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当m,我更愿做社畜

比起当m,我更愿做社畜

 

我有一个梦想,每天什么活都不干,就窝在家里,舒舒服服的打游戏、看小说、追剧,反正就是不干活。

当然,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逼迫我出门工作的除了年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再不搞钱就要被送去嫁人了。

根据我的了解,就算婚后不用当保姆,不用为柴米油盐发愁,我也还是要生个崽子。一想到会有个无休无止叫妈妈的人形闹钟,我的头就已经开始痛了。

也不是没想过被圈养,主要是太不稳定。经常看到那些秀恩爱的主奴,上一秒你侬我侬,下一秒就分手。以及我那糟糕的业务水平,没有哪个金主会选择圈养一个能给他口睡着的m(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算是另一种催眠)。

附近人私信我说可以做他的m,他月薪五千,给我四千,他自己留一千零花钱。我问那他吃啥喝啥,他说靠我养他。有时候觉得经济下行影响确实深远。

也许有人义愤填膺,我也太市侩了。

我承认我功利,什么样的m才纯粹呢?

一个经济独立、精神富足的女孩,要卑微的依附于男人,不可以图钱,也不能为了爱,就是为了纯粹喜欢被玩,不需要负责,但又要爱那个男人,忠诚于那个男人,要情绪稳定,不可以内耗。

我试图解释这些要求本身就是互相矛盾的,一个精神富足的女孩不会沉浸于此,因为她有更广阔的天地。到最后只觉得是在自欺欺人,自我安慰罢了。

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成了一座座压得我喘不过气的大山。经济不独立、渴望被爱、各种情绪失控,那种自卑感真的刻在骨子里,我没有被选择的理由。

我觉得我不配被爱,尽管我明知道那些标准是完全荒唐且不合理的,是单方面剥削和PUA。我本想装出勇猛的样子回击,可实际上我早就被同化。

我一直渴望得到的认同和鼓励,字母圈没能找到,在我成为社畜后,领导和同事给了我,这听起来很荒谬。

我还是没能变得自信,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担心对方会指着我的工作成果说这是一滩烂泥,然而并没有。

带我的同事是一个很细腻的人,在察觉到我的自卑敏感后,他没有点破,而是一次次帮我重拾信心,直到我敢开口去表达自己的观点。

他说不要内耗,遇到难题甩给他就好,他来解决。

这句话,我在圈里呆了九年了,没听到有人跟我说过。

总有S讨厌m无休止的自我内耗,可是从来没人想过帮自己的m解决烦恼。

所以哪有什么神明?他跟我吐槽前m总是自残以后给他发一堆血腥的图片,语气里满满都是嫌恶。他说那个女孩是神经病,脑子有问题。可也许当初装作理解女孩,要救赎女孩的那个人也是他。

从前以为爱是奢侈品,在挣扎无数次后,我终于放下被爱的幻想。我想有点物质也行,最起码不是两手空空,结果他们说那是捞女。我说服自己就当找了个搭子,结果对方要求我为了他突破自己底线,不然就是自私。

在这样的环境里无可避免会被同化,只是别忘了游戏之外还有生活。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79

(1)
上一篇 2024年5月18日 下午11:50
下一篇 2024年6月1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关于被威胁这件事

      其实圈子是人性本恶的聚集地。 你不会想到当一个人掌握了你的各种信息以后,会对你做什么。你更不会想到在你情欲翻涌的时候,对方隔着屏幕在想些什么。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是…

    2021年12月11日
  • 当字母圈开始大众化……

      成都开了一家项圈试戴馆,刷到这条视频的时候,我一度恍惚。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这简直是倒反天罡。 想起一五年,我妈发现我在网上给人做狗的聊天记录,她说圈子里的人都是恶…

    2024年3月30日
  •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

    2020年11月1日
  • 躺列式交友

      “躺列式”社交,你注定是个当备胎的料     扩列,网络流行词,是00后的黑话,即请求扩充好友列表,等同于交新朋友的意思。 —-百度百…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当人们开始叫我姐姐……

      “姐姐别难过了,开心点。” 这是二零二零年,一个网抑云的深夜,一个十八岁的妹妹给我发来的私信。 本来快缓过来的我一下子又emo,是啊,十八岁的小姑娘都开始叫我姐姐了。…

    2023年5月27日
  • 字母圈“出柜”

      出柜(Coming out)为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相对的如果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性倾向,则称之为“躲在衣橱”(Closeted)或“深柜”。 &nbs…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一个男孩的八年

      “我或许没过多久就要退圈了,离开之前给我找个玩的开的女慕,价格不是问题,让我好好玩一场。” 朋友在电话里如是说,我懒洋洋应着。 哪有那么好找,圈里有钱人那么多,不还是…

    2023年4月8日
  • 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都说山路十八弯,来自平原的我在陈安顺的老家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山路都走完了。 可是陈安顺,为什么你都不出来给我指个能找到你的路呢? 凭着过往记忆和你弟妹的远程指路,我终于…

    2023年7月16日
  • 拜托,请坦率和我分手!

      星座说四月份天秤座会遇到命中注定的真爱。 所以我一腔孤勇坐上了前往A市的高铁。 上天安排的最大,我差点把陶白白的账号翻烂。 算命的也说在2023年我会遇到我的老公。 …

    2023年4月29日
  • 空窗一年,我到底在想什么

      “你同龄人娃都有了,你还像个小孩一样。” 电梯里,妈妈拉着我的手,试图让我接受结婚这回事。 去诊所的路上,我一项一项算着结婚有小孩以后的开销,车贷、房贷、教育、医疗,…

    2024年3月23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