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M越来越冷淡?

为什么M越来越冷淡?

 

“有时候我看不懂,圈里和你相似经历的女孩很多,她们大多沉迷于某些可以逃避现实的乐趣中,可我好像还没有发现你对什么东西上瘾,无论是圈子还是生活,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你在意。”他试图描述我,描述他所了解的我,“你好像不喜欢这里,你对这个圈子没有瘾。”

他总爱聊这些没有意义的话题,和之前那些人一样,热衷于末日审判,宣告我并不属于这里。

“一定要上瘾吗?你当然可以玩完了拍拍屁股就走了,我的身份注定我总是要多想一些,到时候我该怎么办?”

“这样说也没错,只是这样很难让人对你特别深的感情。”

我没有接话,我觉得搞笑,提裤子就走的人,反过头来跟我讲感情。

其实很难理解所谓的“瘾”是怎么一回事,我见过有玩嗨玩到抽搐的,见过玩过火导致妻离子散的,见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生理期都要被填满的。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只想要平淡的人生。

实在厌倦了那些问题,那些带着强烈X欲的直白问题,就像在人前被扒光一样难堪,我还无法适应,无法适应对一个认识不到一小时的男人描述我跟几个人分别用什么姿势搞过几次。

我害怕表达欲望,因为我会被强迫在我正常的时间做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根本不会觉得刺激,我只会觉得恶心,可我还要装做很喜欢的样子,不然会争吵,会被认为是对他的“不尊重”。

我试着换人解决问题,可我发现很多“S”都如此,自大又或者是理所当然的认为“M”是没有工作没有生活的RBQ,每天24小时沉浸式需要他的TJ。

一旦我将部分权力移交,换来的不是安全感,而是无底线的深渊。通过控制有限的权限,逐步开发我抗拒的玩法。尽管我三令五申这样并不会让我快乐,可我认识的每一任“S”,无一例外都如此操作。

因为有些”M”喜欢这样,于是理所当然,我也被划分其中。因为他喜欢,所以我要尝试,不然我就是自私,因为他已经陪我玩了我喜欢的内容。可是,我玩的那些,他不也很喜欢吗?为什么我表达出来,就成了我单方面被满足呢?

只是因为我表达了喜欢,所以我需要做不喜欢的事,对他进行补偿。只是因为我表达了喜欢,因为我不会拒绝不想吵架,所以我要随时随地都“乐意”做一些任务。

我厌恶没有契约感的人,当我再三告知对方,我只能接受如此多的时候,他嘴上答应,心里却在盘算怎么在我意乱情迷时开发。他就像下水道恶臭的老鼠,试图在趁我不备的时候咬上一口,被发现后又恼羞成怒,对我施以各种指责。

拜托了,请不要被“S”的身份冲昏头,意识到对方也是一个像你一样需要每天工作的打工人,尊重对方的喜好,认真倾听对方说出的每一句话。

良性的开发一定是基于足够安全的环境之下,通过卑劣手段或许同样能达到目的,但违背契约精神,意味游戏的底线也不复存在了,你确实可以利用她的瘾达成任何你想达成的目的,只要控制还有效,她只会越陷越深。

只是那个时候,你玩的,还是这个游戏吗?

我在这里,因为我期待可以遇到那个值得我仰赖的神明。在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之前,我不愿暴露自己的欲望。因为我知道,我说出的喜好会成为日后恶心我的日常任务。所以我什么都不喜欢,因为很少有人意识到我需要被尊重。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629

(4)
上一篇 2023年2月4日 下午10:06
下一篇 2023年2月18日 下午10:46

推荐阅读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

    2022年10月1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地理位置近不是我可以跟你约的理由

      不知女生们在平日社交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类似这样的搭讪:   “咱俩好近,只有100米,约一下?”   男方觉得:哇距离这么近,真的是缘分啊,不见…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当人们开始叫我姐姐……

      “姐姐别难过了,开心点。” 这是二零二零年,一个网抑云的深夜,一个十八岁的妹妹给我发来的私信。 本来快缓过来的我一下子又emo,是啊,十八岁的小姑娘都开始叫我姐姐了。…

    2023年5月27日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空窗一年,我到底在想什么

      “你同龄人娃都有了,你还像个小孩一样。” 电梯里,妈妈拉着我的手,试图让我接受结婚这回事。 去诊所的路上,我一项一项算着结婚有小孩以后的开销,车贷、房贷、教育、医疗,…

    2024年3月23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2022年11月12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