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陈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完班要去照顾母亲,工资几乎都进了医院,回家后黑着灯,假装家里没人。

我自暴自弃的想过,把自己卖了,也许就不用这么累了。逃离这个家,每个月给母亲打点钱,过几年轻松日子,攒点钱。我的确很认真的思考过。老陈知道后跟我打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跟我说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我第一眼就知道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他是大叔,但他没有钱,也不体面。 他不是圈里人,他说他最讨厌我喜欢的刑。可他当时挂了电话,直接给我转了五千块钱,说他晚上再去凑一凑。

我不知道这算什么交易。我问他需要我做什么,他跟我说要好好活着,如果可以的话,他馋我身子。

我没觉得他很恶臭。如果有一天你面临困境,所有人都对你说加油,坚持,这时候有一个人走过来帮你一起砸那堵高墙,你就会明白我那一瞬间的感动。

等到母亲手术那天,手术室外,只有我一个人,时间漫长的可怕。我一直不明白怎么会有感情和面包这种选择题,因为我的生活一直教给我面包才是最重要的。他从千里外风尘仆仆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忽然开始明白。

他拍了我头,叫我熊孩子,和网上那个憨憨大叔一样。

我从没有谈过恋爱,我一直在这个圈子。可是每次和老陈见面,我就会想起玛莲达和里昂的对话:

“里昂,我觉得我好像爱上你了。这是我的初恋,你知道吗。”

“你没有谈过恋爱你怎么知道这是爱呢?”

“因为我感觉到了。”

“在哪?”

“在我的胃里…..感觉很温暖。我以前总觉得胃里打结,现在不会了。”

老陈不会开玩笑,听不懂我说的梗,他只会照顾我,像半个老父亲,会看我期末做好的成套策划案,虽然他根本看不懂,会催我睡觉,会要求我每天好好吃饭。他没有鞭子,他也从不生气。他会每天给我报备去干嘛,会告诉我他的工作内容。我怀疑他有女人的时候,他一边骂我胡思乱想,一边给我拍照片。

初夜那天,我以为我会很紧张。我想过很多次谁会是第一个拥有我的人,我以为会很痛苦,只有痛苦才能让我觉得被爱。可老陈很温柔,他一遍一遍亲吻着我并不完美的身体。那种温柔,让一直紧绷的我忽然松懈了下来。

我在老陈耳边说,我本来想要一个能陪我很久的礼物来纪念这一夜,但是,我能想到陪伴最久的礼物就是,他能陪我完成更多的第一次。他只是看着我身上的疤痕,教育我以后不要再瞎玩,在手机上给我找着去疤的药膏。

我好像不再是一个纯正的圈里人,或者,老陈一点一点想把我拉到正轨。可我知道,也许有一天我还是会回到这里,老陈也会离开我去结婚生子。

就像《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结尾,我抱着老陈哭的稀里哗啦。我说为什么要让里昂死,我真的意难平。老陈告诉我没有人愿意去看他们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余生,那会把爱都消磨殆尽,所以电影只能是电影,只会在最高潮处落幕。

如果你真的爱它,你应该把它种在地里,它会有根的。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59

(5)
上一篇 2021年4月26日 下午10:22
下一篇 2021年5月17日 下午10:59

推荐阅读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