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者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解我的恐惧。当对方消失半个小时,我的世界就会发生海啸。

我知道我过分粘人,最疯狂的时候,我想过圈养,那样就会有个人24小时关注我了。

分手很多次后,我也学着长大,学着懂事,在遇到喜欢的人时,我也会下意识避开,因为我知道,我喜欢谁就会像八爪鱼一样粘上去,直到对方窒息。

在我接受了这样枯燥无味的世界后,他就像上帝的礼物一样,骤然出现在面前。

我的那些前任包括周围的朋友,都在教我压制这种冲动,学会独立。

他说不需要,每个人的疯狂都有边界,他想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

从那以后每天我们都会打十几个甚至二十来个小时的电话,有时候是聊天,有时候是他外出。无论什么情况,他都开着麦,默许着我这个窃听者了解他的全部。

我能说出他的所有信息,我知道他的那些朋友,我知道他的邻居,他的楼上楼下,他的家事,我熟悉他的呼吸频率。他和朋友谈起我,谈起我的城市,他会对我说,宝贝,要不要和他朋友打个招呼。

我喜欢这样的他,和我截然不同的他。他像是有社牛,见到谁都能说句话,长得也很阳光大男孩。我总想躲在远处看着他,但每次都被他牵着手走在街上。我知道他在帮我,知道我讨厌外出,知道我自卑,他硬性要求每天和他一起出门,穿着情侣装招摇过市,他想让我知道我可以和他并肩,走在阳光下。

圈里很多下头男喜欢贬低对方,但他从来没有,他永远都在夸赞我,他说不要听旁人说了什么,他是最值得我相信的人,他认为我是最棒的女孩。

我比任何人都疑心,我潜意识总在抓对方每一句话的漏洞,我找不出他的漏洞,我选择相信。我知道这圈子骗子太多了,但我还是选择了相信。

该怎样衡量一个人的真心?昂贵的礼物我收过,大额的转账我收过,动人的情话我听过,可我还是没有明白什么是真心。直到遇到他,我无法形容是怎样奇妙的感受,是一种很玄学的东西,没有任何标准。

如果他是骗子呢,那些天的连麦,还有未来同居的日子,都是一场谎言,我想我也不会太过难过,我会起身继续往前走。感情这回事,总归经历多了,就会看淡。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他,他问我,他这样耗费心思的欺骗为了什么呢,我这个多囊患者一年有三百天在来大姨妈,他想泡妞何必找我这种。

我笑得了半天,突然释然,有时候疾病未必只有害,起码还能帮你看看谁是真的想和你处感情。

别人的家规都是涩涩的内容,我的家规是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服药,每天外出见见太阳,见见人群,不可以诋毁自己,不可以emo。

我问他会好吗,我糟糕的身体状况,病态的内心世界,都需要多年调养。

他说会好的,我要健健康康陪他走完未来的路。

有人怪你偏执,有人怪你粘人,有人怪你拜金,有人怪你幼稚。他们总有一百个理由不喜欢你,指责你不是正常人,你心理有问题。可有人喜欢你的执拗,有人喜欢你的依赖,有人喜欢你的清醒,有人喜欢你的单纯。

在不爱你的人眼里,你长发丑,短发也丑。在爱你的人眼里,你剃个光头,他会陪着你一起剃光,跑到大街上和你一起奇奇怪怪。

希望你在下意识改掉自己小习惯,想成为别人眼里的正常人的时候,有个人跑出来拍拍你的头,对你说:嘿,你的这些我都喜欢,你只是个需要被偏爱的正常人啊。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96

(2)
上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0:47
下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下午10:16

推荐阅读

  • 今晚只爱我,别做

      最近很流行杀我别用小黄刀,就是那种明明在正经搞颜色的场合,却突然有一瞬间想要被爱的错觉。明明疼痛感那么真实,礼物那么合心意,却也不敢在床笫之欢之后问出那句到底爱不爱。…

    2023年1月28日
  • 一个多主的女m(上)

      处理不完的工作,一场接一场的考核,一次次又一次的分离。 在请假会扣全勤和能不能坚持到休息之间挣扎,最终还是在医院走廊坐了一下午的冷板凳。 我开始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尽管…

    2023年12月30日
  • 女孩,请你不要轻易卑微

      我挺心疼有些女孩的。   明明被欺骗了感情,欺骗了身体,结果回头还跑来问我: “是不是我不够好,他才这么对我?”   是啊,你最大的不好就是 太容…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躺列式交友

      “躺列式”社交,你注定是个当备胎的料     扩列,网络流行词,是00后的黑话,即请求扩充好友列表,等同于交新朋友的意思。 —-百度百…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2022年6月25日
  • 为什么M越来越冷淡?

      “有时候我看不懂,圈里和你相似经历的女孩很多,她们大多沉迷于某些可以逃避现实的乐趣中,可我好像还没有发现你对什么东西上瘾,无论是圈子还是生活,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你在…

    2023年2月11日
  • 善解人意的他

      “没事,也许一会自己就退烧了。” 没有提示音,他手机屏幕亮起,我看到头像框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头。 他的密码我是知道的,我点进去翻看历史聊天记录,他们一个月前就认识了。她…

    2023年11月19日
  • 缺爱和爹系真的合适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在故事的一开始,我们就被爱着,那是不是我们就不会再在这个圈子相遇。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圈子里正儿八经找个主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痛哭的深夜,我终于放下了…

    2023年7月9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认主后,他成了葛朗台(上)

      “下次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他的话停在消息列表很久,我随手拍下窗外的风景,他立马报出了坐标。 这是我们一直在玩的小游戏,乐此不疲。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作…

    2024年4月13日
  • 煤气灯下没有爱

      我做过一场美梦。 梦中,一个恶魔将我囚禁在荒郊野外。他很擅长催眠,他会在梦境中一次次给我制造逃跑的机会,每当我试图跨过那扇门时,迎接我的是无休止的折磨。以至于后来哪怕…

    2022年12月3日
  • 除夫主外的人生意义

      “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夫主。” “你今年多大?” “21岁。” 是三年前了,那时我刚毕业没多久,窝在出租屋里,每天就是在网上和圈里人聊天。 其实我和他不是第一次…

    2024年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