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头图.jpg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高三了转校生很常见,很多在外面念书的学生高三回到我们这个小县城高考,我注视着她甩着高高的马尾辫走向她的座位。

 

image.png

 

班级每来一个新同学在一段时间内都会成为焦点,做什么都会引起关注,更何况,夏觅还蛮漂亮的。她皮肤白皙,瘦瘦小小,从大城市里来的她打扮的也十分靓丽,在我们一帮灰头土脸的高三生里格外突出。

这个年纪的男生大多都还是毛头小子,任何想与女生亲近的心思都只会衍变成一种行为——捉弄。

 

一开始只是试探性的揪揪她的头发、藏起她的水杯。没想到夏觅脾气格外的好,跟班上的暴躁女生形成鲜明对比,从来不会用九阴白骨爪招呼他们。于是男生们的行为愈演愈烈,在他们仅仅十几岁的青春期里,看着漂亮女孩子被他们弄的面红耳赤,就能让他们心底躁动一整天了。

 

image.png

 

有传言说隔壁班的混混李刚也喜欢夏觅,要在放学后向她表白。大家都嘘声一片,我们就算有什么小心思也不敢落实,毕竟在高考时节家长和老师都严抓严打。

 

放学了,我慢悠悠的收拾着书本。“快点啊,磨磨唧唧的干啥呢”,哥们儿推了把我肩膀。

“你先走,我有点事今天不回家了。”

学校里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蹑手蹑脚的下楼。天气越发燥热起来,外面大朵大朵的栀子花开的旺盛,仿佛丝毫不惧太阳对它们的炙烤。

 

转角后的楼梯间,他们果然在那里。

李刚吊儿郎当的堵着夏觅,“跟我处对象呗?”。夏觅把头转向一侧,垂落的头发挡住侧脸,我看不清她的表情。“这都高三了,我没谈恋爱的想法……”

 

image.png

 

李刚拽住夏觅的胳膊,夏觅小小的挣扎了一下,李刚直接把她抵在墙上动弹不得,低头就亲上了她。

靠!狗东西,我冲出去就给他了个无影腿。

我断然是打不过他的,但是我救出了夏觅,我一路拉着夏觅跑出了好远。我为自己的英雄行为感到非常自豪。“你别怕!以后有谁欺负你我都来保护你!”

夏觅没像我想象中一脸感动对我感激涕零,反而表情怪怪的。她脸色异常的潮红,胳膊刚被李刚捏出了一块淤青,在她白皙的手臂上如一块污渍般显眼。她低头抚着那块淤青,眼里闪过的光意味不明,居然有种抚摸珍宝的感觉。她转而义正严辞的说,“李致远同学,我不要你来保护我。”

我愣了一下,忽然才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在疼,骨头都要散架了一样。破裂的嘴角拉扯着我的每一条疼痛神经。我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李刚那小子打人可真狠。

 

image.png

 

男生们还是爱欺负夏觅,她漂亮的长头发经常被弄的乱乱糟糟。我直接换座位到了夏觅的旁边,那帮臭小子来一个我撵一个。大

家都起哄,“李致远要当护花使者咯”。

切,他们懂什么叫绅士风度吗?

 

这天放学我又走晚了,连看门的大爷都不见了。这次不是故意的——是东西忘了拿。我折回教室去取家里钥匙,还没走到教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小声的抽噎和一些道不清的声音。

夏觅半跪着,胳膊被绑在课桌桌腿上,蜷缩在那里,像一只流落的小猫,裙子也凌乱不堪。

我立刻脑门充血,冲过去把她解开扶了起来,顺便没忍住怒火中烧破口大骂,把我毕生会的脏话都骂了出来。那帮孙子也太过分了吧。

 

image.png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管我了啊”,她皱着眉头开口。

心脏像被捏紧了,我的呼吸几乎要停滞。

“我是保护你啊,难道你喜欢被欺负吗?”

夏觅脸色依旧绯红,胸口因呼吸不均而不断起伏,她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所以你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一转眼,大家就高考结束了。每天能见面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到了分别的时候才惊觉。以前说再见明天就能再见,如今说再见,就不知相逢再是何时了。大家都即将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飘散向四方。

 

自从上次那件事后,我和夏觅再也没有说过话。

 

image.png

 

转眼炎热的酷暑就要来了,春天消逝的太快。好像什么都没来得及做,那些想抓住的东西都从手中溜了走。

罢了,春天她来过,已经足够了。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928

(1)
上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下午1:36
下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下午2:51

推荐阅读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缺爱和爹系真的合适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在故事的一开始,我们就被爱着,那是不是我们就不会再在这个圈子相遇。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圈子里正儿八经找个主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痛哭的深夜,我终于放下了…

    2023年7月9日
  • 不敢ML的人,到底在怕什么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而我做了一场荒诞的梦。 梦里我试图用玩具解决自己的欲望,却只觉得空虚。我将男人拉入自己的被窝,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让他进入。可当他试图夺走玩具时…

    5天前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
  • 煤气灯下没有爱

      我做过一场美梦。 梦中,一个恶魔将我囚禁在荒郊野外。他很擅长催眠,他会在梦境中一次次给我制造逃跑的机会,每当我试图跨过那扇门时,迎接我的是无休止的折磨。以至于后来哪怕…

    2022年12月3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一)

      那是个古板的S。 这是我在平台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评论区不少人在夸赞他的用心,我点开那篇长文,粗略扫去,不过是一些陈腔滥调,毫无新意。 这也是自然,技术流S,自然不会…

    2023年4月15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低自尊是M的标配?

      熟悉我的人的知道,我一直是个极度敏感自卑的人,甚至一度因此郁郁。 我习惯把矛盾原因归于自身,更倾向于改变自身去讨好对方。 有时候这种自我反思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比…

    2023年9月10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