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暖男遇到渣女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我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说:“可以啊兄弟,你站起来了。”

F是个很普通的男孩,没有任何发光的地方,普普通通,毕业四年,做着没什么前途的工作,每个月拿着六千块钱,没有想过未来。四年的生活一模一样,单调乏味。圈子里他也是个围观的看客,在他认识薄荷之前。

人如其名 ,薄荷是个很特别的女孩,极其缺爱又叛逆。在圈里毒舌又孤僻,经常和几个S纠缠不清。

F突然有一天问我觉得薄荷怎么样,我开玩笑的问他有想法吗,他没有回复我。

F是个很温暖的小伙,也是我最反感的暖主。他还真的就用最笨拙的方式靠近薄荷,每天给她早安午安晚安,看她不开心了就嘘寒问暖,请她喝奶茶吃外卖送花。我笑他舔狗的时候,他很严肃的说不懂,说这是温水煮青蛙。

终于有一天薄荷情绪大爆发,她对F说,来找我吧。

F跟我分享的时候那种喜悦,他说薄荷看起来很难接触,其实只是个很缺爱的小孩子啊。

那个时候我还是很羡慕薄荷的,能有F这么贴心的人在意着。

直到F真的见到薄荷,发现她是一个很喜欢物质享受的女孩。比如吃饭要吃人均很贵的那种地方,酒店也非要睡在五星级。F虽然很反感,但工作几年攒了些钱。他说是个人就会有些缺点,薄荷快乐就好。

有天薄荷的情绪很低落,不管F怎么问,薄荷都不愿说。两个人为此大吵一架,F才知道原来薄荷欠了很多网贷。

具体欠了多少,薄荷不肯说。薄荷想不开,F不敢多问,只留下了吃饭的钱,剩下的都转了过去。

F找我聊了半宿,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做该怎么办。

我看薄荷的动态仍旧是从前的样子,只不过每条动态下面都有F在认真的评论。

慢慢薄荷和F在一起的时候负面情绪越来越严重,F没能力还完薄荷的那些债,他想说服薄荷不要买那么多奢侈品,要适度消费的时候,薄荷抱着F一直哭,说她长这么大,F是对她最好的人,唯一一个帮她想未来的人。

F心软了,每月固定打款,甚至下了班接了兼职。薄荷冲动消费的习惯改了很多,F还很高兴,假如不是他发现了薄荷的小号。

薄荷的小号发的动态倒是有些少,但让F难受的是薄荷的每一条动态都艾特了一个人——她之前的大叔,几条动态的发布时间都是和他在一起见面以后。

F把截图发给了薄荷,明确提出分开。薄荷苦苦哀求,当着F的面注销了小号拉黑了大叔,F又心软了。

F跟我说,其实这段关系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但他希望假如真的分开,也可以是慢慢的结束。他连着三个月没有给薄荷转钱,薄荷和他的关系也差到了冰点。最后一次争吵,他给薄荷转过去一万五,跟她说这是全部了,半夜醒来看到薄荷还是收了。

他说也许薄荷那种女孩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薄荷的故事也比他这些年经历的要多的多,他也帮不了薄荷什么,只能到这里了。

俩人分开后没多久,薄荷就和原来的大叔和好了。

我问F值得吗,F说他相信薄荷是喜欢过他的。薄荷克制自己欲望,也好好去挣钱的时候,薄荷一定也很喜欢他。也许薄荷是希望那些物质能填满内心,也许是薄荷终究没有战胜过物欲……

到底是人类不知真假的爱更重要,还是实实在在闪闪发光的那些奢侈品更能给人安全感。

有人追求感情却被改变的面目全非,付出了一切却还是被伤的千疮百孔。

有人追求物质却在不经意间想起自己为了金钱错过了怎样一份不会再来的纯真。

假如是你,你又会怎么选呢?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54

(5)
上一篇 2020年11月11日 上午1:01
下一篇 2020年11月25日 下午7:30

推荐阅读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