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之下(上)

深渊之下(上)

 

“我感觉很难受,就是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想也许我离开这个世界才会感觉好受些。”

“那在你死之前,可以揍我一顿吗?”

屋里黑漆漆的,只有夜灯散发着微光。她放下手机,呆呆望着天花板。

手机另一端的男人并没有在聊天界面停留太久,继续寻找新的目标。

“你在这里找什么呢?”房间里突然有人说话,她抬头,发现是另一个自己。

“我不知道。”她摇着头,烟雾缭绕间,她似乎又闻到了那股血腥味。

那时候她年纪还很小,被继父一脚踹翻在地上,鼻子里冒着血,眼前一阵眩晕。如今都好起来了,那个老东西,如今看到她,早就没了当年的戾气,只剩下一脸谄媚。

“好啊,那我们明天见面吧。”她还是回了消息。

“你可以穿黑丝吗,还有高跟鞋,我喜欢。”

她几乎可以想到对面男人那猥琐的表情,她克制住想骂人的冲动。

“跟我玩,按我的规则来。”

“那可以看看你的脚吗?”

她看过一部电影,里面的主角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场景。如今她也有种错觉,这样的对话,不知道和多少人聊过了。

“女王,您收长期吗?每天都想被TJ。”

“可以给我发下你的足照吗?”

“心情不好可以玩我啊,随便你怎么玩。”

她看见那些人的动态义愤填膺鄙夷着收费的女主,而她记录日常的帖子下,大部分都是米虫上脑的一些污言秽语。

“第一次遇到像您这么好的女王,之前我被骗了两百多,就是那个……”

“你什么价位啊?说个数。”

她不知道怎么回复,她不喜欢骂人。只是,有时候不回复也会招来对方的谩骂,甚至是污蔑抹黑。明明她没有做过的事情,就被断章取义拿出去造谣。

“我不喜欢被舔。”她回复。

“你可以给我用脚弄出来吗?”

她有时候觉得自己的脾气越来越糟糕了,她有点想弄死对面人的冲动。

“弄你妈,我只玩刑,你爱来不来。”她没了好脾气。

“别别别,别生气,女王,这不是想多了解了解你。”男人道歉,还送来一个免费的礼物。她看见另一个自己在窗边笑得前仰后合,她也笑了。

她厌恶这样的审视,红唇、黑丝、高跟,这是男性眼中女性极具魅力的三个特征。

在这样的凝视中,别说是什么女尊男卑的地位了,她连生而为人最基本的尊重都没得到,她是放在性的角度去评判。

她起身走向柜子,里面挂满了道具。她抚摸着鞭子,感受着上面的纹路。

还记得带她入圈的启蒙,是读书时附近的一个猥琐大叔,说愿意买她的原味。那时家里不给钱,她饿啊,穷的实在没办法,就这样误打误撞进了圈。

“女王,这个酒店,您看行吗?”

“我已经定了,位置发给你了,钱转过来。”

“能到了再转吗,我怕转完你就把我拉黑了。”

她盯着屏幕半响,好像是认识的字,只是拼凑起来,组成了一句她不认识的话。

能、到、了、再、转、吗?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72

(0)
上一篇 2024年5月4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5月18日 下午11:50

推荐阅读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它就好似一个忽近忽远的风筝,用线飘摇的系在我心弦。 在我看起来还应该很天真烂漫的年纪,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我却从来掌握不好它的方向。 我至今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于…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入圈久了难脱单?——老油条的故事

      这圈里许多人曾遭遇不幸,或经受暴力,或精神创伤,各有各的故事。 你听到那些老生常谈,说什么不要进圈,这儿不是梦中的伊甸园,而是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你可能也会像幼时的我一…

    2023年1月7日
  •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

    2021年9月11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当人们开始叫我姐姐……

      “姐姐别难过了,开心点。” 这是二零二零年,一个网抑云的深夜,一个十八岁的妹妹给我发来的私信。 本来快缓过来的我一下子又emo,是啊,十八岁的小姑娘都开始叫我姐姐了。…

    2023年5月27日
  • 他爱我,却不爱我

      结束一天工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拧开门,本该漆黑一片的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抬眼看去,玫瑰花瓣铺路,爱心气球做门,他站在尽头,周围都是熟识的圈内朋友。如果我猜的没…

    2022年8月27日
  • 为什么你身边都是伪m

    – “可我们才认识第一天,还不太熟悉,后天见面你就要TJ,你找m这么随意吗?”- “那我们在网上相处一个来月,见面再不适应,那不浪费时间吗?”- “可是我们确实很陌生啊…

    2022年10月8日
  • 自评表是什么鬼?

      自评表是什么鬼?谁填谁SB!   自评表,这个从多年前的微博圈流传出来的东西,好像很受广大直男朋友的喜爱。当艾斯们聊到一个新姑娘的时候,直接甩张空白的(其实…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