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是种罪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博群里,当时圈内的平台还没有很多。她是一个很爱分享内心世界的女孩,不管她有没有意识到,在这个时代,这是一种很难得的品质。我只是看她的动态,看着她分享每一天的生活,很少会去和她聊天。

大概是从去年开始,她们几个姐妹出了问题(男人同时拥有数个女孩)。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怎样调节的,最后的解决方式是她一个人退出了小家,和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女孩以及那个男人单独联系。

我看着她患得患失,我看着她胡思乱想,我看着她慢慢的越来越不快乐。这个男人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所以她很努力的爱他,哪怕他的爱分成了很多份。

她深爱上了这个征服她的男人,甚至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了下来。其实她没有那么快乐,虽然她很优秀,但她自卑到了骨子里,她觉得除了这个男人,世界上没有其他男人会爱他。

男人一开始也许是想征服,也许是想帮助这个自卑的小女孩,也许是想陪她长大……但他开始明白,这个女孩,他救不了,也改变不了。哪怕他已经有了家庭,这个女孩也执着的要守他一辈子。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其实已经来不及了。

女孩哭,女孩闹,她希望能回到过去。她道歉,她把自己的不开心藏起来,以为这样就能回到过去。她越努力讨好,就越患得患失,越容易情绪失控。每次失控完,她都内疚,她一边道歉,一边自哀的想自己配不上任何人的爱。

其实在一起的这几年,她早已经给自己洗脑的离不开这个男人。如果说别人认为这只是个游戏,那么她则是被游戏玩弄的灵魂。她不再是独立的人,她深深迷恋着游戏里那个强势又风趣的男人,为了回到那样的日子,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很多人劝她,她说她没有经历过挫折,她不可以,她离不开那个男人,只要他重新爱她,哪怕是假的,她就会乖乖长大,不闹了。她不想看心理医生,她想自己长大,或者说,她认为那个男人是神,他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只要她跪地祈求。神若不愿给予,她便久跪不起。

男人的拒绝和冷漠在她看来是为了她好。既然这个男人这么为她考虑,对她这么好,她更没有离开的理由。圈里坏人这么多,离开他,以后也不会有人对她这么好了,也不会遇到这么善良的人了。

她说,她不能离开那个男人,她离不开。哪怕是当一只她们召之即来的狗,只要她们一回头,她就会欢快的摇尾巴,她说这是爱。那个男人从前对她那么好,现在该她坚守这份感情了。

我用了一晚上时间去试图告诉她分别没有那么痛苦,以后会有人爱她。到最后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自卑又自信,她自信她一定会打动她们,和我举例说今晚她和男人说话,男人还回复哈哈哈,男人没有那么讨厌他,只是不喜欢了,只要她变回从前的女孩,他们就一定会回到从前。

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爱她。

这篇文章的结尾,我没有什么话想对这类女孩说。因为我知道,她们是听不进去的。

我一直觉得圈子除了物质基础外,对双方还有精神上的基本要求,比如具有相对稳定的人格和较为成熟的三观。不要抱着救赎的心态来这里救人,也不要抱着教徒的心来这里找神。理想中的关系里,主导地位的人也许是你美好生活的引路人,但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毁路人。

哪怕你真的是白骑士,你真的救人,也希望你能分清楚,有些人只需要你拉一把,但有些人,就算你肾上腺素拉满,上起搏器都无力回天。

“如果你想知道一件东西到底属不属于你,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松手,给他自由。”“他不属于我没关系,我属于他就行,我是他的女孩,他总会对我有感情的。”——真实聊天记录节选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33

(4)
上一篇 2021年8月28日 下午10:24
下一篇 2021年9月11日 下午9:33

推荐阅读

  • 镜花水月

      “哥哥在吗,要玩WT吗,哥哥?” 我点开性别筛选,给活跃的男用户一条条推送消息,内容基本都是复制粘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多回复。 “看妹妹主页了,妹妹真……” 依旧…

    2022年9月17日
  •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

    2022年8月20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Girls help girls

      收到某平台的一篇推送,如果是从前我是看都不会看的,可那篇推文的标题吸引了我——《主人,我纹了你的名字~》 我好奇点开看,不出所料是一篇小甜文,讲自己被如何如何救赎。下…

    2023年3月25日
  • 偷拍

      “把手机收起来好吗?” “好好,收起来,我是那种偷拍的人吗?” 视频里男人的声音是那么熟悉,在女孩背过身去以后,我看到他的手指反复在比划着两个数字:91。 我感到一阵…

    2023年2月18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下)

        可能世俗定义里,女性总是感性的、总是柔弱的。 连带着灌输的观念都不同,一个女性一定要被爱的,而一个男人一定要事业有成。 于是我们这些原生家庭不幸的女孩,…

    2024年2月17日
  • 当字母圈开始大众化……

      成都开了一家项圈试戴馆,刷到这条视频的时候,我一度恍惚。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这简直是倒反天罡。 想起一五年,我妈发现我在网上给人做狗的聊天记录,她说圈子里的人都是恶…

    2024年3月30日
  • 低自尊是M的标配?

      熟悉我的人的知道,我一直是个极度敏感自卑的人,甚至一度因此郁郁。 我习惯把矛盾原因归于自身,更倾向于改变自身去讨好对方。 有时候这种自我反思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比…

    2023年9月10日
  •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中)

      好像是从那天起,我们开始冷战,也可能只是我的错觉,他说事情太多处理不完,于是二十四小时睡在办公室。忘了说,为了方便见面,他把创业地点定在了我这座城市。 我没有去慰问,…

    2023年9月23日
  • 老派S

      广场无意刷到他的动态,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2014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圈的小女孩。 那时候的圈子很严肃,也很荒诞。就像一群成年人都在很认真的玩一款中二病游戏,有些滑稽…

    2021年3月29日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