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是种罪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博群里,当时圈内的平台还没有很多。她是一个很爱分享内心世界的女孩,不管她有没有意识到,在这个时代,这是一种很难得的品质。我只是看她的动态,看着她分享每一天的生活,很少会去和她聊天。

大概是从去年开始,她们几个姐妹出了问题(男人同时拥有数个女孩)。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怎样调节的,最后的解决方式是她一个人退出了小家,和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女孩以及那个男人单独联系。

我看着她患得患失,我看着她胡思乱想,我看着她慢慢的越来越不快乐。这个男人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所以她很努力的爱他,哪怕他的爱分成了很多份。

她深爱上了这个征服她的男人,甚至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了下来。其实她没有那么快乐,虽然她很优秀,但她自卑到了骨子里,她觉得除了这个男人,世界上没有其他男人会爱他。

男人一开始也许是想征服,也许是想帮助这个自卑的小女孩,也许是想陪她长大……但他开始明白,这个女孩,他救不了,也改变不了。哪怕他已经有了家庭,这个女孩也执着的要守他一辈子。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其实已经来不及了。

女孩哭,女孩闹,她希望能回到过去。她道歉,她把自己的不开心藏起来,以为这样就能回到过去。她越努力讨好,就越患得患失,越容易情绪失控。每次失控完,她都内疚,她一边道歉,一边自哀的想自己配不上任何人的爱。

其实在一起的这几年,她早已经给自己洗脑的离不开这个男人。如果说别人认为这只是个游戏,那么她则是被游戏玩弄的灵魂。她不再是独立的人,她深深迷恋着游戏里那个强势又风趣的男人,为了回到那样的日子,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很多人劝她,她说她没有经历过挫折,她不可以,她离不开那个男人,只要他重新爱她,哪怕是假的,她就会乖乖长大,不闹了。她不想看心理医生,她想自己长大,或者说,她认为那个男人是神,他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只要她跪地祈求。神若不愿给予,她便久跪不起。

男人的拒绝和冷漠在她看来是为了她好。既然这个男人这么为她考虑,对她这么好,她更没有离开的理由。圈里坏人这么多,离开他,以后也不会有人对她这么好了,也不会遇到这么善良的人了。

她说,她不能离开那个男人,她离不开。哪怕是当一只她们召之即来的狗,只要她们一回头,她就会欢快的摇尾巴,她说这是爱。那个男人从前对她那么好,现在该她坚守这份感情了。

我用了一晚上时间去试图告诉她分别没有那么痛苦,以后会有人爱她。到最后她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自卑又自信,她自信她一定会打动她们,和我举例说今晚她和男人说话,男人还回复哈哈哈,男人没有那么讨厌他,只是不喜欢了,只要她变回从前的女孩,他们就一定会回到从前。

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爱她。

这篇文章的结尾,我没有什么话想对这类女孩说。因为我知道,她们是听不进去的。

我一直觉得圈子除了物质基础外,对双方还有精神上的基本要求,比如具有相对稳定的人格和较为成熟的三观。不要抱着救赎的心态来这里救人,也不要抱着教徒的心来这里找神。理想中的关系里,主导地位的人也许是你美好生活的引路人,但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毁路人。

哪怕你真的是白骑士,你真的救人,也希望你能分清楚,有些人只需要你拉一把,但有些人,就算你肾上腺素拉满,上起搏器都无力回天。

“如果你想知道一件东西到底属不属于你,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松手,给他自由。”“他不属于我没关系,我属于他就行,我是他的女孩,他总会对我有感情的。”——真实聊天记录节选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33

(4)
上一篇 2021年8月28日 下午10:24
下一篇 2021年9月11日 下午9:33

推荐阅读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它就好似一个忽近忽远的风筝,用线飘摇的系在我心弦。 在我看起来还应该很天真烂漫的年纪,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我却从来掌握不好它的方向。 我至今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于…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为什么骗子这么多?

      经常关注咱们平台的朋友会发现,我们大概每周都会有骗子人渣曝光出来,有骗p的、骗钱的、骗感情的各式各样,为此我还特意建了个微博“字母妖妖灵”,专门用来曝光此类人们,以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你有圈内“优先择偶权”吗?

      那天朋友“来碗牛肉面”问我,为什么他就找不到个m呢。他说奶茶也抽了,万圣节也发糖了,怎么就没有一个女孩子跟他呢。 我挠了挠头,想了半天,说,这玩意没法教。 同样是玩圈…

    2020年12月6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老派S

      广场无意刷到他的动态,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2014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圈的小女孩。 那时候的圈子很严肃,也很荒诞。就像一群成年人都在很认真的玩一款中二病游戏,有些滑稽…

    2021年3月29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普信男孩”

      他是一个岁月静好的暖男,不恶臭,不花言巧语。 认识他的时候是冬天,刚刚毕业实习的我在自己小小的出租屋里,手脚冰凉,赶上姨妈期,痛的翻来覆去,熬夜改着不太懂的策划案。 …

    2021年3月22日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2022年6月25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