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者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解我的恐惧。当对方消失半个小时,我的世界就会发生海啸。

我知道我过分粘人,最疯狂的时候,我想过圈养,那样就会有个人24小时关注我了。

分手很多次后,我也学着长大,学着懂事,在遇到喜欢的人时,我也会下意识避开,因为我知道,我喜欢谁就会像八爪鱼一样粘上去,直到对方窒息。

在我接受了这样枯燥无味的世界后,他就像上帝的礼物一样,骤然出现在面前。

我的那些前任包括周围的朋友,都在教我压制这种冲动,学会独立。

他说不需要,每个人的疯狂都有边界,他想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

从那以后每天我们都会打十几个甚至二十来个小时的电话,有时候是聊天,有时候是他外出。无论什么情况,他都开着麦,默许着我这个窃听者了解他的全部。

我能说出他的所有信息,我知道他的那些朋友,我知道他的邻居,他的楼上楼下,他的家事,我熟悉他的呼吸频率。他和朋友谈起我,谈起我的城市,他会对我说,宝贝,要不要和他朋友打个招呼。

我喜欢这样的他,和我截然不同的他。他像是有社牛,见到谁都能说句话,长得也很阳光大男孩。我总想躲在远处看着他,但每次都被他牵着手走在街上。我知道他在帮我,知道我讨厌外出,知道我自卑,他硬性要求每天和他一起出门,穿着情侣装招摇过市,他想让我知道我可以和他并肩,走在阳光下。

圈里很多下头男喜欢贬低对方,但他从来没有,他永远都在夸赞我,他说不要听旁人说了什么,他是最值得我相信的人,他认为我是最棒的女孩。

我比任何人都疑心,我潜意识总在抓对方每一句话的漏洞,我找不出他的漏洞,我选择相信。我知道这圈子骗子太多了,但我还是选择了相信。

该怎样衡量一个人的真心?昂贵的礼物我收过,大额的转账我收过,动人的情话我听过,可我还是没有明白什么是真心。直到遇到他,我无法形容是怎样奇妙的感受,是一种很玄学的东西,没有任何标准。

如果他是骗子呢,那些天的连麦,还有未来同居的日子,都是一场谎言,我想我也不会太过难过,我会起身继续往前走。感情这回事,总归经历多了,就会看淡。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他,他问我,他这样耗费心思的欺骗为了什么呢,我这个多囊患者一年有三百天在来大姨妈,他想泡妞何必找我这种。

我笑得了半天,突然释然,有时候疾病未必只有害,起码还能帮你看看谁是真的想和你处感情。

别人的家规都是涩涩的内容,我的家规是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服药,每天外出见见太阳,见见人群,不可以诋毁自己,不可以emo。

我问他会好吗,我糟糕的身体状况,病态的内心世界,都需要多年调养。

他说会好的,我要健健康康陪他走完未来的路。

有人怪你偏执,有人怪你粘人,有人怪你拜金,有人怪你幼稚。他们总有一百个理由不喜欢你,指责你不是正常人,你心理有问题。可有人喜欢你的执拗,有人喜欢你的依赖,有人喜欢你的清醒,有人喜欢你的单纯。

在不爱你的人眼里,你长发丑,短发也丑。在爱你的人眼里,你剃个光头,他会陪着你一起剃光,跑到大街上和你一起奇奇怪怪。

希望你在下意识改掉自己小习惯,想成为别人眼里的正常人的时候,有个人跑出来拍拍你的头,对你说:嘿,你的这些我都喜欢,你只是个需要被偏爱的正常人啊。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96

(1)
上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0:47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10:28

推荐阅读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浅谈不同地区同好的属性特征

      首先声明一点,本文不带有任何地域歧视的因素,纯粹是我根据这么长时间以来接触的全国各地的朋友而做的简单总结。   话说做平台以来,多多少少也接触到了数万名来自…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咖啡店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

    2022年4月30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