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到过不少转账。

或许是因为刚入圈时就被提高的阈值,在15年的时候就收到了当时最新的苹果6plus,和一块卡西欧的表,一个渐变色的杯子,以及一堆他认为我必读的书籍,一堆他认为很好吃的零食。

我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坦白讲,因为性别,我可以在圈子里要到平时需要攒钱很久才可以得到的东西。

在圈子里经常可以被请喝奶茶,只要发个动态不开心了就会有人转账请我吃饭开心,没钱交房租了也会有人愿意临时借给我钱。有时候这些付出需要回报,比如给他们一次接触的机会。碰到那种试图聊黄色的,我一般都会把钱退回去。

所以一个月生活费两千的我,今年年底的账单支出是九万块。

也有不物质的时候,是十八岁那年,那个当兵的人,我甚至一度想攒火车票去见他。

实在是想不起来怎么认识的,但当时确实喜欢的轰轰烈烈。他没有奶茶也没有转账,记忆里他只送过我两个礼物,一个是糖,一个是仓鼠毛绒,加起来价值都不会超过一百块钱。

记得十八周岁的时候,我提前和他说,我很期待这个生日。我怕他觉得我物质,我说给我的礼物哪怕是录个歌也可以。

实际上十八岁生日那天,他只有一句话:“很忙,交手机了,生日快乐。”

我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哭了好长时间,事后他也从来没意识到需要给我的十八周岁补个生日礼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那时候宿舍是上下铺,我在上铺。仓鼠掉在地上,我慌忙下去捡,一脚踩空摔在地上,却先把仓鼠拿了起来,然后才发现脚扭伤了,腿上被划了一道口子。

那一摔,就像摔醒了梦中人。

分开后他也试图联系我,是在退役后。他转来了一个520一个1314,跟我道歉当初的事。我收了一个520,告诉他就当是我十八岁迟到的礼物,但那份迟到的感情不可能再回来。

那次我确实没有贪那五百块钱,我只是心疼我的十八岁。

后来我收到过许多束花,很多小奢的礼物,起码是我自己舍不得买的礼物,甚至也有人直接转账每个月给我生活费。我都觉得很正常,就像交易一样。

我意识到每个人都心怀鬼胎,那些钱那些礼物,就像试金石。成年人的世界,没人会指责你物质,就像没人会因为你更在意感情就真的对你多么珍惜。

可能我也是别人口里的“网络乞丐”,不过乞讨的手段没那么直接,却也没那么高明。谁给我花钱就回复谁,成年人的爱太实在,把钱花在哪里,心思就会在哪里。

唯一的坏处大概是,在圈子里待久了,不适应正常恋爱了。我习惯了隔三差五的红包转账,甚至亲密付,习惯了不平等的经济关系,习惯了轻松的得到,所以我不习惯爱情里的平等。任何事情有利必有弊。我享受了馈赠,就该接受它的标价。

鸡汤告诉你情比金坚,实际上,无论你是喜欢钱还是看中感情,大多数人的结局都没童话故事那么美好,人生就是如此,

所以,何必在意别人骂你是物质女还是恋爱脑,这个世界,其实根本没人在意你怎么活。

后来,可能会有人送你三十块一枝的玫瑰,三百块一支的口红,三千块一件的大衣,三万块一个的包。但你的爱情啊,也许是从这一杯的奶茶开始的。
——《成都》热评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31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5日 下午10:03
下一篇 2022年1月30日 上午1:05

推荐阅读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Q先生诊所 | 露出就是把人往外一扔吗?

    圈子内最具美感和传播性的摄影作品有2种,一种是绳艺,另一种就是露出,绳艺对于初入者来说似乎门槛过高,没有半年到一年的摸索,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固定玩伴练手的话,这事就变得很难。于是很…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

    2020年11月1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