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凉爽的秋日傍晚,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路上看到路边有人卖花,选了一束她应该会喜欢的颜色,再到楼下水果店买了半块西瓜。

栀子还没有到家,我打开微信才想起她说今天要加班。

给猫换上干净的水和粮,捏着鼻子铲完猫砂,去冰箱搜寻着可以做饭的食材。

栀子吃饭很挑剔,不放葱姜蒜炒出来的不好吃,放了她又嫌味大,于是每次做饭,我都会在最后把葱姜蒜挑出来。

两个人的饭很简单,炒个菜,焖上米饭,关好厨房的门。

“我要去接你,快忙完了吗?”

“基本搞定了,等姐姐。”

在栀子公司楼下没等多久,就看到我的小猫朝我扑了过来:“姐姐,给我买的花吗,真好看。”

我们是在字母圈认识的,同一个属性,都是M。

我们关系很要好,甚至一向坚持一对一关系的我,也时不时幻想,假如栀子能和我时时刻刻在一起就好了。于是当栀子提出我们两个可以一起找一个主人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同意了。

如果说一个M找主的要求是三条,那么两个M一起找主的要求可能就要拓展到五条甚至六条,所以我和栀子的心愿总是很难实现。

要么是对我不好,栀子觉得我太委屈,叫停了关系,要么是我觉得栀子过的并不开心,主动选择终止关系。

最后一个分开的S对我说,多奴的人有很多,但都是S去选择合适的M,M去彼此磨合,而我和栀子是让S磨合我们,我们很难对S有真正的感情,因为我们更在意的是彼此,换个男人对我们来说无关痛痒。

栀子和我都没有提这件事,我知道,我们不想分开。

作为一个M,试着去做S,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意味着我要放弃令我愉悦的快乐。

我在挣扎,在犹豫。

当栀子洗完澡后,像只小猫一样蹿进我的被窝,我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栀子絮絮叨叨说着我们一起养的小猫刚才做了怎样怎样有趣的事,我亲了上去。

“有没有可能,你也是只小猫?”

那好像是第一次,试着成为栀子的主人,一个M试着去成为另一个M的主人。

我不知道我们算什么,我好像喜欢上了栀子,就想这样霸占她。我只是陪她玩一些圈里基础的内容,每次结束后,她心满意足抱着我叫姐姐。

我说现在我们两个也挺好,先不找男S吧,每天在一起吃吃瓜也很开心。栀子说好,尽管她还是会去看一些男S的主页。

我们总会有分别的那天,我分不清我对栀子的到底是友情还是一些更浓烈的感情。如果说我喜欢栀子,为什么我对那些男S没有反感,如果我不喜欢栀子,可每天看到她,我的心都在跳动。

“姐姐,今天我们公司……”

栀子坐在后面,抱着花,叽叽喳喳讲着公司的八卦。

“宝儿,如果我……”

她听到我说话,安静下来,等着我后面的话。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突然想不起来后面的话。

“怎么了姐姐?”

“没事,你们公司新同事确实有点可爱啊。”

也许我们都会遗憾那天没说完的话。

也许我们都会庆幸那天的话没说完。

栀子。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52

(0)
上一篇 2023年10月8日 下午6:20
下一篇 2023年10月22日 下午5:49

推荐阅读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空窗一年,我到底在想什么

      “你同龄人娃都有了,你还像个小孩一样。” 电梯里,妈妈拉着我的手,试图让我接受结婚这回事。 去诊所的路上,我一项一项算着结婚有小孩以后的开销,车贷、房贷、教育、医疗,…

    2024年3月23日
  • 他患病后,我断了联系

      “真喜欢你,以后我可以嫁给你吗?” “傻丫头,你还小呢。”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小小的苹果四电量耗尽,我干脆跑到楼下给他打公用电话。那时正值二八,所有的心思都明目张胆…

    2023年5月20日
  • 深渊之下(下)

      最后到底还是见面了,这主要归结于她的手实在太痒,想找个看着还算顺眼的人不容易。 男人没有主动给房费的意思,好像压根没这回事一样,她也懒得再提。 他会明白的,有时候,免…

    2024年5月18日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Q先生诊所 | 什么是“开发”?

    什么是开发? ​ 在圈子内,我们经常听到“开发”二字,产品经理不要躲,这个开发不会拿刀来砍你。我们说的“开发”,是指将人体耐受极限上升一个档次的过程。 很多S喜欢找那些自称“开发完…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

    2022年7月2日
  • 拜金

    “我情愿从来没认识过你。” 独自坐在高铁站,他没有送我,只是发来这条消息。 是啊,他当然会后悔,他不该认识我,不该喜欢我这种女孩。 贫穷是什么滋味……是爬着蚰蜒和不知名虫子的农村土…

    2023年7月2日
  • 照片女神的背后

      其实你也想不到吧,我这样真实,这样直率的人,也在欺骗着你。 对话框弹出,我打出那句“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还没等发出,又删掉。 其实说了又有什么意思,我不知道。 当我…

    2024年3月2日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虐与恋

      石头有主了,是她主动私信找的石头,名叫秀妍。 “你懂不懂那种感觉,就是和她相识的那一刻,你的心就被她抓住了,你就意识到你根本不可能对眼前这个人说不,你没法拒绝她任何要…

    2022年5月21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