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拒绝恋爱的狗

一只拒绝恋爱的狗

 

“姐姐,疼……”

他在我身下,声音带着哭腔。烛泪落在他身上,开出朵朵雪白的梨花。梨花下,是一条条带血的鞭痕。

我提着项圈,把他按倒在床,拿出准备好的麻绳。他举起双手,脸上还带着泪痕,就那样赤诚的看向我。

“你是要破坏一直恪守的规则吗?”我紧了紧绳子。

“从前游戏的时候,我没有抬头看过姐姐一眼,可我现在只想记住姐姐的样子。”他像是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从开始就一直黏在我身边。

我默许了他的直视,就好好记住我吧,在以后无数个梦境里,好好回忆我吧。

“还会起反应,看你的身体,真是下贱啊……”用力踩在那些鞭痕上,他呼吸逐渐急促,我突然没了羞辱他的心思。明明是这么伤感的时刻,为什么他还会有反应,还会在情欲中迷离。

我解开那些束缚,他还没来及问什么就被拉进了卫生间。我把温控调到冷水,花洒开到最大,看他淋得像只落汤鸡,冻得瑟瑟发抖。

“自己洗干净,出来我给你上药,记得用热水。”这是游戏结束的信号,怕他蠢的用冷水去洗澡,我特意补了一句。

道具一样样整理,从前这都是他的工作。箱子里还有一些道具没有用,本来是想在结尾给他一个完美的游戏体验,但我实在没有心情继续玩下去。支配?占有?那天之后,我好像再也没有占据主导地位的感觉。

等他洗完出来,习惯性的跪在我旁边,用浴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像只可爱的大狗。我用棉签一点点给那些伤口擦着药膏,时不时能听到他嘶的一声。

“姐姐怎么自己收拾东西了,每次不都是我收拾吗?”他注意到空空的桌面。

“啊,以后总要试着自己去收拾了。”我知道他心里会难受,他总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

“我什么都可以为姐姐做,但是我给不了姐姐任何感情的承诺……毕竟我只是姐姐的一只狗啊,姐姐会和自己家里的宠物谈恋爱吗?”他又说了同样的话,那天他也是这样拒绝了我。

“没事啊,我倒是还好,希望你以后能找到一个更合适的,你是一只很棒的狗狗。”我把用完的棉签和药膏丢进了垃圾桶,“注意伤口别沾水了,省的感染,结痂了就好。”

我拉着箱子出了房间,感受到他的目光,我没有回头。

到底是我不纯粹,还是欲望和爱本来就可以分开?我怎么可以容忍我的玩具将来有别的女孩,他的心里怎么可以有别人?

他会难过,他是难过少了一个能满足他欲望的人,还是难过失去了他理想的神明,亦或者是难过这份死去的爱意。他有爱吗?或许明天一过,这门一开,他又在为别的女主付出一切。

可我对他的折磨和虐待,都是源于爱。

他向来百依百顺,向来听话,以至于我从没想过他会拒绝我恋人的身份。

我理所当然认为他会答应,因为他一直唯命是从。

但他没有。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78

(1)
上一篇 2022年10月29日 下午10:38
下一篇 2022年11月12日 下午10:36

推荐阅读

  • 女绿的世界(下)

      一直知道圈里有一些自毁的人。 都是那种玩的程度比较深,生活里只剩下字母圈。 这些人的下场往往很可悲,自暴自弃者,早晚被人所弃。 很难被理解吧,从前我也很难跟这种人共情…

    2023年12月23日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有钱却不忠,为钱还是爱?

      他一夜没回来。 大概又去了那里,和那些所谓的精英一起。 还记得知道他职业以后,我开玩笑似的说,有没有觉得这个行业像是架在空中的花园,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处处透着腐败。 …

    2023年3月18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他说喜欢

      二十三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了一把琵琶。 是圈内一个叔叔送的,他私信我说,看我动态里那么喜欢琵琶,想送给我一把。 我见惯了画大饼的男人,链接发过去,他代付了。 而我们,在…

    2022年11月26日
  • 需要贬低来衬托的优秀

      其实他不了解我是怎样的人。 在他眼里,我似乎会因为他现实生活中的成功崇拜他,实际上并没有。 在一开始我确实很喜欢他,尽管我们不会有太多下文,但他是我喜欢的禁X系。他就…

    2023年3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