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灯下没有爱

煤气灯下没有爱

 

我做过一场美梦。

梦中,一个恶魔将我囚禁在荒郊野外。他很擅长催眠,他会在梦境中一次次给我制造逃跑的机会,每当我试图跨过那扇门时,迎接我的是无休止的折磨。以至于后来哪怕大门敞开,我也没有丝毫逃跑的念头。因为我不知道这是真实,还是幻境。

我忘了他的样子,只记得是普普通通、平淡无奇的一张脸。我的心脏狂跳,我意识到我喜欢上了这个梦中的男人。

这是错的。我在心底默念,这是错的。

我曾读过一本书,名为《煤气灯效应》,描述的是一种心理操控手段,是指对受害者施加的情感虐待和操控,让受害者逐渐丧失自尊,产生自我怀疑,无法逃脱,也就是大家常说的PUA。

我本该对这种行为产生抵触。可每当刷到有关PUA的影视作品时,我便如瘾君子一般,无法自制,一遍一遍重复每一个镜头。好喜欢,好喜欢这样恶意的辱骂,这样恶毒的操纵。他可以在所有人面前装好好先生,唯独折磨我一个人,那该多么幸福,或者说,那是多么熟悉。毕竟我的父亲曾经这样对我,这样爱我。

想起2019年北大牟林翰一案,如今再翻看那些曝光的聊天记录,仍然觉得不寒而栗。一声声谩骂,一句句指责,各种手段打压一个女孩,直至女孩死亡以求解脱。牟林翰曾口口声声说自己多么爱她,甚至愿为她去死。可在她离世后,牟林翰说这一切和自己没有关系,他们只是普通男女朋友关系。

父母与子女之间的PUA尚且可以随着长大逐渐摆脱控制,而恋人之间的PUA终点会是什么呢……是无底线的压榨索取,是无休止的洗脑控制,是永远也无法逃脱的梦魇,直到彻底失去理智,直到其中一方生命终止 ……

我习惯了被骂,习惯了不被夸奖,习惯了委曲求全,习惯了不被尊重。我追求不平等关系,因为一直如此。我不需要别人宠爱我,我希望他如我父亲一般,贬低我,指责我,控制我,囚禁我,折磨我。

可我不该被骂,我不该委曲求全,我该被尊重,该拥有平等关系,哪怕是在圈内。

我曾以为选择了M/SUB的身份,意味着我不需要再改变,低自尊带来的讨好行为会让彼此愉悦。慢慢长大我才发现,斯慕中无论什么身份,都需要以自信为起点。

这种自信就是对方在说你这么差劲,只有他会收留你的时候,你可以起身就走,因为你知道你并不糟糕,这世界上爱你的人还会有很多。

这种自信就是对方在通过骂你蠢笨从而彰显自己优秀时,无论关系发展到什么地步,都可以直接把他拉黑删除,因为你知道爱你的人才不会这样贬低你。

这种自信就是对方给你洗脑“像你这样的女孩只有逆来顺受才会有人喜欢/像你这样的男孩只有做atm才会有人理”时,你会回他一个白眼,因为你知道喜欢是不能乞讨来的。

你要意识到,你值得这世间所有美好。

当你感到自己被诋毁或被攻击的时候,就应该停止听对方讲话。记住关键的一点:无论你做没做,都不能被这样对待。

当你意识到你不需要别人就可以给自己下定义时 —— 也就是无论煤气灯操纵者怎么想,你都是个有价值、值得被爱的人 —— 你便踏出来通往自由的第一步。

而且因为你知道自己有权享受爱和美好的生活,所以能够明确要求煤气灯操纵者必须善待你,否则就离开他。你要以退为进,看清现实,拒绝向煤气灯操纵者无情的批评、苛刻的命令和控制行为让步。

如果你陷在一段煤气灯操纵式的关系里,虽然不一定能改变对方,但一定可以改变自己。还是那句话,虽然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但做起来很简单:只要你不再试图赢得争论或劝对方讲道理。或者,你只要选择退出就好。

这只煤气灯探戈通常从煤气灯操纵者坚持表示某件事千真万确,而你的内心深处知道那是错误的那一刻开始。

——《煤气灯效应》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92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下午10:24
下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下午10:22

推荐阅读

  • 那个被网暴脱圈的女孩

      “姐,我要退圈了。” “姐,那些骂声好难听。” “姐……” 周日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才看到悠悠发给我的消息。我忙问她怎么了,登上平台又看不出什么异常。当我打开悠悠…

    2020年12月14日
  • 字母圈“出柜”

      出柜(Coming out)为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相对的如果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性倾向,则称之为“躲在衣橱”(Closeted)或“深柜”。 &nbs…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除夫主外的人生意义

      “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夫主。” “你今年多大?” “21岁。” 是三年前了,那时我刚毕业没多久,窝在出租屋里,每天就是在网上和圈里人聊天。 其实我和他不是第一次…

    2024年1月13日
  • 最高阶的SM,可能就是无性的

      与绳师Z(男)的一段对话 我 :你在绑人的时候,会有那方面的想法吗?Z  :肯定会有啊,毕竟漂亮妹子在你的手中被捆缚。。。我  :产生欲望了不排解一下?Z   :说实…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喜欢和合适,哪个重要?

      我曾问那个大我十七岁的大叔,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一辈子。 他抱着我,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一辈子,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心跳是不会撒谎的。 分开以后总有人试着去…

    2022年2月14日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有钱却不忠,为钱还是爱?

      他一夜没回来。 大概又去了那里,和那些所谓的精英一起。 还记得知道他职业以后,我开玩笑似的说,有没有觉得这个行业像是架在空中的花园,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处处透着腐败。 …

    2023年3月18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偷拍

      “把手机收起来好吗?” “好好,收起来,我是那种偷拍的人吗?” 视频里男人的声音是那么熟悉,在女孩背过身去以后,我看到他的手指反复在比划着两个数字:91。 我感到一阵…

    2023年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