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证明我不是骗子

论如何证明我不是骗子

 

“怎么你王者营地性别是男啊?能发句语音吗?”

我点开微信,原来是昨天那个刚加上微信的男s发来的。

我不知道其他女生收到这种消息是什么感受,我只觉得烦躁。

“那你就当我是男的好了。”我回怼。

“你真是男的啊?”这沙雕还在追问。

“你主动找我做cp,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真的很离谱,我男扮女装骗你啥?”我不理解为什么有些男人总是有被迫害妄想。

“你反应这么激烈干嘛?紧张什么?我又不想跟男的玩,算了不处了,你b事真多。”他直接恶人先告状。

我试图再发消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删除,我想他没准还要发个动态抱怨现在骗子真多。

其实关于如何证明自己是个女生这件事,互联网早有讨论。

有人说自己每次来大姨妈都能忍住去厕所,从来不需要姨妈巾。有人问自己是女拉拉,能不能进女生的群。有人套着假发,穿着裙子,垫着胸垫,晚上到了酒店裤子一脱发现居然有老二。

不得不说,还是男人懂男人。在看过某不知名游戏博主cos的男版缤纷独角兽以后,我只能说,在证明性别这件事上,女生还真不一定比得过那些老嫂子。

所以梳理整个过程,我们会发现这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有些男生为了骗钱假装自己是女生,然后导致男生被骗,于是男生开始要求真正的女生进行性别验证。

从头到尾,女生是没有任何参与,没有任何获利的,但却需要证明自己是自己,甚至还有什么报时报点报群名各种限时语音条件,不配合就会被直接被判定为男生。

如果是搭建的一个平台,这样的审核,我或许可以理解。可是私下这样问,仅代表我自己,我觉得很冒犯。

发个语音条的背后是我被当成一个骗子来审视,没有建立主奴关系之前,我们都是平等的,我凭什么要证明呢?

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还一个劲追问我是男是女,他真的是欣赏我想和我建立关系,还是想广撒网多捞鱼?

我想都是成年人的圈子了,实在没必要再出个分辨性别的教学。我填的资料清楚的写着性别女,但还是要语音验证,还要限时自拍比特殊手势证明是自己,真的很无厘头。

我一直信奉谁提出问题谁负责解决的准则,他的不安该由自己去论证去解决,而不是转嫁到我的身上。

想起之前某平台,男s为了追求女m,在女m拒绝的情况下,执意给她送了价值一百块的皮肤,没有追到以后怒喷女m骗钱,直到女m退回那一百块。

还有前段时间大火的王者代练事件后续,哪怕出了公文也还是没办法反转舆论。

尊重女性并不意味着打拳,客观来讲,这五千年来我们大多都是父系社会,男性的地位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低,女性也没有传闻中又是捞女又是吸血那么恐怖。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男女之间的地位会逐渐趋于平等。女性不再是以附属品的身份被人打量,而男性也不再需要通过物质财富来寻找自己的伴侣。

也许到那时,女性才可以摆脱“性别证明”的困境。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86

(0)
上一篇 2024年6月1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6天前

推荐阅读

  • 孤独星球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孤独的呢? 我是在五年前夏夜的星空下,偷偷坐在房顶抽着烟,突然感到了一股心底里爆发出来的空虚感。我用手去抓着烟雾,总是抓不住。 就好像是孤独星…

    2021年2月8日
  • 找到k7后,他选择离婚

      我的网名挂着k7,在线的时候,总会有人好奇的问我真的和自己主人结婚了吗。 每次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在确定自己未来伴侣一定会是圈内人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把自己归类为k7…

    2024年6月1日
  • 字母圈“出柜”

      出柜(Coming out)为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相对的如果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性倾向,则称之为“躲在衣橱”(Closeted)或“深柜”。 &nbs…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老派S

      广场无意刷到他的动态,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2014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圈的小女孩。 那时候的圈子很严肃,也很荒诞。就像一群成年人都在很认真的玩一款中二病游戏,有些滑稽…

    2021年3月29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独占欲

      昨天刷圈内广场,看到一个男S吐槽和M闹矛盾后,其他人像苍蝇一样围过去,在评论里劝分,在私信里想收。我翻了翻他的历史动态,发现这不是他第一次因为别人骚扰他的M生气。 想…

    2022年7月16日
  • 讨好我,你快乐吗?

      “讨好我,会让你快乐吗?”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问题,我哑然。这很容易回答,对sub而言。 “我不知道,抱歉。” 我选择结束这场对话。 我曾十分笃定我会以dom的快乐为快…

    2023年3月11日
  • 比起当m,我更愿做社畜

      我有一个梦想,每天什么活都不干,就窝在家里,舒舒服服的打游戏、看小说、追剧,反正就是不干活。 当然,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逼迫我出门工作的除了年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

    2024年5月25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

    2021年9月11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