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Master结婚了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到了这一天,我好像也没有那么紧张。

他其实是很自卑的——没有文凭,也没有体面的工作,工资也没有那么高。所以他偶尔也会半夜叫我名字,让我别走。他总说我没安全感,其实他比我更害怕,只是他不承认。

在游戏里他总摆出长者的样子,扯着我的耳朵叫我去睡觉,像老父亲一样在发火的时候叫我大名,把我揍得鬼哭狼嚎又给我上药。可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婚姻很浪漫也很残酷,它把人变成一项项数据填进表格对比,好像一定要找出个最优解。而我和他除了这个圈子,没有任何交集。学历、工作、地区,都是问题。

这个圈子,不可能玩一辈子。

他家里人不是第一次打电话催婚。他每次都躲在厕所里,每次都找借口敷衍过去,转头跟我说想考研就去考,考几年他都养我,结婚的事以后再说。爸妈说,男人的好只是谈恋爱这几年,还能好一辈子吗。

我想起很多年以前,看过一篇文——《我月薪两千五的主人》。那个为给了小m买糕点愿意排队两个半小时的男人,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一起。

那天晚上在他怀里,我说了太多我自认为的禁忌话题。我说我想继续读书,我不想当家庭主妇,我不愿意干家务活,我不想当妈妈,我想一直做小孩,我讨厌照顾别人,我其实自私的不得了。和他在一起后,我很少哭的这么厉害。我做好了分开的准备,他跟我说没关系。

他不是一个花言巧语的人。他无论做什么都很有计划,答应我的任何一件事都从未食言。他说你知道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吗。看过那么多爱情故事的我,被这句话问愣了。

丁克、不接受家庭主妇、拒绝做家务,因为清楚这些不会被人接受,所以我一直抱着孤独终老的心态活着。真的到了这一天,他和我说没关系,他爱的是我这个人,不是那些任何附加的东西。是了,爱这个字我只会说,可我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不会说,可他卖了房子、辞了工作,从南方跑到北方重新开店。他会几个月不抽烟把我随后提了一嘴的东西买来,也会给我的留言回复一大段话。

别人都以为他给我灌了迷魂汤。可当初因为物质条件想离开他的时候,他知道后没有骂我拜金世俗,他只是说我终于长大了一点,愿意为自己考虑了。甚至在带他去见父母前,他都在说,女孩子多读几年书,晚点结婚,到时候能遇到更好的人,不用怕耽误他,男人老了也不怕。

“你确定两三年就要决定后半生吗?”临走时老爸这样问我。

“我们两个喜欢并且适合”,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觉得。

我觉得我这一生虽然爱过很多的男子 但是我跟了荷西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是他唯一的女人他也是我唯一的男人                  ——三毛生前录音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12

(10)
上一篇 2021年8月7日 下午10:52
下一篇 2021年8月21日 下午10:00

推荐阅读

  • 一个多主的女m(上)

      处理不完的工作,一场接一场的考核,一次次又一次的分离。 在请假会扣全勤和能不能坚持到休息之间挣扎,最终还是在医院走廊坐了一下午的冷板凳。 我开始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尽管…

    2023年12月30日
  • 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

      我的床头柜里放了十七份悔过书,全部都来自于同一个男人——我的S。 是不是很奇怪,一个S会给自己的M写悔过书,当我第一次收到的时候,我也很震惊。起因是他在那次游戏过程中…

    2023年7月30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缺爱和爹系真的合适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在故事的一开始,我们就被爱着,那是不是我们就不会再在这个圈子相遇。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圈子里正儿八经找个主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痛哭的深夜,我终于放下了…

    2023年7月9日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

    2022年9月24日
  •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

    2022年3月12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我也不太了解他

      老公有两个手机。 忘了是哪个他宿醉的夜,给他收拾书房时发现了他的秘密。 密码是他自己的生日,我没费什么力气就解开了。 我点开微信,拉不到头的聊天框,备注基本都是女孩子…

    2023年9月3日
  • 为什么M越来越冷淡?

      “有时候我看不懂,圈里和你相似经历的女孩很多,她们大多沉迷于某些可以逃避现实的乐趣中,可我好像还没有发现你对什么东西上瘾,无论是圈子还是生活,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你在…

    2023年2月11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