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不止尊重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主,上面还有个姐妹,他还想收第三个。

那时候不知道一些安全原则,所以特别能忍。我就真的傻乎乎的觉得,我不可以拒绝他的任何指令,也不可以主动提出关系结束。为了躲着他,我甚至把所有状态设置成隐身。

沉默的羔羊也会爆发,那天他把我拉进一个陌生的大群,很多人欢迎我,我一一感谢,结果他出来生气我没有第一个给他打招呼,要我在群里抽自己耳光两百下,每一下都要说我错了。

我还真的做了。那天我的脸滚烫滚烫,群里人在正常聊天,我打完退了群。他私聊问我是不是不服气,我把他删除了。

那种感觉就像一瞬间解脱了,后来他怎么加我好友道歉都没通过。

有些人认为第一个圈内玩伴对后续圈内生涯影响很大,我一直觉得很扯,慢慢才发现,后来我对圈里人的防备都和当初的那个人有关。

我抗拒把真实的自己表达出来,包括任何有快感的时刻,我都保持沉默,甚至都没有表情变化。事后有人开玩笑说,我像木偶一样。

我问他,如果我一直这么冷淡,他还会和我在一起吗。他回答,那种事,最多只是小遗憾,他希望我能成为真正的自己。他尊重我的喜好,而不是单向让我去尊重他。

在坦白以后,我的情况好转了很多。我开始会红着脸对他说:“我想尝试这个。”,游戏的时候,也会哼唧哼唧的给出反馈。

这样的改变有诸多铺垫,他从未强求,从未主动提起,以我的喜好为重,不会提让我反感的要求。放在从前,我会认为这种人根本不是圈里人,没有自己的主见。

我一度喜欢那些强势专横的人,他们从不会问我的喜好,我只要被动接受就好。我一直以为这是我想要的模式,但我真的得到了,却不觉得快乐。我感觉不到自己被爱,只觉得处处委屈。

他一遍遍的承诺,无论什么时候,我觉得游戏不快乐不开心,我可以随时叫停,我可以告诉他不喜欢什么,他绝不会强加于我。

在我没有欲望的时候,两个人拿着啤酒,坐在飘窗看外面的夜景,有一搭没一搭闲聊。

从开始的清纯到后来的放荡不一定都是反差,我觉得更像是信任的过程。把欲望暴露在男性面前是糟糕的,这是我的印象。当我表现出我是m的时候,对方就会没完没了的每天布置任务让我自己玩自己,或者时刻都要是一个m的身份,除了字母圈,就没有别的话题。

所以有人用尊重和爱得到了我的身子,有人用欲望得到了一个木偶。

“所以床笫之欢有什么不好。从宽衣解带开始,步步都是疼爱你的意思。一下一下只重不轻,我的淫色放浪全交给你。”

——《南禅》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24

(2)
上一篇 2022年1月1日 下午10:11
下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10:03

推荐阅读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二)

      第二天的聊天其实很简短。 “你貌似假姑娘,女孩子应该又会甜人又会撒娇。”他说。 这不是第一个人这样对我讲,去年冬天某个和我深夜连麦的S也曾不断强调——太强势的女生往往…

    2023年4月22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下)

        可能世俗定义里,女性总是感性的、总是柔弱的。 连带着灌输的观念都不同,一个女性一定要被爱的,而一个男人一定要事业有成。 于是我们这些原生家庭不幸的女孩,…

    2024年2月17日
  • 人间四月天

      凌晨十二点,圈子的吃瓜群里在一直发一些胖女孩的视频,那些人极尽挖苦嘲讽,说着开坦克,踩油门,要吐了之类的话。 我没有退群,也没有反驳,只是看着群里人嬉笑。 好像没什么…

    2024年4月6日
  • 偷拍

      “把手机收起来好吗?” “好好,收起来,我是那种偷拍的人吗?” 视频里男人的声音是那么熟悉,在女孩背过身去以后,我看到他的手指反复在比划着两个数字:91。 我感到一阵…

    2023年2月18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多年后,她还是离开了那个“公允”的斯

      是一个漆黑的雨夜,我抱着很多东西跑到教室,老师絮絮叨叨讲着什么,我在桌子下面偷偷拿出手机。 “我想好了,跟你。” 消息发过去,几乎是立马有了回复。可我没有喜悦,只觉得…

    2023年6月25日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