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灯下没有爱

煤气灯下没有爱

 

我做过一场美梦。

梦中,一个恶魔将我囚禁在荒郊野外。他很擅长催眠,他会在梦境中一次次给我制造逃跑的机会,每当我试图跨过那扇门时,迎接我的是无休止的折磨。以至于后来哪怕大门敞开,我也没有丝毫逃跑的念头。因为我不知道这是真实,还是幻境。

我忘了他的样子,只记得是普普通通、平淡无奇的一张脸。我的心脏狂跳,我意识到我喜欢上了这个梦中的男人。

这是错的。我在心底默念,这是错的。

我曾读过一本书,名为《煤气灯效应》,描述的是一种心理操控手段,是指对受害者施加的情感虐待和操控,让受害者逐渐丧失自尊,产生自我怀疑,无法逃脱,也就是大家常说的PUA。

我本该对这种行为产生抵触。可每当刷到有关PUA的影视作品时,我便如瘾君子一般,无法自制,一遍一遍重复每一个镜头。好喜欢,好喜欢这样恶意的辱骂,这样恶毒的操纵。他可以在所有人面前装好好先生,唯独折磨我一个人,那该多么幸福,或者说,那是多么熟悉。毕竟我的父亲曾经这样对我,这样爱我。

想起2019年北大牟林翰一案,如今再翻看那些曝光的聊天记录,仍然觉得不寒而栗。一声声谩骂,一句句指责,各种手段打压一个女孩,直至女孩死亡以求解脱。牟林翰曾口口声声说自己多么爱她,甚至愿为她去死。可在她离世后,牟林翰说这一切和自己没有关系,他们只是普通男女朋友关系。

父母与子女之间的PUA尚且可以随着长大逐渐摆脱控制,而恋人之间的PUA终点会是什么呢……是无底线的压榨索取,是无休止的洗脑控制,是永远也无法逃脱的梦魇,直到彻底失去理智,直到其中一方生命终止 ……

我习惯了被骂,习惯了不被夸奖,习惯了委曲求全,习惯了不被尊重。我追求不平等关系,因为一直如此。我不需要别人宠爱我,我希望他如我父亲一般,贬低我,指责我,控制我,囚禁我,折磨我。

可我不该被骂,我不该委曲求全,我该被尊重,该拥有平等关系,哪怕是在圈内。

我曾以为选择了M/SUB的身份,意味着我不需要再改变,低自尊带来的讨好行为会让彼此愉悦。慢慢长大我才发现,斯慕中无论什么身份,都需要以自信为起点。

这种自信就是对方在说你这么差劲,只有他会收留你的时候,你可以起身就走,因为你知道你并不糟糕,这世界上爱你的人还会有很多。

这种自信就是对方在通过骂你蠢笨从而彰显自己优秀时,无论关系发展到什么地步,都可以直接把他拉黑删除,因为你知道爱你的人才不会这样贬低你。

这种自信就是对方给你洗脑“像你这样的女孩只有逆来顺受才会有人喜欢/像你这样的男孩只有做atm才会有人理”时,你会回他一个白眼,因为你知道喜欢是不能乞讨来的。

你要意识到,你值得这世间所有美好。

当你感到自己被诋毁或被攻击的时候,就应该停止听对方讲话。记住关键的一点:无论你做没做,都不能被这样对待。

当你意识到你不需要别人就可以给自己下定义时 —— 也就是无论煤气灯操纵者怎么想,你都是个有价值、值得被爱的人 —— 你便踏出来通往自由的第一步。

而且因为你知道自己有权享受爱和美好的生活,所以能够明确要求煤气灯操纵者必须善待你,否则就离开他。你要以退为进,看清现实,拒绝向煤气灯操纵者无情的批评、苛刻的命令和控制行为让步。

如果你陷在一段煤气灯操纵式的关系里,虽然不一定能改变对方,但一定可以改变自己。还是那句话,虽然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但做起来很简单:只要你不再试图赢得争论或劝对方讲道理。或者,你只要选择退出就好。

这只煤气灯探戈通常从煤气灯操纵者坚持表示某件事千真万确,而你的内心深处知道那是错误的那一刻开始。

——《煤气灯效应》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92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下午10:24
下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下午10:22

推荐阅读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凉爽的秋日傍晚,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路上看到路边有人卖花,选了一束她应该会喜欢的颜色,再到楼下水果店买了半块西瓜。 栀子还没有到家,我打开微信才想起她说今天要加班。 …

    2023年10月14日
  • 小男孩

      还记得我们认识那会,你刚上大学,我忽悠你办卡。你露出小虎牙嘿嘿笑,说办卡可以,能不能送个联系方式。 约饭,约电影,约散步。小男孩的心思并不难猜,拒绝次数多了,我干脆懒…

    2022年9月3日
  • 颜色玩笑那些事

      【本文仅针对那些习惯不分场合乱开颜色玩笑的人】 “要不要来吸哥哥的管啊?” 这句话是我一九年动态下的一条评论。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本是一个美好的下午,我独自在…

    2023年2月25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圈子里的爱情

      找了个时间,面基了认识很久的圈里人瑞瑞。 瑞瑞是一个,很漂亮很完美的女孩。她真的很温柔,很包容,知性又大方,几乎当时圈子里所有的人都愿意和她交好。当时我还是个小透明,…

    2020年12月27日
  • 善解人意的他

      “没事,也许一会自己就退烧了。” 没有提示音,他手机屏幕亮起,我看到头像框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头。 他的密码我是知道的,我点进去翻看历史聊天记录,他们一个月前就认识了。她…

    2023年11月19日
  •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

    2022年8月20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