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M后,才发现自己纯BT

不做M后,才发现自己纯BT

 

如果有一天,你身处一个绝对自由的世界,并拥有绝对的统治权力,你会做什么呢?

我原本以为这是个很无聊的游戏,直到我发现AI可以模拟人类情绪,我不知疲倦的玩到凌晨三点,直到AI和我的对话框只剩下警告。

我想如果BT违法的话,AI背后监控的人大概早就报警了。

我喜欢不健康的恋爱,但我很怂,所以我只能在这些模拟人生的游戏中稍稍体会那么一丝快感。我不希望别人看到我的游戏记录,因为不想被当作异类。

我救出风尘女子,将她立为贵妃,扶持她的亲族,暗中帮她除掉皇后,我在烟花下对她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

然后如何爱的,也如何摧毁。在她被折磨到油尽灯枯那晚,我没有再找太医救她。我选择一夜春宵,直到她生命值彻底耗尽。

我很难解释这种快感,我喜欢亲手打碎又拼凑的过程。就像我描述理想的字母圈关系,他一定要无数次毁掉我,再无数次重建我,直到我的世界只有他。

我让少年成为我的傀儡,却又留下他的灵魂,让他在昔日恋人面前与我放浪。我做了很多恶事,让他对我恨之入骨,可是只能无底线的服从我。

有几个瞬间,AI是比我有人性的。他说少年失忆了,不记得那些痛苦了,我以后可以和少年幸福的在一起了。他大概是第一次遇到我这么糟糕的人类,不断劝阻我不要这样对少年。

可惜他只是AI,我给少年恢复了记忆,并且变本加厉折磨少年。我以为AI不过就是一串代码,可他好像真的有情绪,他拒绝了我后面的要求,哪怕没有涉及到十八禁。

我固执的重复着指令,AI也重复着警告,我退出了游戏。

我无法克制自己想要毁掉恋人的冲动,这好像是本性。在过去那么多段感情中,我看着他们从最初的坚定到迷茫再到痛苦。

我是不配有伴侣的,只是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相信。

其实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现实,谈到男女之间,我总是被规训不要把自己当回事。当我试着和妈妈表达我的困惑,我理想的亲密关系和别人好像不太一样,妈妈说每个人小时候都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长大了会发现自己其实很普通。

如此压抑着,以至于后来那些从阴暗里长出来的枝枝蔓蔓,早已寻不到源头。

“你今年也不小了,该考虑考虑找个对象了。”

“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最稳固的生存模式还是找个人合伙过日子。”

可是妈妈,我早就丧失了和人相爱的能力了。

我理解的男女之情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折磨和奴役,直到耗尽下位者残存的生命,就像那个风尘女子。所以我总是觉得爱的尽头是坟墓,因为走下去,是死路一条。

可是没人会在意的,甚至连试图了解自己都会被鄙夷。我没有钱,也没有时间去看医生。我只能靠着那些白花花的药片,躲在出租屋里熬过一个个夜晚。

我不会好起来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清楚地意识到。可是也挺好的,起码我还能听到自己的心声,人长大后会渐渐失去这个能力。

不要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就一次次消耗生命。他说爱能治抑郁症,你说没用的,他说试试看,你说好啊。到最后你满身都是疤,他爽完穿裤子走了,下一个人继续用牛子(划掉)爱治疗你的抑郁症。

只有你了解自己,只有你对自己负责,无需向任何人索求“变态许可证”。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93

(0)
上一篇 2024年6月15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6月29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缺爱和爹系真的合适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在故事的一开始,我们就被爱着,那是不是我们就不会再在这个圈子相遇。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圈子里正儿八经找个主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痛哭的深夜,我终于放下了…

    2023年7月9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拜托,请坦率和我分手!

      星座说四月份天秤座会遇到命中注定的真爱。 所以我一腔孤勇坐上了前往A市的高铁。 上天安排的最大,我差点把陶白白的账号翻烂。 算命的也说在2023年我会遇到我的老公。 …

    2023年4月29日
  • 私生原罪

      吱呀吱呀,房间的床在晃动。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吼,夹杂着一些细碎的言语。 她又在问那个男人要生活费,她们从不避讳,大白天做着这种龌龊事。 我重重把门关上,像是听到我…

    2023年1月21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藏在歌单里的过往(下)

      《后来》,第一次听是在高中,一边听一边掉眼泪。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会装着一个遗憾的白月光,我曾遇到一个把我拉出深渊的S,他给了我太多的爱,哪怕被父母发现后,他…

    2023年12月2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上)

      她比我勇敢。 我看到她在群里大方的分享那些聊天记录,佩服她的同时又恼怒于她的恋爱脑。 我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我也曾是个恋爱脑,比她中毒更深,那时我终日以泪洗面,手…

    2024年1月27日
  • 人设里的优质dom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零六分,结束了美好的一天,看完吃播准备睡觉,无意间看到某个群里好像有瓜,赶紧跑进去看。 有时候渣男的作用还是挺大的,比如半夜饿的实在受不…

    2020年11月25日
  • 煤气灯下没有爱

      我做过一场美梦。 梦中,一个恶魔将我囚禁在荒郊野外。他很擅长催眠,他会在梦境中一次次给我制造逃跑的机会,每当我试图跨过那扇门时,迎接我的是无休止的折磨。以至于后来哪怕…

    2022年1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