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主后,他成了葛朗台(下)

认主后,他成了葛朗台(下)

 

最开始我们也是官宣过的。

我以为我们是因为感情在一起的,后来才发现他只是想玩。

荒谬的是,在最开始,我说肉体一旦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他宽慰我不要悲观。最开始他好像不是这样冷漠,在第一次游戏结束后,我邀约下次游戏时,他再三纠正不是玩,而是喜欢我,所以才想和我做这些事。

在最开始他花了很多时间来试图证明他爱着我的灵魂而非肉体,在得到我以后,又赤果果的坦白就是想玩我。每天找我要私密部位自拍,每天只会跟我聊颜色话题,对我所有的生活分享视而不见。在我试图解决问题的时候,他总是沉默以对,让我一个人消化。

其实也没有很难过,只是觉得遗憾,以后大概没有人会陪我玩猜地标的小游戏了。

我带着小马扎下楼,A城的春天到了,小区里的花花草草都开了,姹紫嫣红,柳絮在空中飘着。我骑上小电驴,没有导航,也没有目的地,我避开了所有熟悉的路口,一路向前,随缘转弯。

我拍下那些模糊的场景,他一一猜坐标。他问我想不想见面,他想玩,我说没空。他没有再发消息,我也没了拍照的兴致。

公园的梨花开满了枝头,这是一个很晴朗的午后,还伴着阵阵微风。新的工作我很满意,准备好了入职需要的资料,没什么待办事项,就这样一个人坐在湖边,耳机里放着探清水河,我跟着哼着。

这次我没有吵闹,也没有发小作文质问他为什么骗我,我的脑袋里甚至都没有想起他。

我还是没能拉黑删除他,相识一场,总想分开的时候和平些。他不愿意分开,只是因为没人陪他玩,我很清楚。

我的圣母心在泛滥,如果是十八岁,我一定会觉得这个男的好可怜,没人愿意爱他,我要爱他。真的不夸张,明明十八岁的我已经自顾不暇了,却还是想着拯救别人。

二十四岁的我只会唏嘘一句,然后继续低头走自己的路。我甚至还想给自己一巴掌,一个租房子的打工族,居然去心疼一个手里几套房却分币不给我花的老抠门,明明该被爱该被心疼的是我这个社畜。

他也许不会喜欢这个外号吧,我忍不住偷乐,实际上我当面也会这么叫他。也许对他来说,被骂也可以,只要不让他花钱就行。

莫名想起很多年前那个开着豪车,戴着绿水鬼的富二代。我花了二十分钟和他争论穷人到底能不能玩字母圈,他说这本来就是有钱人的游戏,我说分什么高低贵贱,有没有钱都能玩圈子。假如是如今的我坐在那辆车上,我一定会笑出声。十八岁的我,是个光靠喝水就能活下来的圣母。

我没有再正式说分手,这段感情从开始到结束好像都上不得什么台面。没有鲜花,没有告白,没有礼物,没有惊喜。只是两个寂寞的男女纠缠在一起。在试图更进一步的时候,才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爱。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61

(0)
上一篇 2024年4月13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4月27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我是DS,我高人一等”

      前阵子碰到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他上来就是例行公事般的查问,然后问我住哪里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回了句不是一路人,我玩DS的。他过了一会回复:“那你是里面的哪个角色啊,我查…

    2020年9月22日
  • 颜色玩笑那些事

      【本文仅针对那些习惯不分场合乱开颜色玩笑的人】 “要不要来吸哥哥的管啊?” 这句话是我一九年动态下的一条评论。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本是一个美好的下午,我独自在…

    2023年2月25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什么是伪S?什么是伪m?-谈健康游戏法则

      什么是伪S?什么是伪m? 我好像在男女之间,找到了不同的答案。   有男生跟我说,为什么群里的妹子们一天到晚在讨论吃的啊,衣服啊,电影啊,美甲啊,她们都是一…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镜花水月

      “哥哥在吗,要玩WT吗,哥哥?” 我点开性别筛选,给活跃的男用户一条条推送消息,内容基本都是复制粘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多回复。 “看妹妹主页了,妹妹真……” 依旧…

    2022年9月17日
  • 老派S

      广场无意刷到他的动态,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2014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圈的小女孩。 那时候的圈子很严肃,也很荒诞。就像一群成年人都在很认真的玩一款中二病游戏,有些滑稽…

    2021年3月29日
  • 人间四月天

      凌晨十二点,圈子的吃瓜群里在一直发一些胖女孩的视频,那些人极尽挖苦嘲讽,说着开坦克,踩油门,要吐了之类的话。 我没有退群,也没有反驳,只是看着群里人嬉笑。 好像没什么…

    2024年4月6日
  • 有钱却不忠,为钱还是爱?

      他一夜没回来。 大概又去了那里,和那些所谓的精英一起。 还记得知道他职业以后,我开玩笑似的说,有没有觉得这个行业像是架在空中的花园,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处处透着腐败。 …

    2023年3月18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二)

      第二天的聊天其实很简短。 “你貌似假姑娘,女孩子应该又会甜人又会撒娇。”他说。 这不是第一个人这样对我讲,去年冬天某个和我深夜连麦的S也曾不断强调——太强势的女生往往…

    2023年4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