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是谁。

我开玩笑和那时陪着我的男人说结婚好不好,我已经顺利工作,他已经买了房子。他说好啊,他早就想要个孩子了。

家里人催促我谈个恋爱,碰到经济条件不错又对我好的男人就嫁了。从大学毕业开始,每个人都在被社会时钟规划,结婚生子,成家立业。

比起年轻时匆匆忙忙的试错,后来我不愿意再开启一段关系浪费生命。

圈里会有爱情吗?圈里会有婚姻吗?我到底还要不要等圈里人结婚?

上一个在这个境地的,还是那个三十岁独身的男人。他问我,他还该不该等,我说不知道。

今天我也站在这个选择题面前,隐约有些焦虑。我一直觉得我是不需要社交,不需要朋友,不需要恋爱的。

直到冬季流感,一个人高烧39度在医院排队排到差点昏过去,我开始考虑找个人在一起的必要性。这是很现实的一件事,病了需要人照顾。

我试着用谈恋爱的心态,接触了几个合适的男性。合适,意味着可以包容我,对我还可以,经济条件也还可以,互相尊重的男人。每天像例行公事一样,打来电话促进感情,一起吃饭看无聊的电影。

他们或许需要一个共度余生的女孩去好好疼爱,又或许,急需一个子宫去生孩子。

我有些隐约的焦虑,回过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二十五岁,还没有遇到圈里那个可以共度余生的人。

圈里永远都有年轻新鲜的血液,大叔萝莉的搭配永远让人磕的如痴如醉。那些刚上大学的小姑娘,如同娇艳欲滴的玫瑰,沾着新鲜的露水。她们渴望爱,她们拥抱爱,她们追逐爱。

谁都会有那段时光,单纯的时光。慢慢地被伤害被辜负,又或者因为争吵因为任性而错过。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个不愿再随便开始一段关系的老寡王。

但我仍然不想找个圈外的人结婚。圈子是个游戏,在结婚以后,这个游戏就太不方便了。最好的办法是,找个一起玩这个游戏的人,双人联机。

我看到不少人像征婚一样,把自己的条件,要求,写在动态发布出去,像婚恋市场一样,又更直接。我一面努力工作,又一面想着过几年我的征婚贴是怎样。

我不禁想起大学时候的导员,善良,性格好,有房有车,看我不开心的时候会把自己买的鲜花送给我,却一直奔波在相亲的路上,因为是否结婚这件事被大学同学们议论。终于在去年六月闪婚,我问她婚后的生活幸福吗,她说挺好的。

我还是选择等待圈里人,尽管可能花费这么多时间结果就是一无所获。我更希望有一天结婚是作为妻子,而不是一个等待生育的子宫机器。

因为爱,所以在一起。不是合适,不是搭伙。

题主见过卖鱼摊吗?
有一种人,身上揣着5块钱,他买不起10元的新鲜活鱼,只能候在鱼摊旁,等着买那种翻肚皮的没活力的鱼。
原本这也没啥,鱼贩心里也有数,一种鱼一种价,成本5元,如果死了就只能卖3元,翻肚皮的起码还能回本,总比死了的卖得上价。如果一个愿卖,一个愿买,很公平。
但后来,这个买鱼的要求变高了,揣着5块钱来到鱼摊,跟鱼贩说:“你直接把活鱼价格降到5元吧,反正等翻了肚皮也要被我买走的,认清形势,早点降价处理,你也早点收摊回家。”
他的目标可不是翻肚皮鱼,而是试图向鱼贩营造恐慌,最后用低成本获取新鲜活鱼。
——知乎用户 榛禾木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28

(1)
上一篇 2022年1月8日 下午9:34
下一篇 2022年1月23日 上午12:30

推荐阅读

  • 快餐时代

      在这个快餐时代,能找到长期靠谱走心的吗?   今天跟一位会员聊天,说起现在这个时代,感慨万千。仔细想想,也不知道互联网信息化对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到底带来的是…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

    2022年10月1日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你害怕贫穷吗?

      我来自一个很贫瘠的农村,我的学习成绩也一般。我的长相平平,毫无特色,脸上还有许多雀斑。我没有通过高考逆袭,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读书真的是最轻松的人生升级方式。 因为没有见…

    2021年6月7日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