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希望被绿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因为有其他女孩在和我聊天,用不着理她。

临近中午,她问我去哪里吃饭,我随手拍了张照片发给她,是我和别的女孩手牵手一起吃饭的照片。

我告诉她吃那个女孩吃剩下的会打包回去给她,她要吃干净。她回复给我的是句号,我知道她来感觉了。语音条里,她崩溃的祈求,我没有同意。

晚上下班后,我带着中午吃饭的女孩回家。她跪在门口,为我们两个人换鞋。桌子上摆好了今天的晚饭,而她的晚饭只是中午的剩菜,放进微波炉中加热一下,倒在地上的盘子里。

很明显,她享受这样的快乐,因为她吞咽食物比平时更卖力。

晚饭后我和女孩靠在卧室床边看电影,她在一旁给我捶腿,女孩撒娇地说:“哥哥,我的腿也好累呀。”她还没反应过来,女孩的腿已经伸在了她面前。

她看着我,我训斥她几句,跟女孩道歉说没有教好。她顺从的去给女孩捶腿,女孩坐在我的怀里,嘴也没闲着,花式奚落着她的一举一动。

我和女孩doi的时候,她跪在落地窗前望着夜景。她只能听声音,却不可以看。直到我们结束,她拿来热毛巾一点点仔细擦拭着。

我知道她渴望,我听到她的呼吸沉重,她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过快感。我装作没看见,抱着女孩睡觉。

早饭她煮了粥,配了小菜。女孩显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女主人,指使她下楼去买面包牛奶,还不许坐电梯。

等她气喘吁吁买回来,我把面包边撕下来给她,柔软的面包芯喂给女孩吃。她只买了一盒牛奶,所以她只能喝水。

她的眼睛红红的,这次的女孩确实挺会折腾人,对她吆五喝六,又让她端茶递水。

我打发走了女孩,她扑在我的怀里。我抱住了她,眼泪把我衣服打湿。

说我的心里不痛是不可能的,问她要不要停止这样的日子,她没说话,半天才说了句没事了。

她向我道歉,她说对不起,她知道这样做,我们两个人都会很痛苦,她知道,她说她是真的爱我。

我试着去引导她有正常的恋爱观,我不明白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为什么不能好好在一起。她求着我去找别的女孩,她说只有那样她才会觉得有感觉。

有时候我会生气,看着她这样作践自己,作践我们的感情。我反复对她说她值得被爱,值得被称为唯一,值得被温柔以待。可是我那样对她时,她却对我愈发冷淡。

她问我会抛弃她吗,她像盯着一根救命的稻草,只要抓住就可以上岸。我对她说不会,哪怕连她都厌恶她自己,我也不会。

为了她的欲望,我被人误解,被人指责,被人谩骂。不过比起内心的煎熬,这些都不算什么。没人会想去背叛自己的爱人,没人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人被人欺负。但如果,这是爱人的要求呢?

“别爱我,如果爱我,请把我踩进尘埃,背叛我,折磨我,让我流着泪祈求,祈求你施舍我一点温暖。”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38

(2)
上一篇 2022年8月13日 下午10:36
下一篇 2022年8月27日 下午10:25

推荐阅读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女孩,请你不要轻易卑微

      我挺心疼有些女孩的。   明明被欺骗了感情,欺骗了身体,结果回头还跑来问我: “是不是我不够好,他才这么对我?”   是啊,你最大的不好就是 太容…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什么是伪S?什么是伪m?-谈健康游戏法则

      什么是伪S?什么是伪m? 我好像在男女之间,找到了不同的答案。   有男生跟我说,为什么群里的妹子们一天到晚在讨论吃的啊,衣服啊,电影啊,美甲啊,她们都是一…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小男孩

      还记得我们认识那会,你刚上大学,我忽悠你办卡。你露出小虎牙嘿嘿笑,说办卡可以,能不能送个联系方式。 约饭,约电影,约散步。小男孩的心思并不难猜,拒绝次数多了,我干脆懒…

    2022年9月3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