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路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重新聊了起来,直到窗外的阳光透进来。

我觉得自己是糊涂的,但大家都一样糊涂。当你期许等待了多年的人来到你的身边,没有几个人能拒绝。

如果在一起只是几年,这在圈内很常见。但是我和他都一样贪心,贪心的希望这条路可以走得更长一些。他陪我看过海,陪我看一尘不染的蔚蓝天空。他带我去迪士尼,实现我的所有小心愿。在我习惯性的说没关系的时候,他说我可以永远坚持我的第一选择,而不是妥协不是懂事。

他说最珍贵的是时间。所以他每天除了工作,剩下的时间都交给了我,哪怕只是两个人安静的连麦,一句话不说。

这样的幸福是秘密的。

但是这样的关系,哪怕在圈内,也很容易被误解。

大叔这个名词,从一开始就带着被欺骗的意味。又或者,像是交易。一个有着足够的社会地位和阅历,一个有着青春岁月和不谙世事的单纯,也许大部分的结局就只是吃干抹净分道扬镳。我从前,也是这样认为。

所以我从不敢去发一些动态一些日常。他也不喜欢我总是去追求旁人的认可,哪怕是圈里人。

在确定关系的那一天,他说这段关系注定是背离大部分人群的,我只是点头。

他的爱没有二十多岁男孩那般明目张胆,也没有任何空头支票。他的爱是切切实实的深思熟虑,是哪怕将来出现意外情况,我也可以一个人独自去面对。

也许从爱的角度而言,我们是没有错的。他只是想给自己喜欢的女孩最好的。我和他相差的十六年,差出了太多东西。在别人,甚至在我自己眼中,我也分不清我对他的爱,掺杂了多少物质的成分。很多次,我确实因为觉得彼此差距多大而想放弃。

我曾经只是想再找个合适的人,在三四线小城,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我知道他不可能放弃灯红酒绿的大都市,因为他属于那里。

我有时会觉得自己很可耻。在同龄人还在努力,还在为了房租水电甚至以后的首付、房贷忙碌的时候,我可以自由一些,轻松一些,这是实话。在我窘迫的时候,他确实会给我提供帮助。

我很早就知道茨威格《断头皇后》里的一句话:“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他问我到底在怕什么,物质拜金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人性如此。但是要看在圈内筛选的第一条标准是什么。我的第一要求是灵魂契合,而有些真正物质的人第一要求是有钱。他只是个老头子,如果抛开圈内这层关系,我还会对他感兴趣吗。

别人会觉得我们之间有爱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爱我的,我也是爱他的,只要握着他的手,淋雨也无所谓了。

十八岁的爱也许是一束鲜花一张电影票,是小旅馆里吱呀吱呀的床和粗重的喘息。二十八岁的爱也许是一枚求婚钻戒一张装着彩礼钱的银行卡,是一起面对生活里那些鸡毛蒜皮的勇气。三十八岁的爱也许是世俗的房子车子,是把在社会摸爬滚打学到的东西都倾囊相授,是像老父亲一样替你细细的想好怎么解决未来生活可能会遇到的那些困难。

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最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村上春树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