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拜者(上)

朝拜者(上)

 

还记得刚见肖肖时,他黑黑瘦瘦的,像只小老鼠,一点也不可爱。

他背着破旧的书包,里面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呲着牙冲我嘿嘿傻笑。

老实说,我的内心是抗拒的。

来都来了,没有把人赶走的道理,更何况这个十九岁的少年,也许根本就没准备回去的车票钱。

他爸成天酗酒家暴,一分钱不赚,他妈被打跑了,只留下他自己一个人。他在学校被同班同学欺负,上完初中就不念了,在亲戚的餐馆里帮工。 没有工资,只是亲戚时不时给他塞点钱,也时常被找上门的父亲要走不少。

连他的手机也是亲戚孩子看他可怜,给他的二手机。他没有朋友,没人跟他讨论什么是青春期,他无意间点进了不良网站,就此接触了这个圈子。

我安慰说可以来我这里,跟着我,不管怎么样,总比寄人篱下要好。

我没想到我随口说的话真会有人当真,所以当他给我留言说来到我的城市时,我一脸懵。要知道我只是给他留了个城市,连哪个区都没有告诉他。

我本来是不想去的,但是想想,不就是个十九岁的孩子,大不了接来给他随便找个什么工作就行了,有什么好怕的。

他没钱买卧铺,坐了整整二十个小时的硬座。没钱吃饭,自己带的馒头,没钱住宿,就坐在出站的地方,不敢玩手机,怕没电。

那是冬天,出站口晚上很冷,他穿的很薄,就坐在那儿蜷着。

我问他,我要是不理他,他会怎么办,他想了一会,低头说不知道。

“用别人的善恶去赌自己的命运这种事很愚蠢。”我戳着他的肩膀,他只是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

带他吃饭,洗澡,理发,买衣服。我就像莫名其妙多了个儿子,仔细看,嗯,还是个又黑又丑的儿子。

我给他找了个后厨帮工的活,找了个他以后能负担得起的房子,给他交了两个月的房租,留了两个月的饭费,送了他一辆破破烂烂的自行车。

“好好干,别每天胡思乱想,以后你的人生还长。”

他唯唯诺诺应着。

“有良心的话以后多多赚钱,把钱都还给我。”

我想了想,又补充了句。

毕竟我也只是艰苦奋斗的打工人。

我想起那年家里负债累累,父母不想让我上大学,反而把钱给我哥哥去复读,是一个叔叔给我转了大学四年的钱。

在我千恩万谢的时候,他说不用谢,以后加倍赚钱还给他。我当时暗想真是为富不仁,却在第一个月兼职凑够钱想分期还给他的时候,发现已经被他拉黑了。

也许很多时候,人生就是这样一个圆。

肖肖没有因着我帮他这点就骚扰我,只是会给我的每条动态点赞,每天发来问候。当我问他过的怎么样时,他含糊其辞,我也识趣的不再追问。

人对人的拯救终究是有限的。

只是我不知道,在那些不曾联系的日子里,肖肖总是安静的在屏幕背后望着我,就像我去接他的那天一样,他总是走在我身后,不近不远,低着头走自己的路。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56

(0)
上一篇 2023年10月14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3年10月28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找到k7后,他选择离婚

      我的网名挂着k7,在线的时候,总会有人好奇的问我真的和自己主人结婚了吗。 每次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在确定自己未来伴侣一定会是圈内人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把自己归类为k7…

    2024年6月1日
  • 一只拒绝恋爱的狗

      “姐姐,疼……” 他在我身下,声音带着哭腔。烛泪落在他身上,开出朵朵雪白的梨花。梨花下,是一条条带血的鞭痕。 我提着项圈,把他按倒在床,拿出准备好的麻绳。他举起双手,…

    2022年11月5日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Wait

      “你的主人呢?” “不知道,还没来呢。” “什么时候来啊?” “不知道,没准今年还是明年。” “那你怎么知道他会来?” “我在等他。” 七点钟,闹钟响个不停,烦躁地按…

    2022年12月17日
  •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

    2021年9月11日
  • 有钱却不忠,为钱还是爱?

      他一夜没回来。 大概又去了那里,和那些所谓的精英一起。 还记得知道他职业以后,我开玩笑似的说,有没有觉得这个行业像是架在空中的花园,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处处透着腐败。 …

    2023年3月18日
  •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

    2022年9月24日
  • 这次爱自己吧

      今年过年,我拉黑删除了我爸。 他又一次当众说我是傻子,是白痴,可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那晚他睡得很香甜,我在自己房间里崩溃大哭到凌晨。 我在抖音刷着一条条视频…

    2024年2月24日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渣女是什么样的?

      女生谈论最多的话题,总是渣男,谁的男朋友又劈腿了,谁又只顾着打游戏不管我了,谁每天除了说“多喝水”就是“早点睡”了,但其实,渣女同样存在,几乎每一个纯情专一的男孩,都…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关于实践这件事

      每个萌新在接触这个圈子并且有一定了解后都会对实践这件事充满期待和幻想,我也不例外。 我看了很多电影和小说,我看了很多人分享的经历。我还问了那些圈里待了十几年的老妖怪,…

    2020年1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