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唱非主流的斯(一)

爱唱非主流的斯(一)

 

他是有点木讷在身上的。

想了半天,我能评价他的只有这么一句。

按照一般流程,收慕前是要听她说点七零八碎过往的,他没听。

“妹儿,我这儿烧烤老香了 ,走,我带你撸串去。”

我看着吃饱喝足,在KTV包房撕心裂肺唱着非主流的北方壮汉,有点麻。

这就是我这次的面基对象,说实话,挺二的。

这话当然没能让他知道,他这人好像没什么心眼,更别提琢磨这些心思。

我宿在了酒店,一个人。不得不说,他倒是挺绅士,在没建立关系前,什么都没做,只是说他会续房,哪天我想走了告诉他一声就行。

我问他是不是每个来这儿的圈里人都是这待遇,吃吃喝喝,玩玩乐乐。

他一笑:“我是稀罕你,看你以前过的那么不痛快,跟了我就得高兴起来。”

我当时没表态,其实我心软的一塌糊涂,谁能拒绝一个又给钱又花心思的好大哥。

就这么呆了一个星期,啥也没干,明明是欲字当头的圈子,偏偏像俩纯爱战士。我知道,他是想我心甘情愿的。

我问他能不能自驾送我回去。其实这个问题有点冒昧,我知道他每天工作忙的不行,脱不开身,可突然就是这么问了。我知道,八百里的距离,自驾很累。

可他还是送我回去了,车是SUV,像极了他这个人,肆意又张扬。我们在车上doi了,我主动的,直到我哭的快没力气了才肯放过我。他的手抚过那些青青紫紫的印子,我知道,这次我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他送了我个金镯子,算是正式建立了关系,没什么契约,没什么规矩,也从不矩着我的性子。他说哪天我想走了,这镯子算我的路费。

哪有主子这样,关系才刚开始就想着以后。可我没有反驳,我捏着那手镯,没什么花纹,就一个素镯,像极了送礼的汉子。

开学后,因为口罩,整日只能闷在校内。我的情绪愈发低落,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每天在寝室哭的死去活来。导员自然是怕出事,把情况上报,假条很快批了下来。

我拉着行李箱走到校门口,老远就看到他靠着车门。

“妹儿,带你去看海啊。”

做了单检,连夜出城。平日人满为患的旅游景点,此时只有三三两两的散客。他凶巴巴叮嘱我不可以和人靠得太近,又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他陪我看海,陪我看日出,给我拍很多照片。

他咧嘴笑着:“我妹儿真俊。”

我在他怀里哭个不停,蹭的他衣服上又是眼泪又是花了的妆,他用热毛巾一点点擦干净我的脸。那晚他什么都没做,可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我睡了一晚。

他从来不会说什么腻歪的话,哪怕情爱之时,也从不说好听的话哄我。从前的男人,总爱掐着我脖子,在我耳边说要把我囚禁起来,他好像从没有类似的念头。

我想我大概是爱上他了,才会计较这细枝末节,所以我高兴不起来。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和他比起来,好像我才是那个不正常的人,我总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却是永不落下的太阳。

我想说占有我,囚禁我,束缚我,控制我,折磨我。

可我分明清楚,他爱我,宠我,心疼我,尊重我。

我没有如他所想的那般好起来,我渐渐不爱笑了,总是趁他睡着以后,一个人躲在卫生间偷偷哭。

他总有一天会发现我不是他想要的妹儿,就像梦醒了,我还是跪在地上的狗,哪怕有人给我爱,我也尝不出甜头。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685

(0)
上一篇 2023年6月3日 下午10:46
下一篇 2023年6月18日 下午1:40

推荐阅读

  • 窒息

      “他变了,从前他不会这样不耐烦的……”“我总想好好表现,可是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做,他都对我愈发冷漠……”“我也累了,说不定哪天,我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爸喜欢那个…

    2022年9月10日
  • 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都说山路十八弯,来自平原的我在陈安顺的老家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山路都走完了。 可是陈安顺,为什么你都不出来给我指个能找到你的路呢? 凭着过往记忆和你弟妹的远程指路,我终于…

    2023年7月16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喜欢和合适,选哪个?

    “在哪儿工作呢,我准备辞职了,要不投奔你?” 微信消息弹出,是我久不联系的朋友A。 我是个外热内冷的人,所以即使高中大学都在一个宿舍也没能让我们成为好朋友,只能算较好的朋友和同乡。…

    2023年11月11日
  • 讨好我,你快乐吗?

      “讨好我,会让你快乐吗?”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问题,我哑然。这很容易回答,对sub而言。 “我不知道,抱歉。” 我选择结束这场对话。 我曾十分笃定我会以dom的快乐为快…

    2023年3月11日
  •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

    2022年4月30日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拜托,请坦率和我分手!

      星座说四月份天秤座会遇到命中注定的真爱。 所以我一腔孤勇坐上了前往A市的高铁。 上天安排的最大,我差点把陶白白的账号翻烂。 算命的也说在2023年我会遇到我的老公。 …

    2023年4月29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上)

      她比我勇敢。 我看到她在群里大方的分享那些聊天记录,佩服她的同时又恼怒于她的恋爱脑。 我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我也曾是个恋爱脑,比她中毒更深,那时我终日以泪洗面,手…

    2024年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