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暖男遇到渣女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我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说:“可以啊兄弟,你站起来了。”

F是个很普通的男孩,没有任何发光的地方,普普通通,毕业四年,做着没什么前途的工作,每个月拿着六千块钱,没有想过未来。四年的生活一模一样,单调乏味。圈子里他也是个围观的看客,在他认识薄荷之前。

人如其名 ,薄荷是个很特别的女孩,极其缺爱又叛逆。在圈里毒舌又孤僻,经常和几个S纠缠不清。

F突然有一天问我觉得薄荷怎么样,我开玩笑的问他有想法吗,他没有回复我。

F是个很温暖的小伙,也是我最反感的暖主。他还真的就用最笨拙的方式靠近薄荷,每天给她早安午安晚安,看她不开心了就嘘寒问暖,请她喝奶茶吃外卖送花。我笑他舔狗的时候,他很严肃的说不懂,说这是温水煮青蛙。

终于有一天薄荷情绪大爆发,她对F说,来找我吧。

F跟我分享的时候那种喜悦,他说薄荷看起来很难接触,其实只是个很缺爱的小孩子啊。

那个时候我还是很羡慕薄荷的,能有F这么贴心的人在意着。

直到F真的见到薄荷,发现她是一个很喜欢物质享受的女孩。比如吃饭要吃人均很贵的那种地方,酒店也非要睡在五星级。F虽然很反感,但工作几年攒了些钱。他说是个人就会有些缺点,薄荷快乐就好。

有天薄荷的情绪很低落,不管F怎么问,薄荷都不愿说。两个人为此大吵一架,F才知道原来薄荷欠了很多网贷。

具体欠了多少,薄荷不肯说。薄荷想不开,F不敢多问,只留下了吃饭的钱,剩下的都转了过去。

F找我聊了半宿,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做该怎么办。

我看薄荷的动态仍旧是从前的样子,只不过每条动态下面都有F在认真的评论。

慢慢薄荷和F在一起的时候负面情绪越来越严重,F没能力还完薄荷的那些债,他想说服薄荷不要买那么多奢侈品,要适度消费的时候,薄荷抱着F一直哭,说她长这么大,F是对她最好的人,唯一一个帮她想未来的人。

F心软了,每月固定打款,甚至下了班接了兼职。薄荷冲动消费的习惯改了很多,F还很高兴,假如不是他发现了薄荷的小号。

薄荷的小号发的动态倒是有些少,但让F难受的是薄荷的每一条动态都艾特了一个人——她之前的大叔,几条动态的发布时间都是和他在一起见面以后。

F把截图发给了薄荷,明确提出分开。薄荷苦苦哀求,当着F的面注销了小号拉黑了大叔,F又心软了。

F跟我说,其实这段关系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但他希望假如真的分开,也可以是慢慢的结束。他连着三个月没有给薄荷转钱,薄荷和他的关系也差到了冰点。最后一次争吵,他给薄荷转过去一万五,跟她说这是全部了,半夜醒来看到薄荷还是收了。

他说也许薄荷那种女孩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薄荷的故事也比他这些年经历的要多的多,他也帮不了薄荷什么,只能到这里了。

俩人分开后没多久,薄荷就和原来的大叔和好了。

我问F值得吗,F说他相信薄荷是喜欢过他的。薄荷克制自己欲望,也好好去挣钱的时候,薄荷一定也很喜欢他。也许薄荷是希望那些物质能填满内心,也许是薄荷终究没有战胜过物欲……

到底是人类不知真假的爱更重要,还是实实在在闪闪发光的那些奢侈品更能给人安全感。

有人追求感情却被改变的面目全非,付出了一切却还是被伤的千疮百孔。

有人追求物质却在不经意间想起自己为了金钱错过了怎样一份不会再来的纯真。

假如是你,你又会怎么选呢?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54

(5)
上一篇 2020年11月11日 上午1:01
下一篇 2020年11月25日 下午7:30

推荐阅读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
  • 虐与恋

      石头有主了,是她主动私信找的石头,名叫秀妍。 “你懂不懂那种感觉,就是和她相识的那一刻,你的心就被她抓住了,你就意识到你根本不可能对眼前这个人说不,你没法拒绝她任何要…

    6天前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那夜薄荷香

      和他认识,是很偶然的。 没有什么心动,没有什么第六感,就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职业比较有趣。 很少有人能跟我聊的上,我攻击性总是很强,戒备心又太重。 但他很聪明,是一个知道…

    2020年9月26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