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头图.jpg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高三了转校生很常见,很多在外面念书的学生高三回到我们这个小县城高考,我注视着她甩着高高的马尾辫走向她的座位。

 

image.png

 

班级每来一个新同学在一段时间内都会成为焦点,做什么都会引起关注,更何况,夏觅还蛮漂亮的。她皮肤白皙,瘦瘦小小,从大城市里来的她打扮的也十分靓丽,在我们一帮灰头土脸的高三生里格外突出。

这个年纪的男生大多都还是毛头小子,任何想与女生亲近的心思都只会衍变成一种行为——捉弄。

 

一开始只是试探性的揪揪她的头发、藏起她的水杯。没想到夏觅脾气格外的好,跟班上的暴躁女生形成鲜明对比,从来不会用九阴白骨爪招呼他们。于是男生们的行为愈演愈烈,在他们仅仅十几岁的青春期里,看着漂亮女孩子被他们弄的面红耳赤,就能让他们心底躁动一整天了。

 

image.png

 

有传言说隔壁班的混混李刚也喜欢夏觅,要在放学后向她表白。大家都嘘声一片,我们就算有什么小心思也不敢落实,毕竟在高考时节家长和老师都严抓严打。

 

放学了,我慢悠悠的收拾着书本。“快点啊,磨磨唧唧的干啥呢”,哥们儿推了把我肩膀。

“你先走,我有点事今天不回家了。”

学校里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蹑手蹑脚的下楼。天气越发燥热起来,外面大朵大朵的栀子花开的旺盛,仿佛丝毫不惧太阳对它们的炙烤。

 

转角后的楼梯间,他们果然在那里。

李刚吊儿郎当的堵着夏觅,“跟我处对象呗?”。夏觅把头转向一侧,垂落的头发挡住侧脸,我看不清她的表情。“这都高三了,我没谈恋爱的想法……”

 

image.png

 

李刚拽住夏觅的胳膊,夏觅小小的挣扎了一下,李刚直接把她抵在墙上动弹不得,低头就亲上了她。

靠!狗东西,我冲出去就给他了个无影腿。

我断然是打不过他的,但是我救出了夏觅,我一路拉着夏觅跑出了好远。我为自己的英雄行为感到非常自豪。“你别怕!以后有谁欺负你我都来保护你!”

夏觅没像我想象中一脸感动对我感激涕零,反而表情怪怪的。她脸色异常的潮红,胳膊刚被李刚捏出了一块淤青,在她白皙的手臂上如一块污渍般显眼。她低头抚着那块淤青,眼里闪过的光意味不明,居然有种抚摸珍宝的感觉。她转而义正严辞的说,“李致远同学,我不要你来保护我。”

我愣了一下,忽然才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在疼,骨头都要散架了一样。破裂的嘴角拉扯着我的每一条疼痛神经。我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李刚那小子打人可真狠。

 

image.png

 

男生们还是爱欺负夏觅,她漂亮的长头发经常被弄的乱乱糟糟。我直接换座位到了夏觅的旁边,那帮臭小子来一个我撵一个。大

家都起哄,“李致远要当护花使者咯”。

切,他们懂什么叫绅士风度吗?

 

这天放学我又走晚了,连看门的大爷都不见了。这次不是故意的——是东西忘了拿。我折回教室去取家里钥匙,还没走到教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小声的抽噎和一些道不清的声音。

夏觅半跪着,胳膊被绑在课桌桌腿上,蜷缩在那里,像一只流落的小猫,裙子也凌乱不堪。

我立刻脑门充血,冲过去把她解开扶了起来,顺便没忍住怒火中烧破口大骂,把我毕生会的脏话都骂了出来。那帮孙子也太过分了吧。

 

image.png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管我了啊”,她皱着眉头开口。

心脏像被捏紧了,我的呼吸几乎要停滞。

“我是保护你啊,难道你喜欢被欺负吗?”

夏觅脸色依旧绯红,胸口因呼吸不均而不断起伏,她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所以你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一转眼,大家就高考结束了。每天能见面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到了分别的时候才惊觉。以前说再见明天就能再见,如今说再见,就不知相逢再是何时了。大家都即将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飘散向四方。

 

自从上次那件事后,我和夏觅再也没有说过话。

 

image.png

 

转眼炎热的酷暑就要来了,春天消逝的太快。好像什么都没来得及做,那些想抓住的东西都从手中溜了走。

罢了,春天她来过,已经足够了。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928

(1)
上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下午1:36
下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下午2:51

推荐阅读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可是他对我很好啊”

      “其实和他有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只有我自己闷在心里。” 那天是我生日,她问我在不在家。当时我正在厨房忙着炒菜,她就坐在客厅,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有些不知所措…

    2022年10月29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

    2022年7月9日
  • 他爱我,却不爱我

      结束一天工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拧开门,本该漆黑一片的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抬眼看去,玫瑰花瓣铺路,爱心气球做门,他站在尽头,周围都是熟识的圈内朋友。如果我猜的没…

    2022年8月27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