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绿的世界(上)

女绿的世界(上)

 

我做过一个梦。

梦里的世界黑漆漆的一团,没有任何色彩。

我往前走,发现前路是悬崖峭壁。

我抬头,发现我的头顶悬着一把剑。

我跌落深渊,从梦中惊醒,整个房间只有我自己。

朋友说人一旦开始幻想就代表内心渴求,人一旦渴求,欲望就永远不会消退,只会愈发膨胀,直到实现的那天,或者彻底崩溃。

没人能想到我是女绿,我把自己伪装的很好,很安全,最起码看上去是如此。我不知道我以后的主人会不会发现我写这些,我想大概率是不会的。

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讲起,这好像是我最难以启齿的一面,怎么会有女孩子喜欢被绿呢。只是背地里,一条条浏览记录,一次次关键词搜索,舍不得删掉,因为害怕下一次就找不到资源。

按照分类来说,我应该算是奴下,再详细描述的话,我希望作为正牌女友被小三欺负,而我的老公深爱着那个小三,对我视若无物。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理,或许很难被理解,一种屈辱的快感。

我不该喜欢这些的,也不该喜欢字母圈。一切秩序无可挽回的崩坏,不该站在这里讨论这些,应该把自己体面妥帖的藏起来。

朋友宽慰我,他说要努力,要上进,要变得更好,总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于是我没日没夜的工作,学习,很久没有打开最爱的游戏,压力大的时候一个人躲起来哭个没完没了,天亮了,继续走我的路。

我好像体面了,带出来的新人追着叫我姐,开始向上发展,逐步升职加薪。我有了稳定的居所,有了可爱的猫咪。 我的生活好了起来,我得到的都是夸赞。

可我的内心却前所未有的空虚,我偷偷在一些小众软件分享我的私密照,听到他们的羞辱,只是还不够,他们很难提到我兴奋的点,我喜欢听他们把我和其他女孩作比较,把我踩进尘埃里。

因为我本就是这样的人啊,就是这样差劲这样糟糕的人,我一次次想,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我的父亲说我是世界上最没用的废物,我的母亲哄着欺负我的妹妹,她们用最恶毒的话攻击我,谩骂我,只是因为妹妹打了我,我试图还手,所以我被讨厌了。

我原谅了她们。我没有像那些爽文女主一样,我没有脱离原生家庭,我被她们洗脑成功了,我接受了这是爱。我没有恨任何人,在我月薪三千的时候,我每个月给妹妹发两百,给她买礼物。她们跟我说对不起,一切都过去了,所以我也过去了,我知道我很窝囊。我为了说服自己是幸福的,我把父母对我的虐待强行归类成了爱。

我以为我是不恨的。

所以我沉浸在被小三折磨的幻想里,我的妹妹抢走了我父母的宠爱,明明我才是最该被爱的那个,可是我没抢到。

所以我钟爱小三欺负我后,我老公为小三撑腰的场景,因为这是我的过往。

所以从来都没有晴天,我还在一直在雨中淋着,只是我忘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92

(1)
上一篇 2023年12月2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3年12月16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镜花水月

      “哥哥在吗,要玩WT吗,哥哥?” 我点开性别筛选,给活跃的男用户一条条推送消息,内容基本都是复制粘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多回复。 “看妹妹主页了,妹妹真……” 依旧…

    2022年9月17日
  • 比起当m,我更愿做社畜

      我有一个梦想,每天什么活都不干,就窝在家里,舒舒服服的打游戏、看小说、追剧,反正就是不干活。 当然,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逼迫我出门工作的除了年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

    2024年5月25日
  • 请你保护好自己

      我一直是个breast很大的女孩,从发育期开始。 可是因为胖,又因为家长没有及时关注到变化,没有及时穿上合适的bra,导致它有些轻微下垂。 这是难以启齿的,那正是女孩…

    2021年3月8日
  • 习惯性谎言

    我想最开始我是喜欢这个圈子的。 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是那种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可以谎话连篇的人。 人总会累,我也不例外,我只想摘掉脸上的面具。 可我做不到,因为我没办法做到信任眼前人,…

    2023年8月27日
  • 你凭什么让她跪你?

        前段时间有一个短视频在圈内流传甚广,男人捯饬自己布置房间整理工具倒上红酒,为了等待女孩的到来,整个画面挺和谐,有美感,一切显得比较浪漫富有情趣,很多女生…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都说山路十八弯,来自平原的我在陈安顺的老家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山路都走完了。 可是陈安顺,为什么你都不出来给我指个能找到你的路呢? 凭着过往记忆和你弟妹的远程指路,我终于…

    2023年7月16日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绝对坦诚后,我们分了手

      那天前主出现在我的对话框,他发了一张邮票。 这不是手滑,在发邮票之前,软件还会二次确认是否要消耗一张邮票。 他没有编辑任何内容,他知道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没有回复任何…

    2023年1月14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上)

      她比我勇敢。 我看到她在群里大方的分享那些聊天记录,佩服她的同时又恼怒于她的恋爱脑。 我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我也曾是个恋爱脑,比她中毒更深,那时我终日以泪洗面,手…

    2024年1月27日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
  • 地理位置近不是我可以跟你约的理由

      不知女生们在平日社交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类似这样的搭讪:   “咱俩好近,只有100米,约一下?”   男方觉得:哇距离这么近,真的是缘分啊,不见…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