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家暴?NO!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我鼓起勇气出去,试着敲了敲隔壁的门,但都被女孩的哭喊声盖了过去。

这是我第一次直面家暴,我听到女孩歇斯底里的哀求想要出去,可是门被反锁了。我不知所措站在外面,没有勇气敲第二次。我想救那个女孩出来,可是我不敢说话。

对门的两个小伙出来,他们直接上去敲门,让女孩出来。

屋里安静了,正当我们在犹豫要不要报警的时候,女孩说要先收拾一下。

那两个小伙比较细心,没有直接回房间,看着我和那个女生一起回到我房间后才回去。

女孩鼻子破了,一直在流鼻血,去卫生间处理了好半天,捏了两团卫生纸止血。我没有说话,只是收拾床铺,给她腾出睡觉的地方。

她曾和我说过,她们之间已经不是第一次动手了,所以我没有浪费时间去开导她。有人说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其实忍受家暴也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她脱下衣服,身上都是滴落的鼻血,斑斑驳驳,触目惊心。她不愿在我这儿洗个热水澡,执拗的用湿巾一点一点去擦那些血迹。

“如果我把被打的照片发给他家里人,他会不会更生气啊?是不是我说话太偏激了,所以他才会打我啊?”她坐在椅子上,看着我。

我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那个男生会动手。

“如果我今晚不回去的话,这件事可能又会变成我的错了。他还会说我故意出来卖惨给你们看,让大家都觉得我很可怜,认为他是家暴男。”她继续自顾自说着。

上次也是这样,她总能把过错归结于自身,又在心底里认为自己没错。于是她一面妥协,一面倔强。愚蠢的爱让她不忍离去,清醒的痛让她备受折磨。

“回去了说几句好话,男人嘛,都要靠哄的,知道吗?”我知道她还会回去,我只是希望她少挨点打。

“凭什么我哄他,我又没错,干嘛要说好话?”她回怼。

“确实你也没错。”我顺着她的话说。

“要不我还是回去吧,你看你这儿也不方便我们两个人住,只要他不会再打我就行了吧,这几天我少和他说话。”她开始找理由。

我当然没挽留,留不住。

上次她回去的理由是她不做饭的话,男生会饿肚子。她妈都知道她被打,把她关在家里,她自己又偷偷跑出来。过冬了没想给家里人买件衣服,先给男生买了一件羽绒服。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有些案子里,女性被家暴致死也没有邻居理会。

我当然不想活成她的样子,可我却无数次幻想正在争吵时,我会被按在床上来一顿发泄式的spank。

作为24/7的忠实拥护者,我开始困惑家暴和这个圈子的界限。

如果我表示不希望在吵架时被揍,我相信我的S可以做到。

可实际上,我是希望他会动手的。我想要毫无章法的鞭子,想要疼痛,想要流着眼泪在他的怀抱里低头认错,我希望被驯服。

我们约定无论怎样的事情,我都要以祈求的语气去讲,吵架不管是谁的原因,我都要主动去低头服软。我喜欢这样的不平等,我不需要他跟我说对不起。但这样卑微的前提是,我确定他是爱着我的。只有他爱我时,我的卑微才有意义。

他挥鞭的权力,他骄傲的资本,都是我赋予的。是我递给他鞭子,是我敬奉他为神明,如果没有我,他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

这是同家暴最本质的区别,是我心甘情愿被他欺辱。

无死角摄像头、GPS定位、满身淤青、隔音墙,我们游离于正常人之外,但这不该成为暴行的借口。字母圈游戏建立在S(Safe安全)S(Sane理智)C(Consensual知情同意)原则之上。

如果有任何人违背你的自身意愿,强迫你接受任何项目,请立即逃离,并尽快寻求相关部门帮助。别保持沉默,你不该遭受那些拳头。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81

(3)
上一篇 2022年11月5日 下午10:09
下一篇 2022年11月19日 下午10:14

推荐阅读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藏在歌单里的过往(上)

    关机,穿外套,拿钥匙,下楼,回家。 我和身边同事聊着,说着公司的趣事,到路口分别。 我调大了耳机音量,一个人走在路上。 听说每个人的歌单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今天循环的单曲是告五人…

    2023年11月25日
  • 那个被网暴脱圈的女孩

      “姐,我要退圈了。” “姐,那些骂声好难听。” “姐……” 周日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才看到悠悠发给我的消息。我忙问她怎么了,登上平台又看不出什么异常。当我打开悠悠…

    2020年12月14日
  • 为什么骗子这么多?

      经常关注咱们平台的朋友会发现,我们大概每周都会有骗子人渣曝光出来,有骗p的、骗钱的、骗感情的各式各样,为此我还特意建了个微博“字母妖妖灵”,专门用来曝光此类人们,以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中)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像我一样否定自己,觉得自己所有的三观都是扭曲都是错误的,想找一个神明作为自己的灯塔,想完全抹掉自己过去那些年的痕迹,被他重新改写。 多么…

    2024年2月3日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绵绵,我跟我家S奔现了,感觉不是很好” “他也不会用绳子,就用透明胶带,不是静电胶带那种,扯下来的时候很疼很疼” “别的啥也不干,就拿一根挺粗的假J捅我,捅了一会就上来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下)

        可能世俗定义里,女性总是感性的、总是柔弱的。 连带着灌输的观念都不同,一个女性一定要被爱的,而一个男人一定要事业有成。 于是我们这些原生家庭不幸的女孩,…

    2024年2月17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