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爱我,却不爱我

他爱我,却不爱我

 

结束一天工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拧开门,本该漆黑一片的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抬眼看去,玫瑰花瓣铺路,爱心气球做门,他站在尽头,周围都是熟识的圈内朋友。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大概是求婚现场?

不知道是谁推了我一把,一群人开始起哄。他没有准备礼物,一如既往地直男风。他只是把自己所有的证件、银行卡摆在我面前,他说:“我们结婚吧。”

我听到他们叫着“答应他,答应他”,那些吵嚷在我拒绝的那一刻停滞,只剩一片死寂。我说:“我不愿意。”

看到当场呆住的众人,我提着包跑了出去。不是因为尴尬,而是多呆一秒我都怕自己笑出声。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会想到笑,但我真的忍不住。

我独自躲在楼梯间哈哈大笑,终于,我笑累了,我开始啜泣,直到最后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他是我最爱的人啊,可就在刚刚,我拒绝了他的求婚。手机来电提示音响个不停,不用想也知道他已经处理好了残局。微信消息一条接一条,所有人都在问我怎么了,我没有回复任何一条,关掉了手机。

我曾以为我们会结婚。他可以在刚认识的时候就资助我读书,可以在疫情期间开十几个小时的车只为缓解我的坏情绪,可以把我当成小孩一样宠爱。他一直践行他的诺言,这几年间,无论是怎样麻烦的境地,他从未想过抛弃我。可以说他超越了圈里绝大部分男主,无论是物质,还是感情。

可他讨厌我做他的妻子,或者说他讨厌婚姻。他无法接受我们之间有爱情,那个所谓的名分,只是为了堵住世俗的悠悠之口,也为了给我的未来提供一份保障。

换而言之,从没有什么一见钟情,不过是他走在路上,在一群可怜兮兮的流浪狗中,挑中了我这只。他对我的好不是基于男女之情,而是基于主人与宠物。

我试图去接受这样纯粹的关系,我不需要面对生活的柴米油盐,我只需要每天在笼中,他会为我安排好一切,代价是我要舍弃妻子、舍弃人类的身份。

可我想,我想穿上洁白的婚纱,我想成为他的挚爱,我想陪他一起经历风风雨雨,我想听他耳语厮磨时叫我老婆,而不是永远趴在桌下。

他从没有碰过我,哪怕跟他的时候还是处子之身。我记得清楚,他故意买来廉价的器具破掉了我的第一次,不平等就是在那次之后深入骨髓。他并不是没有欲望,他只会用我的嘴巴。

我迷恋着这样的卑微感,又会在清醒时痛苦。我曾问以后会有X行为吗,他反问我难道不喜欢吗,从前没有被人使用,往后也不会被使用。我只能去幻想,幻想真正的doi是什么感觉,但我不配去感受。

我辞了工作,把东西一箱箱打包好,发回老家。那天之后,他没有再打扰过我的生活。我没敢上平台看他的现状,但我知道他一定不好受。

在候车厅里等高铁的时候,我拨通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几乎是刚响铃就被接起。我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带着哭腔:“主人。”我没有在意旁边人会不会听到,因为我知道我以后再也没机会叫了。他没有说话,等了很久,直到我举着手的胳膊酸痛,才听到他的声音:“丫头,一路顺风。”

也许,这只是一个梦,一个破碎了的梦,花凋花谢,最后还是一片凄楚,相识相爱,最后还是不和而散。——徐志摩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41

(1)
上一篇 2022年8月20日 下午10:41
下一篇 2022年9月3日 下午10:22

推荐阅读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自评表是什么鬼?

      自评表是什么鬼?谁填谁SB!   自评表,这个从多年前的微博圈流传出来的东西,好像很受广大直男朋友的喜爱。当艾斯们聊到一个新姑娘的时候,直接甩张空白的(其实…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一)

      那是个古板的S。 这是我在平台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评论区不少人在夸赞他的用心,我点开那篇长文,粗略扫去,不过是一些陈腔滥调,毫无新意。 这也是自然,技术流S,自然不会…

    2023年4月15日
  • 一只拒绝恋爱的狗

      “姐姐,疼……” 他在我身下,声音带着哭腔。烛泪落在他身上,开出朵朵雪白的梨花。梨花下,是一条条带血的鞭痕。 我提着项圈,把他按倒在床,拿出准备好的麻绳。他举起双手,…

    2022年11月5日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二)

      第二天的聊天其实很简短。 “你貌似假姑娘,女孩子应该又会甜人又会撒娇。”他说。 这不是第一个人这样对我讲,去年冬天某个和我深夜连麦的S也曾不断强调——太强势的女生往往…

    2023年4月22日
  • 幻想与现实

      讲个笑话,新人刚入圈第一天找主/奴,要求会特别多,各种长篇大论,讲起来没完没了。新人入圈一年,要求就剩下那么几条,动态内容更多的是在吐槽奇葩。新人入圈几年,要求性别真…

    2023年8月19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藏在歌单里的过往(上)

    关机,穿外套,拿钥匙,下楼,回家。 我和身边同事聊着,说着公司的趣事,到路口分别。 我调大了耳机音量,一个人走在路上。 听说每个人的歌单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今天循环的单曲是告五人…

    2023年11月25日
  • “我是DS,我高人一等”

      前阵子碰到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他上来就是例行公事般的查问,然后问我住哪里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回了句不是一路人,我玩DS的。他过了一会回复:“那你是里面的哪个角色啊,我查…

    2020年9月22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咖啡店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