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最后问我,这些都明白了,那该怎么去找到合适的玩伴,我只能跟他们回答慢慢去等。

于是我想起了在等待这条路上,那些与我匆匆擦肩而过的人。

▂▂▂▂▂▂▂

A是那种别人眼里的女强人,漂亮、努力、上进,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追求。她很清楚自己来圈子想要什么,对于男人的那些把戏也总能看穿。

她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一个比较体面又灵魂有趣的玩伴。她有些许的强势和咄咄逼人,好像一朵玫瑰,这样说也许很俗气,但很贴切,她美丽又扎人。她在等一个人跨过荆棘来采摘,好把自己平时只能藏在深夜的脆弱可以妥帖的被人安抚。

而我路过的时候,刚好看到她在寒露微重的清晨,她隔着那片荆棘,哪怕还未完全绽放,也让我觉得美得不可方物。

愿她的骑士早点赶到,把她带走。

▂▂▂▂▂▂▂

Z是个很忙的人,或许很符合圈子里所谓的金主。他很少聊天很少发什么动态,一直忙着生意的事情。钱是不缺的,也到了而立之年,成熟稳重,还没有结婚,一个人飘飘荡荡。

有一次半夜醉酒,他找我聊烦心事。

不想结婚,家里又催婚。三十岁了孑然一身,总觉得自己会遇到一份感情,一个能让他爱的人。不愿去和不爱的人共度余生,但是等待圈里人结婚这个荒诞的想法太不现实了。

他用一种很羡慕的语气说,阿宁真好啊,你才二十岁。

那晚我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我不能鼓励他坚持做自己,因为他有父母。我不能劝他和不爱的人结婚共度余生,因为他有血有肉有灵魂。他拥有了成功的事业和优渥的生活,他过的在外人看来真的很好。但对我们来说只需要付出耐心和时间的等待,对他而言,是一种奢侈。

▂▂▂▂▂▂▂

H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

普通的家庭,南方的小城,安安稳稳的长大,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家里安排好了工作。喜欢这个圈子真的很偶然,认识了她的第一任主F。

F是个很有干劲的小叔叔,名校毕业,年纪轻轻跑去创业,失败过也有高光,拿的出手的人生履历,说话总是很简洁,标准的行动派。H跟我讲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强烈的迷妹光芒。她说F的眼睛里总是闪着光。

一直听话的H背着父母偷偷辞了那份工作,准备重新考研。H带着那种很好听的南方口音跟我说,遇到F她才知道人可以活的那么有趣。虽然没有成为他的玩伴,但H希望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主时,她也可以说一说自己的努力。

我没有说这个圈子里F那样的人很少很少,但我想她大概也知道。人有的时候应该给自己个念想,谁也不知道下一个等来的是什么。

▂▂▂▂▂▂▂

U说离开的时候,有些无奈的意味。

普通学校毕业,普通的工作,一个月五六千的月薪,在这个二线小城。他也会每天发那些动态,每天在群里插科打诨。那些自我介绍好像从没被人看到过一样,偶尔的生活日常才会有几个点赞或者评论。他的爱好是打打联盟,偶尔和自己的朋友喝点小酒。活的平凡又有点贫穷,没有穿过四位数的鞋子,没有睡过五星级酒店,工作几年还是没什么起色,好像是在庸庸度日。

最初知道这个游戏的那些冲动那些幻想几乎都被消耗殆尽,只剩下了一句随缘佛系。这世界有选择的,有被选择的,U带着自己并不丰富的物质和无趣的灵魂在这个圈子等待着被人选择。

这个圈子是欲望的海洋,社会的规则,也被赤果果的带了过来。

▂▂▂▂▂▂▂

有时候,我们孤单的可怕。我们看起来有朋友有家人或许有些还有爱人,但灵魂里一直缺着小小的一角。于是回到家,关上门,我们在无人的黑暗里,用双手解决着自己膨胀的欲望。不愿将就却又觉得难熬,不知不觉的在圈中就成了所谓的老人,看着萌新们一个个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激动,就想起了当初的自己。

“这圈子怎么玩我知道了,可是该怎么找到合适的人陪我玩啊?”

“……”

“为啥不回答我呀?”

“慢慢你就懂了。”

愿你们等待多年,纵使不能得偿所愿,也能有个人的出现能让你稍稍感到慰藉。

毕竟,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