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到过不少转账。

或许是因为刚入圈时就被提高的阈值,在15年的时候就收到了当时最新的苹果6plus,和一块卡西欧的表,一个渐变色的杯子,以及一堆他认为我必读的书籍,一堆他认为很好吃的零食。

我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坦白讲,因为性别,我可以在圈子里要到平时需要攒钱很久才可以得到的东西。

在圈子里经常可以被请喝奶茶,只要发个动态不开心了就会有人转账请我吃饭开心,没钱交房租了也会有人愿意临时借给我钱。有时候这些付出需要回报,比如给他们一次接触的机会。碰到那种试图聊黄色的,我一般都会把钱退回去。

所以一个月生活费两千的我,今年年底的账单支出是九万块。

也有不物质的时候,是十八岁那年,那个当兵的人,我甚至一度想攒火车票去见他。

实在是想不起来怎么认识的,但当时确实喜欢的轰轰烈烈。他没有奶茶也没有转账,记忆里他只送过我两个礼物,一个是糖,一个是仓鼠毛绒,加起来价值都不会超过一百块钱。

记得十八周岁的时候,我提前和他说,我很期待这个生日。我怕他觉得我物质,我说给我的礼物哪怕是录个歌也可以。

实际上十八岁生日那天,他只有一句话:“很忙,交手机了,生日快乐。”

我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哭了好长时间,事后他也从来没意识到需要给我的十八周岁补个生日礼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那时候宿舍是上下铺,我在上铺。仓鼠掉在地上,我慌忙下去捡,一脚踩空摔在地上,却先把仓鼠拿了起来,然后才发现脚扭伤了,腿上被划了一道口子。

那一摔,就像摔醒了梦中人。

分开后他也试图联系我,是在退役后。他转来了一个520一个1314,跟我道歉当初的事。我收了一个520,告诉他就当是我十八岁迟到的礼物,但那份迟到的感情不可能再回来。

那次我确实没有贪那五百块钱,我只是心疼我的十八岁。

后来我收到过许多束花,很多小奢的礼物,起码是我自己舍不得买的礼物,甚至也有人直接转账每个月给我生活费。我都觉得很正常,就像交易一样。

我意识到每个人都心怀鬼胎,那些钱那些礼物,就像试金石。成年人的世界,没人会指责你物质,就像没人会因为你更在意感情就真的对你多么珍惜。

可能我也是别人口里的“网络乞丐”,不过乞讨的手段没那么直接,却也没那么高明。谁给我花钱就回复谁,成年人的爱太实在,把钱花在哪里,心思就会在哪里。

唯一的坏处大概是,在圈子里待久了,不适应正常恋爱了。我习惯了隔三差五的红包转账,甚至亲密付,习惯了不平等的经济关系,习惯了轻松的得到,所以我不习惯爱情里的平等。任何事情有利必有弊。我享受了馈赠,就该接受它的标价。

鸡汤告诉你情比金坚,实际上,无论你是喜欢钱还是看中感情,大多数人的结局都没童话故事那么美好,人生就是如此,

所以,何必在意别人骂你是物质女还是恋爱脑,这个世界,其实根本没人在意你怎么活。

后来,可能会有人送你三十块一枝的玫瑰,三百块一支的口红,三千块一件的大衣,三万块一个的包。但你的爱情啊,也许是从这一杯的奶茶开始的。
——《成都》热评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31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10:03
下一篇 2022年1月30日 上午1:05

推荐阅读

  • 自评表是什么鬼?

      自评表是什么鬼?谁填谁SB!   自评表,这个从多年前的微博圈流传出来的东西,好像很受广大直男朋友的喜爱。当艾斯们聊到一个新姑娘的时候,直接甩张空白的(其实…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

    2022年9月24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

    2022年10月1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占有欲是S独有的权利吗

      有人告诉我,他想要一份主奴间的羁绊。说实话,看到“羁绊”这个词,我的心像是被撞了一下,有点酸涩,也有点憧憬。 可能很久都没有跟谁讨论过情感问题,大部分接触的都是向往肉…

    2020年4月27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