庇护所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个倒插门的女婿。

我注意到老洪来的时候,车里常常放着买好的菜,又或者后座堆着小孩的玩具。每当那时,我总有种窥探到他人生活的错觉,一个已婚三十岁男人的生活。

老洪问我能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他首先是个父亲,再然后是个丈夫,再然后是工作,只有很少的时间交给这段关系。他可以上交一些物质作为补偿,他不喜欢没有感情基础的游戏。

老洪说前三十年在被命运推着走,一转眼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老洪很恋痛,但因为不方便,很多时候只能浅尝辄止。每次结束的时候,他总是说,如果有机会能放纵的享受一次就好,但现在这样,他已经很满足了。

老实说这是我很佩服老洪的一点。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在最上头的时候冷静克制,是很难的事情。就像在减肥的人面前摆上一块奶油蛋糕,让她吃第一口,她很容易就会把剩下的一大块都吃进肚子里。但老洪真的就是那种只吃一口的人。

后来老洪的母亲生病,接到了城里。两代人之间的代沟太大,老洪的妻子明面上不说,暗地里还是有不少怨言。

那阵子老洪每天都很忙,我干脆让他彻底解决好了再来找我。

接到他电话是在晚上十点。老洪从来不会这么晚联系我。

他问我能不能收留他一晚上。

他来的时候脸上有个很红的巴掌印记。我问他怎么了,他进来扑通就跪在地上,说对不起,他是我的dog,却被陌生人给打了脸。

原来是今天晚上碰到一个不讲理的泼妇,大晚上硬逼着公司的人把他叫过去解决,他到了还没开口说话就被泼妇打了一巴掌。

老洪从来没在我面前哭过,我估计也从来没有在父母妻子跟前哭过。那天他哭的抽抽噎噎的,说那一巴掌打下去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他却不能发脾气。妻子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母亲的检测报告明天就要出了,他觉得自己很努力了,可每个角色都演砸了。他不知道如果检测报告是坏的该怎么办。

我只好一遍一遍的安抚他,告诉他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后来他哭累了,这些天的连轴转更让他精疲力竭,他睡的很沉。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走了,客厅桌子上放着一叠钱。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老洪,他删除了和我所有的联系方式。

老洪是个警惕的男人,他很介意这个圈子打扰到他的生活。从一无所有到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老洪怕失去这一切。当然,这是我的猜测,也可能是老洪没办法接受这样脆弱的一面暴露在我面前。

猜测只能是猜测,现实是老洪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消失了。

我没有怪他。那天他一定是很崩溃才会选择开几个小时的夜车来见我一面。在我独居的小房子里,客厅的沙发上蜷缩一夜。那一刻在他心里,我的小房子俨然是他最后的庇护所。那叠钱,或许是他最后的歉意和感谢。

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再提起老洪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段台词:

“这座城市充满梦想也充满诱惑,你去火车站去机场看看,每天有多少人来到这个城市想要扎根?一年年毕业的想要留下,一车车打工的想要留下。就像这杯水,满了总要溢出去,所以我们只能拼命地往下扎,给自己增重,才不会被挤出去。”

——《三十而已》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10

(3)
上一篇 2021年12月11日 下午10:14
下一篇 2021年12月25日 下午10:42

推荐阅读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

    2022年7月9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

    2022年6月11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