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k7后,他选择离婚

找到k7后,他选择离婚

 

我的网名挂着k7,在线的时候,总会有人好奇的问我真的和自己主人结婚了吗。

每次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在确定自己未来伴侣一定会是圈内人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把自己归类为k7。

我试图描绘今天的男主角有多么独特,实际上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关于他的任何印象了。可能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男人,也可能是坐标一线城市的金主叔叔,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他在质疑我的信仰程度,我在鄙夷他的自以为是。他说我太过理想化,人都是会变的。我说他现实一定过得很失败,才这么好为人师。

直到他说,我很像他曾经的奴。

女孩刚上大一就跟了他,也是原生家庭不太幸福的那种,多少有点心理问题。他一点点拼凑,努力治愈她。后来女孩毕业,没有什么狗血剧情,他们顺利结婚。

他讲到这里时,我一直没回复。坦诚地说,看到别人幸福,我会难过。当看到和我一样的女孩被救赎时,我不会替她开心,我只会觉得我像一条流浪狗,眼巴巴看着别人被爱。

我以为直到最后离婚,中间还会有很多波折,可是他只是说两个人不合适了。

我没办法理解,因为那时候我坚信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带我走出泥潭,那我会爱他一辈子。我想女孩总是感性的,她也是这样爱着她的主人,才会选择结婚。

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似乎是因为钱,又似乎是因为安全感。他在检讨自己作为一个主的失职,又好像在遗憾什么。

在得知离婚分割女孩拿到了多少钱后,我调侃这段婚姻还是挺划算的。他解释说他们在一起从来不是因为钱,女孩是爱他的,在他没钱的时候就跟了他。我问那他爱女孩吗,他说爱。我说那为什么还要离婚,他说人总会变的。

他似乎没什么怨恨和不满,他说女孩现在过的也很开心,他觉得也不错。

这看起来好像是很无厘头的一个故事,但是我很清楚他在讲什么。在他的描述中,他用自己作为养料,试图解救一个被困的灵魂,可他失败了。我突然想起我们的聊天是如何开始的,在得知我有躁郁症以后,他说他也曾试图拼尽一切去拯救一个像我一样的人。

他又问了最开始的问题,我还会坚持自己的观点吗。我没有回复,因为答案我们都很清楚。

我没办法指责女孩变了,因为我又或是很多人都是这个女孩。欲望是没有止境的,被爱的下限只会越来越高。从一开始520就可以开心很久,到后来5200、52000也只觉得还不够。

其实不够的从来都不是金钱,而是被爱。可惜人类没有爱的天平,于是只能靠物质来不断地确定——我还被爱着。

他看到了女孩内心真正的渴求,所以面对越来越高的要求,他只是说女孩很爱他。因为爱,所以才一次次索求,一次次确定自己还在被爱。

他说我们这样的人想成长起来,就要吸干一个又一个的血包,这是生存本能。我问如果回到那年,明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你还会开始吗。他说从来没有后悔过这段关系,只是希望女孩能幸福,过了一会,他又说,就是中间过程太累了。

我们没有再聊过天,就像一次性树洞,互道衷肠,然后各奔东西。

只是后来再聊到圈内婚姻,我总会想起他。假如真的有这样一个人爱我,我是会感激他的救赎,还是难过他没有给我更多。我曾以为自己会是前者,实际上在过往的感情里,我总是在痛苦对方不够爱我。

你是我崇敬的神明,我将永远忠诚于你,追随于你。

当然,前提是,神明啊,你要填满我欲望的沟壑。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82

(0)
上一篇 2024年5月25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6月8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喜欢和合适,哪个重要?

      我曾问那个大我十七岁的大叔,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一辈子。 他抱着我,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一辈子,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心跳是不会撒谎的。 分开以后总有人试着去…

    2022年2月14日
  • 假如再和白月光恋爱

      还记得入圈时的白月光吗,如今他过的怎么样,还有联系吗? 如果再成为主奴,我想我还是挺没出息的,还是会沦陷。 他的样貌普通,学历也一般般,找了个月薪三四千的工作。 但他…

    6天前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
  • 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都说山路十八弯,来自平原的我在陈安顺的老家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山路都走完了。 可是陈安顺,为什么你都不出来给我指个能找到你的路呢? 凭着过往记忆和你弟妹的远程指路,我终于…

    2023年7月16日
  • 19岁你就嚷嚷着要退圈,你让40岁的大叔怎么办

        –      绵绵,我想退圈了 –      怎么啦? –      太累了,找不到自己想要的 –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2022年11月12日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