庇护所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个倒插门的女婿。

我注意到老洪来的时候,车里常常放着买好的菜,又或者后座堆着小孩的玩具。每当那时,我总有种窥探到他人生活的错觉,一个已婚三十岁男人的生活。

老洪问我能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他首先是个父亲,再然后是个丈夫,再然后是工作,只有很少的时间交给这段关系。他可以上交一些物质作为补偿,他不喜欢没有感情基础的游戏。

老洪说前三十年在被命运推着走,一转眼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老洪很恋痛,但因为不方便,很多时候只能浅尝辄止。每次结束的时候,他总是说,如果有机会能放纵的享受一次就好,但现在这样,他已经很满足了。

老实说这是我很佩服老洪的一点。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在最上头的时候冷静克制,是很难的事情。就像在减肥的人面前摆上一块奶油蛋糕,让她吃第一口,她很容易就会把剩下的一大块都吃进肚子里。但老洪真的就是那种只吃一口的人。

后来老洪的母亲生病,接到了城里。两代人之间的代沟太大,老洪的妻子明面上不说,暗地里还是有不少怨言。

那阵子老洪每天都很忙,我干脆让他彻底解决好了再来找我。

接到他电话是在晚上十点。老洪从来不会这么晚联系我。

他问我能不能收留他一晚上。

他来的时候脸上有个很红的巴掌印记。我问他怎么了,他进来扑通就跪在地上,说对不起,他是我的dog,却被陌生人给打了脸。

原来是今天晚上碰到一个不讲理的泼妇,大晚上硬逼着公司的人把他叫过去解决,他到了还没开口说话就被泼妇打了一巴掌。

老洪从来没在我面前哭过,我估计也从来没有在父母妻子跟前哭过。那天他哭的抽抽噎噎的,说那一巴掌打下去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他却不能发脾气。妻子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母亲的检测报告明天就要出了,他觉得自己很努力了,可每个角色都演砸了。他不知道如果检测报告是坏的该怎么办。

我只好一遍一遍的安抚他,告诉他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后来他哭累了,这些天的连轴转更让他精疲力竭,他睡的很沉。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走了,客厅桌子上放着一叠钱。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老洪,他删除了和我所有的联系方式。

老洪是个警惕的男人,他很介意这个圈子打扰到他的生活。从一无所有到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老洪怕失去这一切。当然,这是我的猜测,也可能是老洪没办法接受这样脆弱的一面暴露在我面前。

猜测只能是猜测,现实是老洪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消失了。

我没有怪他。那天他一定是很崩溃才会选择开几个小时的夜车来见我一面。在我独居的小房子里,客厅的沙发上蜷缩一夜。那一刻在他心里,我的小房子俨然是他最后的庇护所。那叠钱,或许是他最后的歉意和感谢。

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再提起老洪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段台词:

“这座城市充满梦想也充满诱惑,你去火车站去机场看看,每天有多少人来到这个城市想要扎根?一年年毕业的想要留下,一车车打工的想要留下。就像这杯水,满了总要溢出去,所以我们只能拼命地往下扎,给自己增重,才不会被挤出去。”

——《三十而已》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10

(3)
上一篇 2021年12月11日 下午10:14
下一篇 2021年12月25日 下午10:42

推荐阅读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二)

      第二天的聊天其实很简短。 “你貌似假姑娘,女孩子应该又会甜人又会撒娇。”他说。 这不是第一个人这样对我讲,去年冬天某个和我深夜连麦的S也曾不断强调——太强势的女生往往…

    2023年4月22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虐与恋

      石头有主了,是她主动私信找的石头,名叫秀妍。 “你懂不懂那种感觉,就是和她相识的那一刻,你的心就被她抓住了,你就意识到你根本不可能对眼前这个人说不,你没法拒绝她任何要…

    2022年5月21日
  • 声音

      “我真的没有从你身上看出你有m的特征,甚至你连普通女性的温婉柔和都没有半分。像你这样强势的人,一生都不好过。”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正在我对面喝着小酒,吃着烧烤,漫不经…

    2022年10月22日
  • 关于被威胁这件事

      其实圈子是人性本恶的聚集地。 你不会想到当一个人掌握了你的各种信息以后,会对你做什么。你更不会想到在你情欲翻涌的时候,对方隔着屏幕在想些什么。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是…

    2021年12月11日
  •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

    2022年10月1日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论如何证明我不是骗子

      “怎么你王者营地性别是男啊?能发句语音吗?” 我点开微信,原来是昨天那个刚加上微信的男s发来的。 我不知道其他女生收到这种消息是什么感受,我只觉得烦躁。 “那你就当我…

    2024年6月8日
  • 习惯性谎言

    我想最开始我是喜欢这个圈子的。 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是那种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可以谎话连篇的人。 人总会累,我也不例外,我只想摘掉脸上的面具。 可我做不到,因为我没办法做到信任眼前人,…

    2023年8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