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在他从不会让我尴尬,他见冷场,赶紧转了别的话题,仿佛从来没问过。

我知道他想见我,他迫切希望我们在网上那些连麦,那些游戏,都能在线下实施。他在电话那边粗重的喘息,叫着我的爱称,他说好期待见到我的那天。

我知道这根本不可能,我想象不出父母知道后伤心欲绝的样子,更害怕被兄弟朋友发现后社会性死亡。

日常互道晚安,我把手机关机藏在了上锁的柜子里,那只是个备用机。

我不爱他,也没有可以爱的人。但我需要一份爱,不管是不是欲望,只要不是我一个人,柜里不是我一个人就好。

Two

我常做一个噩梦,我梦到有一天那些女装被父母翻了出来,扔在地上,他们怒不可遏对我说断绝关系。

我每次都会吓出一身冷汗,盯着漆黑的天花板看很久。

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没办法否认,哪怕我已经努力装作一个正常男人。

我被发现过,我一直记得那天父亲气的心脏病突发,从那以后家里人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直到我带女朋友回家,家里人才如释重负般松口气,笑着对我说很满意儿媳。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久,我只知道双方父母准备商量结婚的事情。

我也是个女孩啊……

Three

哥哥说他要结婚了,会离开这里。

我突然很后悔进这个圈子,如果不是在这个圈子,也许哥哥会把我当成正常女孩来看待,和我恋爱,和我见父母,和我长相厮守。

可惜我是这个圈子的人,哥哥把圈子和生活分的很开,他说只是个游戏罢了。

我也退了圈子,我想试着恋爱,做个值得别人温柔对待的女孩。

我有过男朋友,相处的像朋友,我没有心跳加速,没有湿润。分手是因为我看到小说里被囚禁的金丝雀一次次被抓回惩罚时,我紧紧夹住了双腿。

原来不是身经百战变得迟钝麻木,而是没有找到开关,我没法骗自己。

的确,圈里人能在一起走向婚姻的太少,能守住婚姻的更少。我不是不清醒,我只是清醒了,才发现自己只能饮鸩止渴。

Four

妈妈总是问我为什么没有带男朋友回家,朋友总是打趣我朋友圈那些酸酸甜甜的情话是写给谁。

我望着女友熟睡的脸,在空中一遍一遍描着她眉毛的样子。我在心里回答她们,我有一个很优秀的女朋友,我有数不清的情话想对她说。

可张开嘴,是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为自己编写出一个不存在的前男友。

那天参加姐姐的婚礼,她问我什么时候结婚呀。宴席上来的都是亲朋好友,坐满了整个大厅,姐姐穿着洁白的婚纱,父母给她的婚姻献上祝福。我想象不出这样的婚礼,甚至都想象不出和女朋友手牵手在父母面前的画面。

我只是喜欢她呀。

End

很久之前在《我是歌手》第四季,歌手信唱了张惠妹的《彩虹》,在歌曲开头选用了苏格兰风笛。在2015年10月,一名传道士在苏格兰小镇圣安德鲁斯叫嚣恐同言论,当地年轻风笛手丹尼尔·博伊尔看到这一幕,用悦耳的风笛声盖过了仇恨的声音。

“无论是男女爱,男男爱,女女爱,都应该被珍惜,被尊重!”

——张惠妹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04

(0)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10:28
下一篇 2022年6月18日 下午9:45

推荐阅读

  • sm要花多少钱

      男生们,在阅读本文之前,请先查阅一下银行卡余额、各种宝余额、信用卡负债、工资卡流水,如连自己都看不下去,退圈吧孩子,请默默取关,我已做好掉粉的准备。女生们,看完本文之…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
  • 快餐时代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经历过这种尴尬:你前几天聊过的男人几天后突然和别的女孩官宣,两个人秀得无比恩爱,你打开沉寂的对话框开始发懵。 六月一号还要送我AD钙奶,还问小朋…

    2021年6月14日
  •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

    2022年7月9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一只拒绝恋爱的狗

      “姐姐,疼……” 他在我身下,声音带着哭腔。烛泪落在他身上,开出朵朵雪白的梨花。梨花下,是一条条带血的鞭痕。 我提着项圈,把他按倒在床,拿出准备好的麻绳。他举起双手,…

    2022年11月5日
  • 关于被威胁这件事

      其实圈子是人性本恶的聚集地。 你不会想到当一个人掌握了你的各种信息以后,会对你做什么。你更不会想到在你情欲翻涌的时候,对方隔着屏幕在想些什么。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是…

    2021年12月11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最高阶的SM,可能就是无性的

      与绳师Z(男)的一段对话 我 :你在绑人的时候,会有那方面的想法吗?Z  :肯定会有啊,毕竟漂亮妹子在你的手中被捆缚。。。我  :产生欲望了不排解一下?Z   :说实…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