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Master结婚了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到了这一天,我好像也没有那么紧张。

他其实是很自卑的——没有文凭,也没有体面的工作,工资也没有那么高。所以他偶尔也会半夜叫我名字,让我别走。他总说我没安全感,其实他比我更害怕,只是他不承认。

在游戏里他总摆出长者的样子,扯着我的耳朵叫我去睡觉,像老父亲一样在发火的时候叫我大名,把我揍得鬼哭狼嚎又给我上药。可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婚姻很浪漫也很残酷,它把人变成一项项数据填进表格对比,好像一定要找出个最优解。而我和他除了这个圈子,没有任何交集。学历、工作、地区,都是问题。

这个圈子,不可能玩一辈子。

他家里人不是第一次打电话催婚。他每次都躲在厕所里,每次都找借口敷衍过去,转头跟我说想考研就去考,考几年他都养我,结婚的事以后再说。爸妈说,男人的好只是谈恋爱这几年,还能好一辈子吗。

我想起很多年以前,看过一篇文——《我月薪两千五的主人》。那个为给了小m买糕点愿意排队两个半小时的男人,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一起。

那天晚上在他怀里,我说了太多我自认为的禁忌话题。我说我想继续读书,我不想当家庭主妇,我不愿意干家务活,我不想当妈妈,我想一直做小孩,我讨厌照顾别人,我其实自私的不得了。和他在一起后,我很少哭的这么厉害。我做好了分开的准备,他跟我说没关系。

他不是一个花言巧语的人。他无论做什么都很有计划,答应我的任何一件事都从未食言。他说你知道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吗。看过那么多爱情故事的我,被这句话问愣了。

丁克、不接受家庭主妇、拒绝做家务,因为清楚这些不会被人接受,所以我一直抱着孤独终老的心态活着。真的到了这一天,他和我说没关系,他爱的是我这个人,不是那些任何附加的东西。是了,爱这个字我只会说,可我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不会说,可他卖了房子、辞了工作,从南方跑到北方重新开店。他会几个月不抽烟把我随后提了一嘴的东西买来,也会给我的留言回复一大段话。

别人都以为他给我灌了迷魂汤。可当初因为物质条件想离开他的时候,他知道后没有骂我拜金世俗,他只是说我终于长大了一点,愿意为自己考虑了。甚至在带他去见父母前,他都在说,女孩子多读几年书,晚点结婚,到时候能遇到更好的人,不用怕耽误他,男人老了也不怕。

“你确定两三年就要决定后半生吗?”临走时老爸这样问我。

“我们两个喜欢并且适合”,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觉得。

我觉得我这一生虽然爱过很多的男子 但是我跟了荷西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是他唯一的女人他也是我唯一的男人                  ——三毛生前录音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12

(10)
上一篇 2021年8月7日 下午10:52
下一篇 2021年8月21日 下午10:00

推荐阅读

  • 他说,他有孩子

      我一直是个很随性的人,不太看自我介绍,而是更在意感觉。所以刚在一起时,我并不了解他的个人情况。我的原则就是,只要是单身就可以。 那晚下了很大的雨,记不起来什么原因,我…

    2024年4月27日
  • 论如何证明我不是骗子

      “怎么你王者营地性别是男啊?能发句语音吗?” 我点开微信,原来是昨天那个刚加上微信的男s发来的。 我不知道其他女生收到这种消息是什么感受,我只觉得烦躁。 “那你就当我…

    2024年6月8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他说喜欢

      二十三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了一把琵琶。 是圈内一个叔叔送的,他私信我说,看我动态里那么喜欢琵琶,想送给我一把。 我见惯了画大饼的男人,链接发过去,他代付了。 而我们,在…

    2022年11月26日
  • 深渊之下(上)

      “我感觉很难受,就是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想也许我离开这个世界才会感觉好受些。” “那在你死之前,可以揍我一顿吗?” 屋里黑漆漆的,只有夜灯散发着微光。她放下手机,呆…

    2024年5月11日
  • 假如再和白月光恋爱

      还记得入圈时的白月光吗,如今他过的怎么样,还有联系吗? 如果再成为主奴,我想我还是挺没出息的,还是会沦陷。 他的样貌普通,学历也一般般,找了个月薪三四千的工作。 但他…

    6天前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

    2022年8月20日
  • 当字母圈开始大众化……

      成都开了一家项圈试戴馆,刷到这条视频的时候,我一度恍惚。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这简直是倒反天罡。 想起一五年,我妈发现我在网上给人做狗的聊天记录,她说圈子里的人都是恶…

    2024年3月30日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当人们开始叫我姐姐……

      “姐姐别难过了,开心点。” 这是二零二零年,一个网抑云的深夜,一个十八岁的妹妹给我发来的私信。 本来快缓过来的我一下子又emo,是啊,十八岁的小姑娘都开始叫我姐姐了。…

    2023年5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