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的除夕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Q显示未读消息,我点开看,是空间动态的那年今日,是2019年我们一起出去玩的照片,现在是2022年。

说来也巧,2018年大学考到你的城市,到今年六月份,我算是正式大学毕业,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回到这座城市。你像是受伤以后会长出来的痂一样,自然生长,又自然脱落,没有刻意。

每年寒暑假我都会把车票买的晚一些,这样就可以和你多呆一些日子。每年冬天你都会给我织条围巾,虽然第一次织了整整一个冬天,送给我的时候都已经是初春。

每次去你大学找你的时候,你的朋友都会起哄。你走到我身边,我随便说点什么,你的脸总是通红。

旁人以为我们是情侣,殊不知你脖子里戴着的是项圈,我的包里一直装着牵引绳。

我们的新年总是提前,都是在我快要离开的前一天,一人一瓶乌苏,一大盘捏的奇形怪状的饺子,碰在一起就是除夕味道。酒足饭饱,拉上窗帘,关了灯,你闷闷的喘息,最后讨好的蹭蹭我。

第一年我们过除夕,第二天醒来我的枕头底下被塞了一个红包和一封长长的信。我问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明明昨天都喝晕了,你说这是给闺女的压岁钱。

记得当时你挨了好一顿揍,原本留着下次用的藤条都打完了。

到今年元旦,你说你要回家了,你父母给你安排好了工作,你是独生子,想早点回去发展。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告别,但我们的聊天界面一直停留在了那天,谁也没有再说什么。我定了最早的车票,单位休假第二天就回了家。

我没有想过要不要和你发展到男女朋友这一步,我们也一直没有提及。我是独生女,让我放弃自己二线的老家,去那个小县城,我不情愿。

接到你电话的那天,家里下着雪。你冻得像个憨憨,在电话里声音都哆嗦,你叫我去高铁站接你。

我从家里扒拉出很有历史感的军大衣,随便找了个理由跑了出来。见到你的时候,你鼻子冻得通红,跟着我寸步不离。

你的项圈没有摘,故意伸着脖子给我看。这次我的包里没有牵引绳。

这是你第一次出远门,你被父母保护的很好。你说这是你第一次看到雪,张着嘴想尝尝雪的味道。

奶茶店一人捧着一杯芋泥啵啵,我试着去和你解释为什么我们不适合当情侣——你的小脾气太多又太任性,你总是不懂得照顾人,我不想当一辈子姐姐,我们都更在乎自己的父母……

现实不会因为一次不远千里的奔赴就改变。作为你的主,我可以包容你,可以教导你。作为女朋友,我没办法给你这么多谅解。

这项圈,是我们确定关系的时候我给你戴上的。如今我把它摘了下来,也算是有始有终。

我把你送到高铁站,我们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你抱了抱我,头也不回的进了检票口。

回到家后,我发现包里鼓鼓囊囊,打开发现是一个红包,除了钱,里面还夹着一张纸条:“姐姐,除夕快乐。”

除夕快乐,小孩。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35

(4)
上一篇 2022年1月23日 上午12:30
下一篇 2022年2月14日 上午3:46

推荐阅读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字母圈“出柜”

      出柜(Coming out)为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相对的如果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性倾向,则称之为“躲在衣橱”(Closeted)或“深柜”。 &nbs…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你凭什么让她跪你?

        前段时间有一个短视频在圈内流传甚广,男人捯饬自己布置房间整理工具倒上红酒,为了等待女孩的到来,整个画面挺和谐,有美感,一切显得比较浪漫富有情趣,很多女生…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Q先生诊所 | 露出就是把人往外一扔吗?

    圈子内最具美感和传播性的摄影作品有2种,一种是绳艺,另一种就是露出,绳艺对于初入者来说似乎门槛过高,没有半年到一年的摸索,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固定玩伴练手的话,这事就变得很难。于是很…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占有欲是S独有的权利吗

      有人告诉我,他想要一份主奴间的羁绊。说实话,看到“羁绊”这个词,我的心像是被撞了一下,有点酸涩,也有点憧憬。 可能很久都没有跟谁讨论过情感问题,大部分接触的都是向往肉…

    2020年4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