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都说山路十八弯,来自平原的我在陈安顺的老家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山路都走完了。

可是陈安顺,为什么你都不出来给我指个能找到你的路呢?

凭着过往记忆和你弟妹的远程指路,我终于又见到了你,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还记得第一次来,我听不懂他们带着哭腔的方言普通话,给我带路的人走的飞快,那天还下着雨,我滑了不少跟头,一路紧紧追着前面的那个山民不敢掉队。

我最怕虫子,那时我却好像都顾不上了,心里有的只是撕心裂肺的疼。到最后我的泪我的力气都用光了,哭不出来,只是麻木的走着,在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群山,在这阴云笼罩的黑色天幕下。

陈安顺,你总是这么会折腾人,是不?

那时我才刚满十八岁,翘了复读班的课,翻遍你所有互联网轨迹,终于收到了你家人的回复。我买了最近的航班,我跟家里说我要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的葬礼,他们拦着不让,他们说了好多大道理,我借着去补习班的名义跑了。

无所谓,他们也从来不会关心我具体在想什么。在他们心里我不过是个挂在嘴边的面子。其实我的成绩也不算差,他们坚持对外说我落榜时,我觉得真滑稽。我平时成绩也就刚过一本线的样子,硬要到处说我每次模考六百多分。我不理解,我问你为什么,你说没有父母不疼自己的孩子。

你总想修补我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哪怕到最后一天,你都在提醒我母亲节别忘了给我妈买束花。你说我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

我看到来来往往的山民,看到漫天的白布,看到你的父母满头白发抱着你的相片,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我跪在灵堂。我听到他们在小声议论,我自称是你资助多年的学生,马上要高考,知道恩人离世,一定要来拜别。

可我无暇顾及,跪着的那一刻,我心里只剩下了疼。

陈安顺,你说好要等我分数下来,等我录取通知书到手,你辛辛苦苦种下了小树,没等到结果就离开。

人们来扶我,我没有走,我坐在角落,看着你躺在那里,我很想哭几声,可我不知道该告诉谁,我好像习惯了无论什么话都只对你讲,我不知道以后对谁讲。

长大后家里没再打过我,那次是例外。父母怒不可遏,他们问我知不知道家里人急死了。我跪在地上,我没有说话,任打任骂。

我的确不懂事不理智,可是我怎么能,怎么能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陈安顺。

我被没收了手机,从此去哪里都会被监视。我没有再争吵反抗,只是顺从。

高考结束,分数下来,饭桌上父母讲着自己教育经验,那群亲戚一个个应承着,聊到志愿时,父母准备把我留在身边,说什么哥哥可以去外面闯闯,女孩子还是留在家里好。

我装的很好,没人看出我对父母插手未来这件事有任何不满,当然,也没人问过我喜不喜欢。报考那天,刚出门我就把他们辛辛苦苦列出来的志愿表撕碎丢进垃圾桶。

我报了你曾工作过的城市,读了你读过的专业。我想过很多办法,可我都没能释怀,我只想活在有你的回忆里。所有人都在往前走,陈安顺,我陪你一直停在二十七岁。

每年你的忌日我都会日夜兼程回到那个山窝窝,我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我说个不停,回应我的只有摇曳的树影。

陈安顺,你可会享受啊,找这么个风景秀丽的地方躺着,倒把我累坏了。

陈安顺,你再不回来,我可就跟了别人,把你忘得干干净净。

陈安顺,前面的话开玩笑的,我哪儿也不想去,我只想守着你。

陈安顺,我高数挂的特别惨,你什么时候给我补课。

……

陈安顺,你说过,你会是我唯一的S,你做到了。我以为我能忘了你,我以为我能过去,可我总觉得谁也不及你。这种感情从最浓烈的爱到最无力的恨,恨你以生命为契约打下烙印刻进我的灵魂,恨你给了我满腔的爱却没来得及收到任何回馈,只让我在无尽的暗恼中内疚自责。

可总有一天我会忘记你,活人终归有活人的路要走。等到这绵延无期的爱恨都淡的不能再淡的时候,我便开始新的生活。

陈安顺,再见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03

(0)
上一篇 2023年7月9日 下午1:19
下一篇 2023年7月23日 上午1:31

推荐阅读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
  • 需要贬低来衬托的优秀

      其实他不了解我是怎样的人。 在他眼里,我似乎会因为他现实生活中的成功崇拜他,实际上并没有。 在一开始我确实很喜欢他,尽管我们不会有太多下文,但他是我喜欢的禁X系。他就…

    2023年3月4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当字母圈开始大众化……

      成都开了一家项圈试戴馆,刷到这条视频的时候,我一度恍惚。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这简直是倒反天罡。 想起一五年,我妈发现我在网上给人做狗的聊天记录,她说圈子里的人都是恶…

    2024年3月30日
  • 当人们开始叫我姐姐……

      “姐姐别难过了,开心点。” 这是二零二零年,一个网抑云的深夜,一个十八岁的妹妹给我发来的私信。 本来快缓过来的我一下子又emo,是啊,十八岁的小姑娘都开始叫我姐姐了。…

    2023年5月27日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
  •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

    2020年11月1日
  • 入圈久了难脱单?——老油条的故事

      这圈里许多人曾遭遇不幸,或经受暴力,或精神创伤,各有各的故事。 你听到那些老生常谈,说什么不要进圈,这儿不是梦中的伊甸园,而是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你可能也会像幼时的我一…

    2023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