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我清楚他们的把戏,却没有说穿。很可能他们自己也以为自己是拯救者,就像有人觉得自己真的是超人,然后摔断了腿。

也有人不加掩饰,直奔主题,不愿虚与委蛇,懒得为了肉体花费太多的心力。也有人觉得自己手里抓着物质,仿佛我是待价而沽的鱼肉。

当然,更多的男人,是为了我挂在主页的那些照片。它们很妖艳,其中有不少体现了我精湛的PS技术 。

抑郁就是这么奇妙的事情。当对方意识到这个问题无法解决的时候,你们之间很大概率就完蛋了。

这是我被十三个男人抛弃出来的经验。

你不开心了,就必须说为什么不快乐。如果你经常不快乐,他会觉得自己很无能,很沮丧,他会很痛苦。朋友问我,如果我的另一半像我一样每天无缘无故的哭,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我会怎么想。我嫌弃的说我会觉得他很脆弱矫情,甚至会觉得很烦。刚说完这句话,我就愣了一会。

那十三个男人,也会和我有一样的感觉吧。

我当然想伤害自己,大部分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有罪。我希望对方不要爱我,折磨我,让我一直痛苦。可我在这样想的时候,第十四个男人每次都会放下手里的鞭子。

我躲在他怀里瑟瑟发抖,我流泪,我求他不要离开我。可某天晚上,他和我说彼此都冷静一下,也许一开始坚持在一起是一种错误。

前面有十三个男人,听我哭着说话,然后那些男人都走了。他们有的人不能承受生命之重,有的人说和我在一起每天很压抑,有的人只是喜欢我的那些强颜欢笑,有的人看到我身上的伤疤吓走,有的人受不了我的自卑敏感,有的人掰开我的嘴强灌鸡汤,有的人在我每次崩溃的时候刺激我说出更极端的话,甚至以此pua我……

我抱着第十四个男人,可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没法保证我每天不哭不闹想的开,我甚至都没办法保证我能好好活着。我只能抱着他不松手,只会说对不起。

第一次抑郁的时候,这个男人说他知道我喜欢胡思乱想,无论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他。

第二次抑郁的时候,这个男人说他很高兴我能主动和他说心里话。

第三次抑郁的时候,这个男人说,一次两次他觉得我在闹,但说的多了,他会觉得我是认真的,他不想对一个随时会消失的人倾注太多情感。

我留住了他。尽管他说人是独立的个体,人要为自己而活,我还是自以为忠诚的说,我会为了他好好活。

被抛弃不过是个循环。既然知道了循环,就没有必要再寻求什么真实的结果。

他以为折磨我只是一场游戏。可这是我爱他的开始。

不要告诉他。

我突然发现我对B做的最残忍的事情就是让他明白,身为重度精神病患的伴侣,他无论如何都无法使我真正幸福。—— 林奕含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41

(3)
上一篇 2021年9月11日 下午9:33
下一篇 2021年9月25日 下午10:37

推荐阅读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地理位置近不是我可以跟你约的理由

      不知女生们在平日社交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类似这样的搭讪:   “咱俩好近,只有100米,约一下?”   男方觉得:哇距离这么近,真的是缘分啊,不见…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

    2020年11月1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咖啡店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