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绿的世界(下)

女绿的世界(下)

 

一直知道圈里有一些自毁的人。

都是那种玩的程度比较深,生活里只剩下字母圈

这些人的下场往往很可悲,自暴自弃者,早晚被人所弃。

很难被理解吧,从前我也很难跟这种人共情,为了一点欲望就放弃了人生,真的很蠢。直到我的女绿程度越来越深,我才开始理解她们的选择。

每个破碎的灵魂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人运气好,修修补补,最终成为了正常人。而有些人遗失的碎片太多,以至于无论怎么修补,都不能支撑他在人间活下去。

可人总得活着,于是东找找,西凑凑,最终拼成了个四不像,在这世上游荡。

如果我不理性,如果我没有拼死反抗,如果长大后我的父母继续虐待我,我大概率会真的会实践我的幻想,直到溺亡。没什么可遗憾的,这一辈子没有被好好对待过,最后迷失在无尽的快感中,这是属于不幸者的结局。

而我们这些看似走出来的幸运儿,哪怕拼尽全力过上了别人眼里看起来很好的生活,也很难发自内心感到快乐,因为灵魂被丢在了过去。我们失去了被理解的权利,情绪失控也会被贴上矫情的标签。

都过来了,还难过什么呢?

是啊,难过什么呢。

难过我所有的痛苦被人一笔带过,难过我的挣扎被说成胡思乱想,难过自己的XP让我没办法好好爱与被爱。

我早就丧失了自信这种东西,即使我现在过得很好,我照样厌恶自己。甚至在随手写的小说里,为了搏他心上人一笑,我付出了生命。

我迷恋这样的不平等,同样是女孩,她像最娇贵的公主,而我不过是她身边的陪衬。她们的感情永远不会出现问题,因为所有的不满都可以发泄在我的身上。

我不愿意承认我是这样的人。

可我的确是这样的人。

世界上不会有反向的钟。

我也不能穿越到那些年拯救我自己。

我想起小学的时候,有个男生霸凌我,会把我踹倒在地,膝盖擦伤好大一块伤口,化脓结了一层厚厚的痂,会打我耳光,会用拳头捶我。他喜欢隔壁的女班长,总是武力胁迫我帮她追那个女孩。

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生,他的名字我到现在都没有忘。

我总是轻描淡写说家暴和校园暴力,不过是俗套的故事。可实际上那个时候,我也不过十来岁的年纪。我父母偏爱妹妹,妹妹喜欢掐我,挠我,每次反抗,我都会被各种恶毒的谩骂吞没。我在学校被人霸凌,我没有朋友。

为了活着,我喜欢上了这些伤害我的人。

朋友说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自私其实是褒义词,被欺负是可以还手可以说不的。

这些话,二十四岁我才听到,真的有点来不及了。

我好不容易从那些过往里爬出来,我以为我自由了,才发现我的脖子上一直拴着狗链。我像个滑稽的小丑,自以为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胜利大逃亡,直到谢幕才发现自己一直都被关在一个巨大的笼子里。

玩情趣,买了油性笔在身上写字,提议说写多羞辱的都没关系,一定会小心带着它们出门,最后看到对方皱眉良久,在大腿内侧留下一句永远爱你。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01

(0)
上一篇 2023年12月16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3年12月30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你害怕贫穷吗?

      我来自一个很贫瘠的农村,我的学习成绩也一般。我的长相平平,毫无特色,脸上还有许多雀斑。我没有通过高考逆袭,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读书真的是最轻松的人生升级方式。 因为没有见…

    2021年6月7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绵绵,我跟我家S奔现了,感觉不是很好” “他也不会用绳子,就用透明胶带,不是静电胶带那种,扯下来的时候很疼很疼” “别的啥也不干,就拿一根挺粗的假J捅我,捅了一会就上来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那夜薄荷香

      和他认识,是很偶然的。 没有什么心动,没有什么第六感,就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职业比较有趣。 很少有人能跟我聊的上,我攻击性总是很强,戒备心又太重。 但他很聪明,是一个知道…

    2020年9月26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

    2022年7月9日
  • 偷拍

      “把手机收起来好吗?” “好好,收起来,我是那种偷拍的人吗?” 视频里男人的声音是那么熟悉,在女孩背过身去以后,我看到他的手指反复在比划着两个数字:91。 我感到一阵…

    2023年2月18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