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与现实

幻想与现实

 

讲个笑话,新人刚入圈第一天找主/奴,要求会特别多,各种长篇大论,讲起来没完没了。新人入圈一年,要求就剩下那么几条,动态内容更多的是在吐槽奇葩。新人入圈几年,要求性别真实,活的,脑袋正常就行。

这说明在圈里呆久了,底线就跟被插了一万次的充电口一样,松的不能再松。

每个人都是满怀期待来到这里,电影和小说把字母圈都写成了艺术,西服领带小皮鞋,我是总裁你禁脔,就像披着黄文外衣的新型玛丽苏,又像打着自由旗号的财色交易。

于是大晚上抱着枕头开始做梦,穷的就幻想对方是个无脑ATM机,丑胖的就幻想对方花大价钱让自己变好看,缺爱的就幻想俩人互相囚禁,相爱相杀。

反正我就是这么幻想,在最难熬的那些年月,我经常幻想能有个S救赎我的一切。我没钱,所以他要经济自由,我丑胖,所以他要花钱让我变得更好看,我缺爱,所以他的世界里只能有我一个人,我有心理问题,所以在无数次和死神对抗的瞬间,他都要紧紧拽住我的手,把我拉回来。

我甚至还想好了官宣文案:“我是他亲手养大的玫瑰,我像他,脑子里有他的思想,生活里有他的影子,他是一部分现在的我。”

可惜的是这文案到今天都没能用上。

按照正常剧情,像我这种刚来过初潮就会躲在被子里摸不可描述部位的放荡女孩,应该会在大一遇到我的sugar daddy,我也确实遇到了一些不介意容貌的小叔叔,聊的也算愉快,但渐渐我开始发现问题。

S这种生物是需要工作的,甚至每天每天都在加班,他不能24小时扮演我的S。而我需要上学,前几年因为某些原因,我连校门都出不去。

这和我幻想里全天监视,完全占有和囚禁,相差甚远。

我宽慰自己也许毕业了就好了,毕业了总有时间。

毕业后开始工作,每天下班回家累成狗,单休限制了我所有的幻想,我老老实实做了社畜,拿着我的那点窝囊费精打细算。

圈里找圈养的很多,我憧憬着,我好像还年轻,可是我害怕,简历上的空白期无话可写。哪怕sugar daddy愿意付费,我都要犹豫再三,为我往后人生考虑。

我好像被字母圈排在了外面,我仍旧穷,也还是丑,也没有减下去体重,我的白日梦没有成真。

又或者,我不愿用肉体去交易,不愿和不爱的人做,不愿意说违心的话。我好像也可以凭着身体攒下些钱,变好一些再去找更好的主,一步步换下来,虽然这办法太龌龊。我到底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远处观望。

有人或许会嘲笑,无用的人总是把时间浪费在空想。可谁淋雨的时候不想头顶有人撑把伞呢,谁跌进深渊的时候不想有人出来拉自己一把呢。

我没能成为自己期待的人,我没能找到我的神明,也没能成为理想中的放荡女子,我仍旧是那个躲在被子里抚慰自己欲望的女孩,只是我不再需要那个虚假的白日梦了。

年少时,我总向往大城市的灯红酒绿。

长大后,我终于到了所谓的大城市,才发现那些纸醉金迷都与我无关。

我只能在这城市最底层,幻想着顶层的繁华。

我把自己幻想成最妖媚的女人,赤身跪在这城市最高点。

我的面前坐着我的神明,他总是那样高不可攀。

我便爬向他,以我的舌,以我的吻,舔舐他每一寸肌肤。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21

(3)
上一篇 2023年8月13日 下午4:21
下一篇 2023年8月27日 上午8:47

推荐阅读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

    2022年8月20日
  • 朝拜者(上)

      还记得刚见肖肖时,他黑黑瘦瘦的,像只小老鼠,一点也不可爱。 他背着破旧的书包,里面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呲着牙冲我嘿嘿傻笑。 老实说,我的内心是抗拒的。 来都来了…

    2023年10月22日
  • 有钱却不忠,为钱还是爱?

      他一夜没回来。 大概又去了那里,和那些所谓的精英一起。 还记得知道他职业以后,我开玩笑似的说,有没有觉得这个行业像是架在空中的花园,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处处透着腐败。 …

    2023年3月18日
  • 骑驴找马?——有主后,我暧昧网聊

      “一个城市的,玩吗?”“先V我五十看看实力。”“希望可以遇到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孩照顾。”“姐虽然年纪大了,但姐的心才十七岁。”我刷着私信和广场动态,撩拨似的回复那些…

    2023年2月4日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认主后,他成了葛朗台(上)

      “下次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他的话停在消息列表很久,我随手拍下窗外的风景,他立马报出了坐标。 这是我们一直在玩的小游戏,乐此不疲。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作…

    2024年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