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不能哭。

我把钥匙放在桌上,我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小小的出租屋,装了我们多少悲欢。

头疼,想到你,大脑习惯性疼痛。没有人喜欢麻烦事物,我的身体比灵魂更诚实,它在生理层面反复提醒我逃离。

车停在楼下,朋友在门外等我。我没有说再见,你也没有送别。回去的路上,朋友给我讲了好多笑话,可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你喝多了,你难受,你每天都浑浑噩噩,自从我提出分手的那一天开始。是啊,曾经我也以为我们会结婚的,我们会有一个温馨的小家,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可是再也回不去了,主人,你曾说我们该是彼此最信任的人。我以为按照我的性格,会吵会闹会叫嚣拉你陪葬,可我只是平静地说了句分手。

我为你打过两个孩子,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孩子。朋友以为我是第一次为你流掉,却没想到之前瞒着他们所有人,还有过一次。

你不喜欢戴T,你说那样不舒服。你不考虑结扎,你说以后还想要孩子的,你推算什么安全期,还让我吃药。你说你前几个m都是这样,不会怀的。尽管我拒绝了很多次,但还是有特殊节日,我默许了你的行为。

第一次,我们见了双方父母。你说你还年轻,我们可以考虑先订婚再结婚,你会对我负责,但这个孩子不能要,你觉得自己一事无成,还不足以成为一个父亲。你说你一定会娶我,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

后来我才知道,你父母对我并不满意,觉得我年轻,性格独立又强势,不能安心呆在家里相夫教子。你没有帮我解释什么,父母推来的相亲女孩都加好友,你都在以单身的身份在聊天。我想是不是从那个时候你就开始准备分手,觉得我在借腹逼婚?

第二次,其实我该去告你,你明知道我酒量很差,一口啤酒就能晕,你灌了我酒,那晚你玩爽了,还要倒怪我一个巴掌拍不响。是啊,我错了,我错在信任你,我错在喝下了你给的砒霜。如果我对你设防,如果我留给心眼,我就不会失去我的第二个孩子了。

你以为我会胡搅蛮缠,你以为我会想方设法留下这个孩子,所以还没等我开口,你就劈里啪啦准备了一通说辞,希望我放弃这个孩子。

我问你想不想要孩子,你说想,但不是现在。我说我不配再做个母亲,你更不配成为谁的父亲。你说你也难过,那也是你的孩子,别这样说。

真是一出猫哭耗子的好戏。

记得刚进圈时,还是清白之身,圈友劝我离开。他说这里没有好人,有些男人总是玩脏了这个再去找个干净的女孩结婚,甚至还要反过来嘲笑那个接盘的老实人。我当时不信,我倔着头对他说,那我就要在沙里淘金,结果却被他一语成谶。

如果他还在,他一定会说小丫头终于明白了。可惜,走了这么弯路,如今明白也晚了。

我遇到过把流掉这种事说的像吃饭喝水一样稀疏平常的渣男。我问他不会难过吗,不会吸取教训吗,他说我不懂不带T有多爽。我确实无法理解情到浓时可以失去一切理智,但我听过太多人间悲剧。只希望每个新生命都带着父母的祝福和期待来到这个世界,他们不是中招,他们是爱的结晶。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34

(2)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下午10:22
下一篇 2022年8月20日 下午10:41

推荐阅读

  •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

    2022年9月24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拜托,请坦率和我分手!

      星座说四月份天秤座会遇到命中注定的真爱。 所以我一腔孤勇坐上了前往A市的高铁。 上天安排的最大,我差点把陶白白的账号翻烂。 算命的也说在2023年我会遇到我的老公。 …

    2023年4月29日
  •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上)

      我还记得初见,他抱着一捧实在称不上好看的花束,站在人来人往的路口。 我犹豫片刻,还是走了上去。 “实在对不起,我跟花店说要订一束最特别的花,没想到做出来效果这么炸裂,…

    2023年9月17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都说山路十八弯,来自平原的我在陈安顺的老家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山路都走完了。 可是陈安顺,为什么你都不出来给我指个能找到你的路呢? 凭着过往记忆和你弟妹的远程指路,我终于…

    2023年7月16日
  • 善解人意的他

      “没事,也许一会自己就退烧了。” 没有提示音,他手机屏幕亮起,我看到头像框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头。 他的密码我是知道的,我点进去翻看历史聊天记录,他们一个月前就认识了。她…

    2023年11月19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需要贬低来衬托的优秀

      其实他不了解我是怎样的人。 在他眼里,我似乎会因为他现实生活中的成功崇拜他,实际上并没有。 在一开始我确实很喜欢他,尽管我们不会有太多下文,但他是我喜欢的禁X系。他就…

    2023年3月4日
  • 挂满丝袜的房子

      那时候住在乡下奶奶家,大概是十来岁的年纪。 学校放了暑假,家里大人都忙着去地里干活,没空管我们。 不知道是谁在老光棍家里偷的十八禁光碟,反正我们这群小孩围在一起看的起…

    2022年12月10日
  • 绝对坦诚后,我们分了手

      那天前主出现在我的对话框,他发了一张邮票。 这不是手滑,在发邮票之前,软件还会二次确认是否要消耗一张邮票。 他没有编辑任何内容,他知道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没有回复任何…

    2023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