撞。

道理讲了很多遍,这个孩子,还是不懂。

他像是不抱希望似的自暴自弃,开始指责我刚愎自用,指责我独裁专制,从来不会顾及他的感受……最后他说,可他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我,再多的委屈也一样喜欢。

我看起来一切如旧,云淡风轻,但其实被戳的生疼。晚上回到家,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叫了好多次他的名字。

这种痛是持续的,时不时跳出来扎一刀。笔记本出问题时下意识的想叫他,忘带文件时习惯打他的语音电话。家里的台式机渐渐蒙尘,被我放到二手网便宜出售。

他和那个当初打游戏的女斯没过多久便官宣了。

这一点也不出我的意料,他才二十三岁。

我想起那天我带着耳机改策划案,他在隔壁房间和家里人打视频。我没放音乐,北方的方言没那么难听懂。他父母说,我一看就很强势,又大五岁,以后肯定家庭不和,他还年轻,能找个更好的……

后面的话我没听完就被耳机里阿信的声音淹没:

“如果你对我说你想要一朵花,那么我就会给你一朵花。如果你对我说你想要一颗星星,那么我就会给你一颗星星。如果你说你想离开我,那么我会对你说,
我给你自由我给你全部全部全部的自由这是我的温柔”在你的印象里,我大概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

这是我的温柔。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20

(4)
上一篇 2021年12月25日 下午10:42
下一篇 2022年1月8日 下午9:34

推荐阅读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孤独星球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孤独的呢? 我是在五年前夏夜的星空下,偷偷坐在房顶抽着烟,突然感到了一股心底里爆发出来的空虚感。我用手去抓着烟雾,总是抓不住。 就好像是孤独星…

    2021年2月8日
  • 你有圈内“优先择偶权”吗?

      那天朋友“来碗牛肉面”问我,为什么他就找不到个m呢。他说奶茶也抽了,万圣节也发糖了,怎么就没有一个女孩子跟他呢。 我挠了挠头,想了半天,说,这玩意没法教。 同样是玩圈…

    2020年12月6日
  • 自评表是什么鬼?

      自评表是什么鬼?谁填谁SB!   自评表,这个从多年前的微博圈流传出来的东西,好像很受广大直男朋友的喜爱。当艾斯们聊到一个新姑娘的时候,直接甩张空白的(其实…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躺列式交友

      “躺列式”社交,你注定是个当备胎的料     扩列,网络流行词,是00后的黑话,即请求扩充好友列表,等同于交新朋友的意思。 —-百度百…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