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不止尊重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主,上面还有个姐妹,他还想收第三个。

那时候不知道一些安全原则,所以特别能忍。我就真的傻乎乎的觉得,我不可以拒绝他的任何指令,也不可以主动提出关系结束。为了躲着他,我甚至把所有状态设置成隐身。

沉默的羔羊也会爆发,那天他把我拉进一个陌生的大群,很多人欢迎我,我一一感谢,结果他出来生气我没有第一个给他打招呼,要我在群里抽自己耳光两百下,每一下都要说我错了。

我还真的做了。那天我的脸滚烫滚烫,群里人在正常聊天,我打完退了群。他私聊问我是不是不服气,我把他删除了。

那种感觉就像一瞬间解脱了,后来他怎么加我好友道歉都没通过。

有些人认为第一个圈内玩伴对后续圈内生涯影响很大,我一直觉得很扯,慢慢才发现,后来我对圈里人的防备都和当初的那个人有关。

我抗拒把真实的自己表达出来,包括任何有快感的时刻,我都保持沉默,甚至都没有表情变化。事后有人开玩笑说,我像木偶一样。

我问他,如果我一直这么冷淡,他还会和我在一起吗。他回答,那种事,最多只是小遗憾,他希望我能成为真正的自己。他尊重我的喜好,而不是单向让我去尊重他。

在坦白以后,我的情况好转了很多。我开始会红着脸对他说:“我想尝试这个。”,游戏的时候,也会哼唧哼唧的给出反馈。

这样的改变有诸多铺垫,他从未强求,从未主动提起,以我的喜好为重,不会提让我反感的要求。放在从前,我会认为这种人根本不是圈里人,没有自己的主见。

我一度喜欢那些强势专横的人,他们从不会问我的喜好,我只要被动接受就好。我一直以为这是我想要的模式,但我真的得到了,却不觉得快乐。我感觉不到自己被爱,只觉得处处委屈。

他一遍遍的承诺,无论什么时候,我觉得游戏不快乐不开心,我可以随时叫停,我可以告诉他不喜欢什么,他绝不会强加于我。

在我没有欲望的时候,两个人拿着啤酒,坐在飘窗看外面的夜景,有一搭没一搭闲聊。

从开始的清纯到后来的放荡不一定都是反差,我觉得更像是信任的过程。把欲望暴露在男性面前是糟糕的,这是我的印象。当我表现出我是m的时候,对方就会没完没了的每天布置任务让我自己玩自己,或者时刻都要是一个m的身份,除了字母圈,就没有别的话题。

所以有人用尊重和爱得到了我的身子,有人用欲望得到了一个木偶。

“所以床笫之欢有什么不好。从宽衣解带开始,步步都是疼爱你的意思。一下一下只重不轻,我的淫色放浪全交给你。”

——《南禅》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24

(2)
上一篇 2022年1月1日 下午10:11
下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10:03

推荐阅读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哥哥,SP是什么?

      《还珠格格》应该是很多80后90后的童年记忆。每天放学后,家长小孩都守在电视机面前,随里面的角色一起嬉笑怒骂,磕一把瓜子,扇一把蒲扇,构成了童年温馨美好的回忆。 但是…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一只拒绝恋爱的狗

      “姐姐,疼……” 他在我身下,声音带着哭腔。烛泪落在他身上,开出朵朵雪白的梨花。梨花下,是一条条带血的鞭痕。 我提着项圈,把他按倒在床,拿出准备好的麻绳。他举起双手,…

    2022年11月5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镜花水月

      “哥哥在吗,要玩WT吗,哥哥?” 我点开性别筛选,给活跃的男用户一条条推送消息,内容基本都是复制粘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多回复。 “看妹妹主页了,妹妹真……” 依旧…

    2022年9月17日
  •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

    2022年8月20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