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窗一年,我到底在想什么

空窗一年,我到底在想什么

 

“你同龄人娃都有了,你还像个小孩一样。”

电梯里,妈妈拉着我的手,试图让我接受结婚这回事。

去诊所的路上,我一项一项算着结婚有小孩以后的开销,车贷、房贷、教育、医疗,而我这微薄的月薪,谈何支撑一个家庭。

她没有再说话,我们默契的跳过了这个话题。

是不是成年以后,每个人的人生都会变的如此无聊呢?房子、车子、保险、结婚、生子。好像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麦田,而我弓着腰,在这田地里,碌碌庸庸,一事无成。

其实也没什么趣味,这是个危险的信号,我开始适应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听说人独处时间久了就会这样,看多了分分合合,就不会再对关系产生期待,所有的本质不过是利益交换罢了,也不会有什么失望。

如果说圈外的感情是因为孤独寂寞在一起,那圈内的关系大概是从肉欲开始的。也许我这样讲也实在太悲观的了,然而实际上,主奴之间好像很少能有所谓的羁绊。大多数不过是,送礼物、转账、开房、官宣、玩腻了、分手、重新开始下一段关系。我不喜欢这样的循环,这些东西好像都不是我需要的。

或许是看我实在沮丧,最近有个神经病,每天早上给我发心灵鸡汤,和我打赌自己能连续给我发一年。

前阵子连续几天我都在带病工作,他一副心疼的样子,要求我请假,说扣的钱他可以先借给我。

我没忍住笑了,先借钱给我,等有了再还给他,记他的人情。我说好呀,加了微,他支支吾吾的说,借给我的钱需要凑一下,问我下个月行不行。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五百块钱凑不到,我是不信的,无非是想加联系方式的托词罢了。我没有揭穿,也没有继续聊下去。他还在继续发着早安心灵鸡汤,祝愿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鸡汤女孩。

有什么可遗憾的,就连圈里曾令我艳羡的柏拉图主奴,双学霸的乌托邦式关系,到最后也散于人海。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不过就像是两条相交的线,在有交集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渐行渐远。

不是绝望,也不是失落,从某天开始,我模糊了现实与梦境。感觉不到肉体的疼痛,只是在一个人的房间发出哭嚎,直到归于平静。如今的我不纯粹,也不坦诚。

群里有个小姑娘,二十岁的年纪,不知道是不是入圈不久,像当初的我那样,为了几个男人要死要活,每天内耗。看着她把自己折腾的精疲力竭的样子,我觉得确实有点好笑。

原来我这种半死不活的人,也曾那么鲜活又那么愚蠢。几千字的小作文,密密麻麻的伤口,上百个未接电话,我们这些神经病,年少时都一厢情愿沉浸在自己的浪漫幻想中。

可能我的心早就死了吧,独自一个人熬过所有的苦难后,已经没什么害怕的。在我烧到起不来的时刻,我也幻想过有个主能从天而降,照顾我,拯救我。醒来以后,我扶着墙,一步步挪到小区门口,打车去诊所打针。

我试着发帖子,想着有人能关心一下也好,私信收到的都是一些精虫上脑的胡话,什么发烧了让他扎一针就能好。我懒得骂,有时候我觉得是我没有搞懂这个世界的规则。

入圈这么多个年头,再看那些名词,那些注释,我只觉得陌生。或许是被伤害太多次,我都忘了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

听说当你看过一千部以上的电影,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离奇的事情。同理,当我接触过上百个S后,当我结束上百段关系以后,再刺激的关系也没办法让我提起兴致,因为他对我说过的话,曾有许多人对我说过。他为我准备的那些浪漫,也曾有人为我准备。他为我做的事,有人比他做的更好,做的更多,所以他的爱实在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如遇到小时候的我自己,我自以为是的想,我会抱抱她,我该心疼她。可实际上对群里那个小姑娘,我却是恶意满满。我讨厌她的恋爱脑,讨厌她的内耗,讨厌她离开男人就活不下去的样子。

人都是这样,对着别人的感情,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到自己身上,又看不清了,又发疯了。

作为一个空窗一年的人,有时候我会想是自己要求太苛刻,还是我自己太差劲,又或者是现在男人的把戏太好被看穿,而我是一条难钓的鱼,一头倔强的驴。

如果说关系的本质是利益交换,当对方问我想要什么,能给对方什么的时候,我却哑口无言。

我想要一份爱,只是我早就错过那个年纪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47

(0)
上一篇 2024年3月16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3月30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朝拜者(上)

      还记得刚见肖肖时,他黑黑瘦瘦的,像只小老鼠,一点也不可爱。 他背着破旧的书包,里面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呲着牙冲我嘿嘿傻笑。 老实说,我的内心是抗拒的。 来都来了…

    2023年10月22日
  • 你有圈内“优先择偶权”吗?

      那天朋友“来碗牛肉面”问我,为什么他就找不到个m呢。他说奶茶也抽了,万圣节也发糖了,怎么就没有一个女孩子跟他呢。 我挠了挠头,想了半天,说,这玩意没法教。 同样是玩圈…

    2020年12月6日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

    2022年9月24日
  •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2022年11月12日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人设里的优质dom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零六分,结束了美好的一天,看完吃播准备睡觉,无意间看到某个群里好像有瓜,赶紧跑进去看。 有时候渣男的作用还是挺大的,比如半夜饿的实在受不…

    2020年11月25日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2022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