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是谁。

我开玩笑和那时陪着我的男人说结婚好不好,我已经顺利工作,他已经买了房子。他说好啊,他早就想要个孩子了。

家里人催促我谈个恋爱,碰到经济条件不错又对我好的男人就嫁了。从大学毕业开始,每个人都在被社会时钟规划,结婚生子,成家立业。

比起年轻时匆匆忙忙的试错,后来我不愿意再开启一段关系浪费生命。

圈里会有爱情吗?圈里会有婚姻吗?我到底还要不要等圈里人结婚?

上一个在这个境地的,还是那个三十岁独身的男人。他问我,他还该不该等,我说不知道。

今天我也站在这个选择题面前,隐约有些焦虑。我一直觉得我是不需要社交,不需要朋友,不需要恋爱的。

直到冬季流感,一个人高烧39度在医院排队排到差点昏过去,我开始考虑找个人在一起的必要性。这是很现实的一件事,病了需要人照顾。

我试着用谈恋爱的心态,接触了几个合适的男性。合适,意味着可以包容我,对我还可以,经济条件也还可以,互相尊重的男人。每天像例行公事一样,打来电话促进感情,一起吃饭看无聊的电影。

他们或许需要一个共度余生的女孩去好好疼爱,又或许,急需一个子宫去生孩子。

我有些隐约的焦虑,回过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二十五岁,还没有遇到圈里那个可以共度余生的人。

圈里永远都有年轻新鲜的血液,大叔萝莉的搭配永远让人磕的如痴如醉。那些刚上大学的小姑娘,如同娇艳欲滴的玫瑰,沾着新鲜的露水。她们渴望爱,她们拥抱爱,她们追逐爱。

谁都会有那段时光,单纯的时光。慢慢地被伤害被辜负,又或者因为争吵因为任性而错过。慢慢地,变成了一个个不愿再随便开始一段关系的老寡王。

但我仍然不想找个圈外的人结婚。圈子是个游戏,在结婚以后,这个游戏就太不方便了。最好的办法是,找个一起玩这个游戏的人,双人联机。

我看到不少人像征婚一样,把自己的条件,要求,写在动态发布出去,像婚恋市场一样,又更直接。我一面努力工作,又一面想着过几年我的征婚贴是怎样。

我不禁想起大学时候的导员,善良,性格好,有房有车,看我不开心的时候会把自己买的鲜花送给我,却一直奔波在相亲的路上,因为是否结婚这件事被大学同学们议论。终于在去年六月闪婚,我问她婚后的生活幸福吗,她说挺好的。

我还是选择等待圈里人,尽管可能花费这么多时间结果就是一无所获。我更希望有一天结婚是作为妻子,而不是一个等待生育的子宫机器。

因为爱,所以在一起。不是合适,不是搭伙。

题主见过卖鱼摊吗?
有一种人,身上揣着5块钱,他买不起10元的新鲜活鱼,只能候在鱼摊旁,等着买那种翻肚皮的没活力的鱼。
原本这也没啥,鱼贩心里也有数,一种鱼一种价,成本5元,如果死了就只能卖3元,翻肚皮的起码还能回本,总比死了的卖得上价。如果一个愿卖,一个愿买,很公平。
但后来,这个买鱼的要求变高了,揣着5块钱来到鱼摊,跟鱼贩说:“你直接把活鱼价格降到5元吧,反正等翻了肚皮也要被我买走的,认清形势,早点降价处理,你也早点收摊回家。”
他的目标可不是翻肚皮鱼,而是试图向鱼贩营造恐慌,最后用低成本获取新鲜活鱼。
——知乎用户 榛禾木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28

(1)
上一篇 2022年1月8日 下午9:34
下一篇 2022年1月23日 上午12:30

推荐阅读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人设里的优质dom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零六分,结束了美好的一天,看完吃播准备睡觉,无意间看到某个群里好像有瓜,赶紧跑进去看。 有时候渣男的作用还是挺大的,比如半夜饿的实在受不…

    2020年11月25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请你保护好自己

      我一直是个breast很大的女孩,从发育期开始。 可是因为胖,又因为家长没有及时关注到变化,没有及时穿上合适的bra,导致它有些轻微下垂。 这是难以启齿的,那正是女孩…

    2021年3月8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sm要花多少钱

      男生们,在阅读本文之前,请先查阅一下银行卡余额、各种宝余额、信用卡负债、工资卡流水,如连自己都看不下去,退圈吧孩子,请默默取关,我已做好掉粉的准备。女生们,看完本文之…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