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再和白月光恋爱

假如再和白月光恋爱

 

还记得入圈时的白月光吗,如今他过的怎么样,还有联系吗?

如果再成为主奴,我想我还是挺没出息的,还是会沦陷。

他的样貌普通,学历也一般般,找了个月薪三四千的工作。

但他愿意为感情冒险,哪怕明知道自己的付出有可能会付之东流,他还是坚定的选择了我,拥抱了残缺的我。

即使后来我遇到了很多人,比他大方,比他帅,比他学历高,比他家境优越,也再没人那样爱过我,全部的我。

那个年代没有外卖,他会记下学校旁烤鸭店的电话,订好烤鸭让人送到校门口,那是寄宿生活中难得的美味。

我想他一定会很骄傲自己没有看错人,就像当初所有人都在否定我的时候,只有他在说我很ok。我说想写文成为笔者的时候,只有他在给我寄书。

我以为我会摆摆手对白月光说一边去,姐现在要独自美丽。可是想到他的一瞬间,我的心化成了一池春水。哪有什么心如铁石的人呢?在我以为自己看透男女之间那点事的时候,他到底是不一样的。

他有着理工男特有的逻辑感,将我混乱的生活归纳梳理,直到我的状态逐渐趋于稳定。有点类似全能AI,只要把当下的困难告诉他,他就会解决所有问题。

这种神明感直到很多年后的今天也没有消失,反而随着步入社会后逐渐加深。对于成年男性而言,花钱花精力去拯救一个不确定有没有未来的女孩是不值得的。

也许有人觉得他屌丝,然而我时常邪恶的想,如果大家都不喜欢他就好了。那样只有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我也许会烦他,下班累成狗后,他一定还有各种计划安排。他总是执拗地坚持自己的所有想法,无论我意见如何。我会歇斯底里的发脾气,在他怀里掉眼泪,受完惩罚后继续完成他的要求。他热衷于这个驯化的过程,这是他的乐趣。

那时候还没有情侣主奴的说法,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我想我会更勇敢,只是结局未必尽如人意。他能给宠物的包容度,未必能给伴侣。

而我一直分不清字母圈的爱和男女之间的爱有什么区别,我只知道爱一个人就要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也许在他的世界,宠物和妻子是有区别的。

我想他会温柔的一遍遍拒绝,因为他永远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而我会一次次以死相逼。直到我意识到,他会一次次来救我,但是永远不会娶我。

这真是糟糕的结尾,我想,还好他早就消失在了那年夏天。

我以为他是深渊里唯一向我伸出的手,原来也不过是饮鸩止渴。

我曾为他死过一次,又或是为我那暗无天日的惨淡人生。我花了很多年很多年时间走出来,我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他。在父母都抛弃我的那年,他把我捡起来,一片片拼凑好。我被校园霸凌,被家暴,只有他对我说:“女孩子都是要当宝贝宠的。”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爱他,还是会为他死。如果没有他,我不会有今天的美满,我该记得的,在那年有人如此爱过我。

所以为什么白月光秒杀一切?当年你最遗憾最想爱的人,如今出现在你面前,哪怕你明知道是坑,可是你跳的心甘情愿。

又或者,从没有什么白月光。是年少时的怯懦自卑,是爱而不得的遗憾,给他套上了一层光辉,于是他化作皎洁的月光,成为你触不到的梦。

有时我分不清对你是爱还是感激。我只知道就算你中年发福,大腹便便,我也还是会和你在一起,因为我曾见过你年少时干净的灵魂。我记得,风雨之中,只有你朝我伸了手。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89

(0)
上一篇 2024年6月8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6月22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低自尊是M的标配?

      熟悉我的人的知道,我一直是个极度敏感自卑的人,甚至一度因此郁郁。 我习惯把矛盾原因归于自身,更倾向于改变自身去讨好对方。 有时候这种自我反思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比…

    2023年9月10日
  • 这次爱自己吧

      今年过年,我拉黑删除了我爸。 他又一次当众说我是傻子,是白痴,可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那晚他睡得很香甜,我在自己房间里崩溃大哭到凌晨。 我在抖音刷着一条条视频…

    2024年2月24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讨好我,你快乐吗?

      “讨好我,会让你快乐吗?”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问题,我哑然。这很容易回答,对sub而言。 “我不知道,抱歉。” 我选择结束这场对话。 我曾十分笃定我会以dom的快乐为快…

    2023年3月11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你凭什么让她跪你?

        前段时间有一个短视频在圈内流传甚广,男人捯饬自己布置房间整理工具倒上红酒,为了等待女孩的到来,整个画面挺和谐,有美感,一切显得比较浪漫富有情趣,很多女生…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他说,他有孩子

      我一直是个很随性的人,不太看自我介绍,而是更在意感觉。所以刚在一起时,我并不了解他的个人情况。我的原则就是,只要是单身就可以。 那晚下了很大的雨,记不起来什么原因,我…

    2024年4月27日
  • 浅谈不同地区同好的属性特征

      首先声明一点,本文不带有任何地域歧视的因素,纯粹是我根据这么长时间以来接触的全国各地的朋友而做的简单总结。   话说做平台以来,多多少少也接触到了数万名来自…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那些爱立人设的大佬

    我有两个号,一个是M,一个是S。 我经常会收到一个账号给我两个号发来截然不同的消息。 好巧,他也有两个身份,一个是S,一个是M。 网上说这样的人很多,大号“小MG叫爸爸”,小号“妈…

    2023年7月23日
  • 无人赴约

      泛着露水的操场,太阳还没有露出晨辉。师生都安静的伫立在国旗下听校长演讲。 “高三的学生,将进入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半年了,高考在即,大家一定要铆足干劲……“ 易寒无聊的…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深渊之下(上)

      “我感觉很难受,就是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想也许我离开这个世界才会感觉好受些。” “那在你死之前,可以揍我一顿吗?” 屋里黑漆漆的,只有夜灯散发着微光。她放下手机,呆…

    2024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