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是谁。

我开玩笑和那时陪着我的男人说结婚好不好,我已经顺利工作,他已经买了房子。他说好啊,他早就想要个孩子了。

家里人催促我谈个恋爱,碰到经济条件不错又对我好的男人就嫁了。从大学毕业开始,每个人都在被社会时钟规划,结婚生子,成家立业。

比起年轻时匆匆忙忙的试错,后来我不愿意再开启一段关系浪费生命。

圈里会有爱情吗?圈里会有婚姻吗?我到底还要不要等圈里人结婚?

上一个在这个境地的,还是那个三十岁独身的男人。他问我,他还该不该等,我说不知道。

今天我也站在这个选择题面前,隐约有些焦虑。我一直觉得我是不需要社交,不需要朋友,不需要恋爱的。

直到冬季流感,一个人高烧39度在医院排队排到差点昏过去,我开始考虑找个人在一起的必要性。这是很现实的一件事,病了需要人照顾。

我试着用谈恋爱的心态,接触了几个合适的男性。合适,意味着可以包容我,对我还可以,经济条件也还可以,互相尊重的男人。每天像例行公事一样,打来电话促进感情,一起吃饭看无聊的电影。

他们或许需要一个共度余生的女孩去好好疼爱,又或许,急需一个子宫去生孩子。

我有些隐约的焦虑,回过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二十五岁,还没有遇到圈里那个可以共度余生的人。

圈里永远都有年轻新鲜的血液,大叔萝莉的搭配永远让人磕的如痴如醉。那些刚上大学的小姑娘,如同娇艳欲滴的玫瑰,沾着新鲜的露水。她们渴望爱,她们拥抱爱,她们追逐爱。

谁都会有那段时光,单纯的时光。慢慢地被伤害被辜负,又或者因为争吵因为任性而错过。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个不愿再随便开始一段关系的老寡王。

但我仍然不想找个圈外的人结婚。圈子是个游戏,在结婚以后,这个游戏就太不方便了。最好的办法是,找个一起玩这个游戏的人,双人联机。

我看到不少人像征婚一样,把自己的条件,要求,写在动态发布出去,像婚恋市场一样,又更直接。我一面努力工作,又一面想着过几年我的征婚贴是怎样。

我不禁想起大学时候的导员,善良,性格好,有房有车,看我不开心的时候会把自己买的鲜花送给我,却一直奔波在相亲的路上,因为是否结婚这件事被大学同学们议论。终于在去年六月闪婚,我问她婚后的生活幸福吗,她说挺好的。

我还是选择等待圈里人,尽管可能花费这么多时间结果就是一无所获。我更希望有一天结婚是作为妻子,而不是一个等待生育的子宫机器。

因为爱,所以在一起。不是合适,不是搭伙。

题主见过卖鱼摊吗?
有一种人,身上揣着5块钱,他买不起10元的新鲜活鱼,只能候在鱼摊旁,等着买那种翻肚皮的没活力的鱼。
原本这也没啥,鱼贩心里也有数,一种鱼一种价,成本5元,如果死了就只能卖3元,翻肚皮的起码还能回本,总比死了的卖得上价。如果一个愿卖,一个愿买,很公平。
但后来,这个买鱼的要求变高了,揣着5块钱来到鱼摊,跟鱼贩说:“你直接把活鱼价格降到5元吧,反正等翻了肚皮也要被我买走的,认清形势,早点降价处理,你也早点收摊回家。”
他的目标可不是翻肚皮鱼,而是试图向鱼贩营造恐慌,最后用低成本获取新鲜活鱼。
——知乎用户 榛禾木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28

(1)
上一篇 2022年1月8日 下午9:34
下一篇 2022年1月23日 上午12:30

推荐阅读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2022年6月25日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字母圈“出柜”

      出柜(Coming out)为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相对的如果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性倾向,则称之为“躲在衣橱”(Closeted)或“深柜”。 &nbs…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普信男孩”

      他是一个岁月静好的暖男,不恶臭,不花言巧语。 认识他的时候是冬天,刚刚毕业实习的我在自己小小的出租屋里,手脚冰凉,赶上姨妈期,痛的翻来覆去,熬夜改着不太懂的策划案。 …

    2021年3月22日
  •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

    2022年7月9日
  • 最高阶的SM,可能就是无性的

      与绳师Z(男)的一段对话 我 :你在绑人的时候,会有那方面的想法吗?Z  :肯定会有啊,毕竟漂亮妹子在你的手中被捆缚。。。我  :产生欲望了不排解一下?Z   :说实…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圈子里的爱情

      找了个时间,面基了认识很久的圈里人瑞瑞。 瑞瑞是一个,很漂亮很完美的女孩。她真的很温柔,很包容,知性又大方,几乎当时圈子里所有的人都愿意和她交好。当时我还是个小透明,…

    2020年12月27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

    2022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