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我形象和情感的不稳定以及显著冲动的普遍模式),让人想拥有芽儿的纯粹却又望而生却。

芽儿会无缘无故的说自己不被在乎,然后用各种伤害自己的方式让他陪着,假如那个时候他在忙工作,芽儿就会求他不要抛弃自己,然后单方面的把他删除。每次删除后,芽儿又会加他和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说自己最喜欢他。等他安抚好了,去忙工作,芽儿便又会重复这样的过程。

芽儿觉得自己好像活在了循环,她才发现自己不具备和人建立任何长期稳定关系的能力,她害怕的丢掉手机,一个人在学校宿舍里对着墙壁哭了一下午。

她有时哀求G离开她,有时又哀求G离她近一点。她有时咒骂G是个魔鬼只会折磨她,有时觉得自己亏欠G很多很多。她常常上一秒在骂G是个恶心的骗子,下一秒G出现,她就欢天喜地的抱住。

G站在不近不远的距离,看着芽儿的一切。芽儿不会撒谎,不会藏心事,也不会和世界相处,只会封闭自己。G在芽儿清醒的时候,和芽儿讲了很多,说,从朋友开始,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希望慢慢影响芽儿,让芽儿学会如何和人相处。他说,只要芽儿听话,就不会被他抛下。

尽管如此,芽儿犯病时,他还是会被一次次拉黑删除。芽儿说,他是解药,可是就是远远的不让碰到,所以他又是魔鬼。芽儿求他离自己近一点,他只是很冷漠的说,要芽儿去靠近他而不是他靠近芽儿。

他把自己比作灯塔,把芽儿比作造船的人。他教给芽儿如何去找木头做桨,如何打造坚固的船,如何备好食物。他可以把自己的技能都交给芽儿,但要芽儿主动去靠近他。

主动几乎是最难的,芽儿在这样的犹豫里反复横跳。主动的人不被爱,她希望被爱。她又出现了幻觉,她觉得G只是个骗子,只是个PUA而已。

可她还是会听从G的话,完成G的任务。G能给她的安全感就是无论她怎么犯病她都可以回家,如果她不回去,G就会寻找她。

G对她说慢慢来,一切都要慢慢来。在芽儿的心理问题没有好转之前,这是她们最好的相处模式,不会伤到彼此。

芽儿试过单纯的YT,也试过找一个对自己很好的圈里人,也试过优秀又有趣的年轻小叔叔。他们或许都曾对芽儿还不错,但最后都没有逃出芽儿的循环。

芽儿想了想,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也许真的合适。她忘不了那个东北大男孩被自己折腾到凌晨三点在电话里带着哭腔说:“我不知道我怎么做你才会快乐,我求求你不要难过了,因为我也快抑郁了。”从那个男孩之后,她不敢再和人相处建立关系,她是个会伤人的魔鬼。

她打开手机看了又看,没有一条消息。G应该又在忙自己的事情,她关了机吃了片助眠药睡觉。

总会好的,一切。

▷▶▷▶▷▶▷▶▷▶

今天看到有一个人给我留言讲了他和一个BPD(边缘性人格障碍)的故事,最后他说,如果可以,还是尽量远离这种人吧,他快被折磨疯了。

我想了很久,才决定写下这个故事,至于结尾,我自私地希望芽儿和G可以永远没有结尾。

其实在抑郁症泛滥的圈子,像这样的BPD,还有双相情感障碍(这是两种不同的心理问题)患者(医院已确诊的)其实很多。这类人其实都很好,对朋友对陌生人都很好。只有在亲密的人面前,才会表露出病态的一面。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病态,才更不愿意和人交流,不愿意让亲密的人受伤。这是这样的自我封闭又会无限的恶性循环,加重病情。

但是,我不建议白骑士们去营救。溺水的人是不能随便救的,求生的本能会让她拼命的把你往死里拖拽。往往你没有治愈她,反倒被她带进了抑郁。除非是那种内心很强大的人,冷静又自制,不为她的情绪所动,一点一点慢慢靠近她,并且随时有重头再来培养的勇气和耐心,才能和芽儿这样的人有机会长期在一起。

那么问题来了,他花这么久的时间、精力、心血、物质,摘下来的这朵花,值得吗?

最后这段话送给所有在黑暗里找路的人们:
与其期待黎明,不如先坦然接受自己身在黑暗。与其期许那个人,不如先学会怎么忍受自己一个人。按时吃药,定期看心理医生,祝你们早日康复。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38

(1)
上一篇 2020年10月12日 上午1:33
下一篇 2020年10月26日 下午9:06

推荐阅读

  • 他爱我,却不爱我

      结束一天工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拧开门,本该漆黑一片的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抬眼看去,玫瑰花瓣铺路,爱心气球做门,他站在尽头,周围都是熟识的圈内朋友。如果我猜的没…

    2022年8月27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你害怕贫穷吗?

      我来自一个很贫瘠的农村,我的学习成绩也一般。我的长相平平,毫无特色,脸上还有许多雀斑。我没有通过高考逆袭,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读书真的是最轻松的人生升级方式。 因为没有见…

    2021年6月7日
  • 圈子里的爱情

      找了个时间,面基了认识很久的圈里人瑞瑞。 瑞瑞是一个,很漂亮很完美的女孩。她真的很温柔,很包容,知性又大方,几乎当时圈子里所有的人都愿意和她交好。当时我还是个小透明,…

    2020年12月27日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快餐时代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经历过这种尴尬:你前几天聊过的男人几天后突然和别的女孩官宣,两个人秀得无比恩爱,你打开沉寂的对话框开始发懵。 六月一号还要送我AD钙奶,还问小朋…

    2021年6月14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Q先生诊所 | 什么是“开发”?

    什么是开发? ​ 在圈子内,我们经常听到“开发”二字,产品经理不要躲,这个开发不会拿刀来砍你。我们说的“开发”,是指将人体耐受极限上升一个档次的过程。 很多S喜欢找那些自称“开发完…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