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意是淘气的、行为不良的小孩子,在游戏中指的是故意违抗命令以此获得惩罚而寻得乐趣的“皮孩子”。

 

只有在信任的人面前,才会有brat的一面。所以我已经很久不再记得那是怎样的感觉,是怎样一种信任的感觉。我只能看着圈里的那些“皮孩子”努力回忆。

金先生是我在大一上学期认识的,做的工程那一类的工作,大学刚毕业一年,工资不高。但是他对我很好,好到打动了我。

我一直记得我说饿了,他点完外卖后,给我从网上买了五箱各式各样的面包,以至于那个学期我们宿舍女生的早饭都是面包,还放坏了两箱。

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金先生会跟我吵架到凌晨两点,金先生是东北人,金先生会逗的我哈哈大笑,金先生会陪我聊到深夜。

其实我根本记不得我当初为了什么和金先生吵得天翻地覆。我知道我有性格缺陷,我太偏激,我不肯让步,我每次一定要逼着对方给我认错为止。

到底是哪天心死了,是他哭着说不知道怎么做我才能好起来,是他一个好好的大男孩被我折磨到了中度抑郁去医院看医生,还是他唯一一次见面在一起吃饭时,他说可不可以别再像个小孩子了,成熟一点。

我是个很在意别人评价的人,他是一个很容易被人影响的人。

所以他抑郁了,而我,缩在角落里不停发抖,吃药来对抗幻觉。

别再做个小孩子了,当我嘻嘻哈哈笑得像个傻子时,我爸这样对我说。

别再做个小孩子了,当我一边打游戏一边开心的唱歌时,点单的老板这样对我说。

金先生没有救我,他说他愿意和我一起掉进这个泥潭,他不想我一个人。我知道金先生说的都是真的,他很诚恳。可我真的表露真正的我时,他说,能不能别像个孩子。

他说我长得像小孩,行为方式还有思维方式都像个小孩,这样他会很累。

我没有立刻离开,我装着没事一样,吃完那顿饭,我一直记得那时十二月份,我哭的时候风刮的我脸生疼。

我不知道之后我花了多长时间来说服自己:如果我一直以小孩的心态在关系里,这段关系是没办法长期维持的。所有人都在给我讲人生的道理,所有人都来教导我,而我感受到心底里那个真正的我,渐渐的被关了起来。

和金先生分开后,我好像真的成熟了不少。

后来金先生想挽留时,我只是说走过的路不要回头,和我这种人在一起只会加重他的抑郁,感谢这次相遇。到最后,我也没告诉他为什么我没再留恋。

好像从某一天开始,我无比讨厌别人说我是小孩。

甚至每次别人说这种话,我必须服用情绪稳定剂才能缓解。

小孩,同时也意味着弱势,被管教,被教导。我没有享受到小孩子的宠爱,我的身边都是期盼我长大的人,期盼我成熟的人。

所以我很羡慕,羡慕那些“皮孩子”。是怎样的宠爱和信任,才能放下成年人的面具,自由自在的做一个小孩。

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在游戏里重新做一次皮孩子。我准备好了不恋爱不结婚,买个小小的房子,下了班回家吃完饭就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知道很多时候,我可能幼稚可能比较像小孩,可是我心底里期待着,期待着有个人能成为我的叔叔,手里握着糖果和戒尺,给我宠爱和教训。

我口是心非,我叛逆,我嘴不饶人,我每次争吵一定要让对方给我低头认错为止。其实我很期待,很期待有个人能和我玩一玩这种无聊的对抗,驯服我。我强势我冷漠,我好像根本不是这个圈子的人,我只不过是个刺猬。

希望所有能任性当“皮孩子”的人都能被你们的“大人”紧紧拉着小手。

希望那些“大人”不要轻易松手。你没办法想象当一个成年人以小孩的心态来和你玩耍和你皮的时候,她又多脆弱多容易被伤到。孩子永远对这个世界没有防备,这个时候你的抛弃,无疑于杀死了孩子的她。

以及,那些和我一样经历过被嫌弃又或者干脆被抛弃的人,希望我们都能在漫漫的时光里,学会包容自己,学会接纳自己。好好的以大人的身份活着,直到真正值得的人到来,再摘掉面具,在他怀里一边哭,一边委屈。

愿有人能对你说:“有我在,不必长大。”

愿你能时刻保持清醒,没有人能永远不长大。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