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电话响了又响,他还是没能忍住,在一番毫无技巧的冲刺结束后,他拿起手机进了卫生间。我趴在床上,身下一阵空虚。

他的声音很温柔,不同于以往的严厉。我以为在感情里他也会是强势的做派,没想到还是个三好男友。不知道他那圈外懵懂的女友,以后能不能承受他在床上的一百零八式,想到这儿,我忍不住嗤笑。

打开平台,回复那些无趣的私信。既然旧主有了新的归宿,我也该有新的打算。从前他总是爱翻看我手机,他很介意那些人觊觎他的宠物。他要我把官宣的文案挂的高高的,以此体现我的忠贞不二。

当然,那天以后,即使我把置顶动态删掉,他也没有任何过问。我知道他着急摆脱我,毕竟有了新玩具,何必在意我这个老人。

可我知道,他离不开这里,或者说,他离不开我。我熟悉他的口味,了解他的喜好,清楚他的禁忌。这是一种默契,用时间培养的默契。

他还在耐心地安抚那个小女孩,说什么自己在加班开会。我差点笑出声,大晚上在酒店床上开亚文化交流大会吗?

退出软件,点开记事本,里面记录了很多,大部分都是很久之前写的,越往后写的越少。他大概不知道记事本里还能写东西,一直没有翻开看过,里面记录的都是他的习惯。一开始是为了少挨点打,毕竟他下手是真黑,后来慢慢成了约束自己的规矩。

他挂断电话,我爬过去,熟练清理着上面的残液。我想起我第一次被调,他累极了,躺在床上让我自己侍弄。我学着小电影里的样子,笨拙地吞吐,紧张到不敢抬头看他一眼,直到听到他的鼾声,我才意识到他已经睡着了。从那天的生涩到今日出神入化的口技,实在忘挨了多少鞭子才练了出来。

他没有再给我什么表现机会,匆匆离开。他将一直用来装道具的皮箱推给我,他说以后也用不到了,这些让我随意处理掉。

我没有留他,其实留又能留到什么时候。我看着他的背影,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地上散落着狂欢时的道具,它们安静地躺在冰凉的地板。

他还会回来。我擦掉眼泪,他还会回来。

可我知道,外面万家灯火,他从我这里离开,在那里有人在等他。

我缩在墙角,随意拿起玩具入体,开到最大档,一次又一次,不知节制。脑海中回放着过往一幕幕,直到定格在那句“你也只配……”

你也只配如此了,只配在阴暗角落里,大脑一片空白,贪婪放纵着欲望。今日的你是我最完美成功的作品,我们到此为止了。

如果我没有看到那天的聊天记录多好。

朋友问你会不会带我回家,你毫不犹豫回复怎么可能。

这个圈子的我,怎么可能被你带回家。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67

(3)
上一篇 2022年10月8日 下午10:59
下一篇 2022年10月22日 下午10:35

推荐阅读

  • Q先生诊所 | 露出就是把人往外一扔吗?

    圈子内最具美感和传播性的摄影作品有2种,一种是绳艺,另一种就是露出,绳艺对于初入者来说似乎门槛过高,没有半年到一年的摸索,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固定玩伴练手的话,这事就变得很难。于是很…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爱唱非主流的斯(二)

      忘了伤害自己这件事是什么时候被他发现的。我只记得那天下了好大的雨,他把我带到了朋友的TJ室。 那是我们在一起以后,他第一次生那么大气,不管我怎么哭,都没有半点心软。 …

    2023年6月18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中)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像我一样否定自己,觉得自己所有的三观都是扭曲都是错误的,想找一个神明作为自己的灯塔,想完全抹掉自己过去那些年的痕迹,被他重新改写。 多么…

    2024年2月3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
  • 认主后,他成了葛朗台(上)

      “下次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他的话停在消息列表很久,我随手拍下窗外的风景,他立马报出了坐标。 这是我们一直在玩的小游戏,乐此不疲。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作…

    21小时前
  •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

    2022年6月11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占有欲是S独有的权利吗

      有人告诉我,他想要一份主奴间的羁绊。说实话,看到“羁绊”这个词,我的心像是被撞了一下,有点酸涩,也有点憧憬。 可能很久都没有跟谁讨论过情感问题,大部分接触的都是向往肉…

    2020年4月27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