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蝶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级骗术的渣男。

她朋友劝过,骂过,也给她介绍了不少优秀男主,她就好像没有智商一样,还要飞蛾扑火,硬要拿着根破棍当宝贝。还好那个渣男有点良心,没让她去借网贷,不然到时候也不只是失恋这么简单的事了。

她丑,她胖,她社恐,她有心理问题,她一身病,她孤注一掷来圈里,她抱着无限憧憬和期盼,她想要一份爱。我没开导她什么,只是买了两张机票。我们是老乡,都来自一个破落的小县城。

在她去之前我就说过了,被骗了爹带她回家,她那会总要我滚。现在这副鬼样子,没有了当初半点嚣张气焰,只是一言不发跟在我后面,吧嗒吧嗒掉眼泪。

我问她睡了吗,她说睡了。

真是个蠢货,被骗钱就算了,初夜也被拿了。

我问她怎么办,她说不回家,在外面随便找份工作都可以,就是不回家。

我开了间房,搞了几个菜,几瓶小酒。她说她的酒量一口啤的都要晕半天,那天她闷了半瓶白的,吐得卫生间根本没法进,趴在地上哭的嗓子都哑了。她中二病一样跟我说,以前觉得酒真难喝,今天喝居然觉得都是甜的。

她还要和我doi,说要让那个渣男看到,气死他。我没有理,倒不是因为外协,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把卫生间打扫干净,开窗通通风。她就趴在床上,划着手机,不停解锁又息屏。她发出难受的哼哼声,估计是胃里难受,红肿的眼睛已经掉不出一滴眼泪了。

我坐在床边靠着墙,看到微信她给我的消息,只有四个字“我好难受”,发了好多遍。估计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又睡不着。

缓了半天,她接到个电话,她对我说楼下有外卖,问我能不能去拿。酒店的房间在十三楼,我怕她想不开,没有下去。她踉踉跄跄起身,要自己去拿。我抢过她手机,看到订单里有各种刀。

我知道她已经到了难受的顶点,可我还是给了她一巴掌。要不是老乡,要不是她是个女的,我真是一点都不想管闲事。

我让外卖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到了垃圾桶,捏着她手腕,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我被吵醒,她像一只胖老鼠,自以为蹑手蹑脚的收拾行李。我没有出声,也没问她去哪里。都是成年人了,为自己负责,我不可能24小时盯着她不要想不开。

临近中午,她在微信里先是感谢,然后问可不可以借我一些钱,她已经身无分文了。我转账过去,她承诺找到工作会尽快还我。

她这人,总是这么愣。不过欠了我的钱也好,没还完之前,她是不会离开这个世界的。

我问她要不就跟了我,我不会嫌弃,我会帮她变得更好。她拒绝了,她说曾经以为付出一切可以得到半分救赎,但是梦醒了才发现,人生的路终究要自己去走,而不是任何人的救赎。

从前有只丑陋的毛毛虫困在茧房,它不停挣扎,逐渐消逝。

它有机会化成一只美丽的蝴蝶,这个过程漫长而痛苦。

这期间会有很多旁观者伸来剪刀。

它只需要摇头拒绝,鼓足勇气去破茧。

总会化成蝶的,不是吗?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15

(1)
上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下午10:31
下一篇 2022年7月9日 下午10:23

推荐阅读

  • 自评表是什么鬼?

      自评表是什么鬼?谁填谁SB!   自评表,这个从多年前的微博圈流传出来的东西,好像很受广大直男朋友的喜爱。当艾斯们聊到一个新姑娘的时候,直接甩张空白的(其实…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咖啡店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人间四月天

      凌晨十二点,圈子的吃瓜群里在一直发一些胖女孩的视频,那些人极尽挖苦嘲讽,说着开坦克,踩油门,要吐了之类的话。 我没有退群,也没有反驳,只是看着群里人嬉笑。 好像没什么…

    2024年4月6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他说,他有孩子

      我一直是个很随性的人,不太看自我介绍,而是更在意感觉。所以刚在一起时,我并不了解他的个人情况。我的原则就是,只要是单身就可以。 那晚下了很大的雨,记不起来什么原因,我…

    2024年4月27日
  • 快餐时代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经历过这种尴尬:你前几天聊过的男人几天后突然和别的女孩官宣,两个人秀得无比恩爱,你打开沉寂的对话框开始发懵。 六月一号还要送我AD钙奶,还问小朋…

    2021年6月14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