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皮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我这样感觉。他说我这么好的女孩,值得被爱。

我知道忘记前任除了时间,还可以是新欢。那晚游戏圈子相熟的人聚在一起,借着酒劲,我当众给小路表白,他没有回应我,但是红了脸。

朋友给我发消息说别难受,小路只是害羞,谁都能看出他明里暗里喜欢我。到家后,我果然收到了小路的小作文,里面写满了细碎的爱意,拼出来是一颗完整的心。

他很喜欢叫我姐姐,像池易一样。他们都经历相似,音容相近,性格却截然不同。如果说小路是一匹温顺的马,那么池易就是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

我也曾想,这样单纯的小路,会不会是二十岁的池易,向往着一生一世一双人,渴望付出自己的真心换来别人的真心。可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池易在圈里找过的女S能排个足球队,他一直都是海王。

小路不知道这些,但他能感觉出我的敷衍和漫不经心。他很多次想找我聊天,我都说累了要休息。不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明明是热恋期,两个人却话少得可怜。我想起了池易,失踪前的他和现在的我一样,根本不想给这段关系投入时间和精力。池易种下因,小路吃了果。

我带小路进了圈,他真是个乖小孩,很听话。虽然他不习惯m的身份,却还是配合我的每一条指令。他会嘟哝着说哪里疼,哪里不舒服,要姐姐抱抱亲亲。他会偷偷找朋友商量怎么给我过节,会给我准备惊喜,会难过给我的不够多。

朋友问我是不是不喜欢了,我问从哪里看出来,朋友说我对小路很不耐烦。他生闷气的时候,我在打游戏,朋友问我需不需要好好谈谈,我说不用管,一会就好了。他熬夜通宵的时候,我会当着别人的面各种阴阳怪气。

是啊,我就从不会对池易发脾气,每次关系出现问题都是第一时间去思考怎么解决引导,我想和池易走很久的路,所以那些刻薄的话都咽进了肚里。

因为在意,所以精心呵护。因为不爱,所以肆无忌惮。

小路还是知道了自己像池易,他问我这算什么,替代品吗,我没有说话。我突然想起《甄嬛传》里的“莞莞类卿”,皇帝对甄嬛说能有几分像纯元已是福气。当时只觉得这个桥段很渣,到自己身上才能明白,小路的确远不如池易,就像甄嬛永远比不上皇帝心中的纯元。

可皇帝其实早就爱上了甄嬛,只是他自己没有发觉。而我也在决定分手的那个夜晚才发现小路挤满了我生活的每一处,他不是谁的替身。

画人画皮难画骨,我很早就知道你不会成为他。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你最爱的姐姐,一个爱好字母圈的bt,今晚一起吃个饭吗?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31

(0)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下午10:56
下一篇 2022年8月13日 下午10:36

推荐阅读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人设里的优质dom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零六分,结束了美好的一天,看完吃播准备睡觉,无意间看到某个群里好像有瓜,赶紧跑进去看。 有时候渣男的作用还是挺大的,比如半夜饿的实在受不…

    2020年11月25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