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坏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瓶中,放上清水。最初是幼嫩的花苞,第三天和第四天绽放,第五天和第六天开败,如果不扔进垃圾桶,它的叶子会枯萎,直至最后腐坏。

可莲子的生命,仿佛一开始就是腐坏的。没有得到应有的爱,没有得到应有的呵护,甚至到后来,也没有受到应有的教育。家里人不让莲子读书,莲子高中都没有上完。

莲子的电话打到他这里,那时候他们还没见面,他在上大二。他为难的说:“我没有办法完全负担你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也只是大二的学生,但是我可以负担你一部分生活费,力所能及的范围。”

莲子的电话挂断了,从那以后他们好像联系少了起来。莲子没有继续读书,他没有帮上忙,多少是有些可怜这个孩子。他知道莲子没有离开这个圈子,也找了新的主。

他的叙述很简洁,男性不喜欢大篇幅的细节描述。我无法揣测出他的感受,不知道他到底难不难过。莲子的想法倒是有迹可循,比如你在最狼狈的那天,你求助的那个人没有拉你,却也没有推开你,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你狼狈,那天结束后,你会下意识逃避那天的看客。人总需要美好的事物和阳光,真假不论。

莲子来找了他,是一个雨天,那时候他已经毕业很久。

莲子说怀孕了,这孩子不能留,那个王八蛋跑了,自己没钱。他没有说什么,一夜缠绵。第二天带着她去医院送走了这个孩子,给她留了些钱。莲子拿着钱,眼圈红红的,买了回去的机票。

那是唯一一次见面,回去后一开始莲子还会和他联系密切,到后来又归于沉默,当他再想联系莲子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删除。他好不容易通过她的朋友找到莲子,莲子说她联系到在国外的亲戚,在努力过雅思托福,她想出国。

莲子还有话没说,我想。她想忘记过去。不管是父母,还是这个圈子。

我问他后续还联系过莲子吗,他说没有,莲子有了新的人生,他很高兴。

莲子需要割舍,那些腐朽如梦魇的过往,还有那个未出世的孩子,都需要遗忘。而他,作为两次事件的见证者,没有理由再存在于莲子的世界。

他没在有能力的年纪碰到最需要帮助的莲子,也没有机会成为莲子的主。他们的关系一直淡淡的,两人从头到尾都只是朋友身份。我不知道他会不会遗憾,莲子这些年有没有一瞬间爱过这个男人。

不过,又都不重要了。那些开败了的花,只能被丢在肮脏腐臭的垃圾堆。没人去对着垃圾堆拍艺术照,摄影机里存放的永远是那些正当时的玫瑰。

死去的人在死亡里腐烂,活着的人在生活里腐烂。——  舍伍德·安德森 《暗笑》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78

(2)
上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下午10:24
下一篇 2022年5月7日 下午10:21

推荐阅读

  • 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绵绵,我跟我家S奔现了,感觉不是很好” “他也不会用绳子,就用透明胶带,不是静电胶带那种,扯下来的时候很疼很疼” “别的啥也不干,就拿一根挺粗的假J捅我,捅了一会就上来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你好,简历人

        “在吗?28岁,坐标山东,接触圈子五年了,喜欢玩……” 早晨起来看手机,总会收到这样的自我介绍,准确来说,是简历。 不知道哪里流行起来的,总之慢慢的,大…

    2021年2月1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你凭什么让她跪你?

        前段时间有一个短视频在圈内流传甚广,男人捯饬自己布置房间整理工具倒上红酒,为了等待女孩的到来,整个画面挺和谐,有美感,一切显得比较浪漫富有情趣,很多女生…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一个女NTR的自述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星期五,凌晨二点二十分。 我在镜子前一遍一遍的描眉、涂着口红。我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手挽着手,在一起逛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今天好像每个…

    2021年4月19日
  • 地理位置近不是我可以跟你约的理由

      不知女生们在平日社交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类似这样的搭讪:   “咱俩好近,只有100米,约一下?”   男方觉得:哇距离这么近,真的是缘分啊,不见…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它就好似一个忽近忽远的风筝,用线飘摇的系在我心弦。 在我看起来还应该很天真烂漫的年纪,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我却从来掌握不好它的方向。 我至今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于…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