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在他从不会让我尴尬,他见冷场,赶紧转了别的话题,仿佛从来没问过。

我知道他想见我,他迫切希望我们在网上那些连麦,那些游戏,都能在线下实施。他在电话那边粗重的喘息,叫着我的爱称,他说好期待见到我的那天。

我知道这根本不可能,我想象不出父母知道后伤心欲绝的样子,更害怕被兄弟朋友发现后社会性死亡。

日常互道晚安,我把手机关机藏在了上锁的柜子里,那只是个备用机。

我不爱他,也没有可以爱的人。但我需要一份爱,不管是不是欲望,只要不是我一个人,柜里不是我一个人就好。

Two

我常做一个噩梦,我梦到有一天那些女装被父母翻了出来,扔在地上,他们怒不可遏对我说断绝关系。

我每次都会吓出一身冷汗,盯着漆黑的天花板看很久。

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没办法否认,哪怕我已经努力装作一个正常男人。

我被发现过,我一直记得那天父亲气的心脏病突发,从那以后家里人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直到我带女朋友回家,家里人才如释重负般松口气,笑着对我说很满意儿媳。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久,我只知道双方父母准备商量结婚的事情。

我也是个女孩啊……

Three

哥哥说他要结婚了,会离开这里。

我突然很后悔进这个圈子,如果不是在这个圈子,也许哥哥会把我当成正常女孩来看待,和我恋爱,和我见父母,和我长相厮守。

可惜我是这个圈子的人,哥哥把圈子和生活分的很开,他说只是个游戏罢了。

我也退了圈子,我想试着恋爱,做个值得别人温柔对待的女孩。

我有过男朋友,相处的像朋友,我没有心跳加速,没有湿润。分手是因为我看到小说里被囚禁的金丝雀一次次被抓回惩罚时,我紧紧夹住了双腿。

原来不是身经百战变得迟钝麻木,而是没有找到开关,我没法骗自己。

的确,圈里人能在一起走向婚姻的太少,能守住婚姻的更少。我不是不清醒,我只是清醒了,才发现自己只能饮鸩止渴。

Four

妈妈总是问我为什么没有带男朋友回家,朋友总是打趣我朋友圈那些酸酸甜甜的情话是写给谁。

我望着女友熟睡的脸,在空中一遍一遍描着她眉毛的样子。我在心里回答她们,我有一个很优秀的女朋友,我有数不清的情话想对她说。

可张开嘴,是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为自己编写出一个不存在的前男友。

那天参加姐姐的婚礼,她问我什么时候结婚呀。宴席上来的都是亲朋好友,坐满了整个大厅,姐姐穿着洁白的婚纱,父母给她的婚姻献上祝福。我想象不出这样的婚礼,甚至都想象不出和女朋友手牵手在父母面前的画面。

我只是喜欢她呀。

End

很久之前在《我是歌手》第四季,歌手信唱了张惠妹的《彩虹》,在歌曲开头选用了苏格兰风笛。在2015年10月,一名传道士在苏格兰小镇圣安德鲁斯叫嚣恐同言论,当地年轻风笛手丹尼尔·博伊尔看到这一幕,用悦耳的风笛声盖过了仇恨的声音。

“无论是男女爱,男男爱,女女爱,都应该被珍惜,被尊重!”

——张惠妹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04

(0)
上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10:30
下一篇 2022年6月18日 下午9:45

推荐阅读

  • 女绿的世界(上)

      我做过一个梦。 梦里的世界黑漆漆的一团,没有任何色彩。 我往前走,发现前路是悬崖峭壁。 我抬头,发现我的头顶悬着一把剑。 我跌落深渊,从梦中惊醒,整个房间只有我自己。…

    2023年12月9日
  • “普信男孩”

      他是一个岁月静好的暖男,不恶臭,不花言巧语。 认识他的时候是冬天,刚刚毕业实习的我在自己小小的出租屋里,手脚冰凉,赶上姨妈期,痛的翻来覆去,熬夜改着不太懂的策划案。 …

    2021年3月22日
  • 深渊之下(下)

      最后到底还是见面了,这主要归结于她的手实在太痒,想找个看着还算顺眼的人不容易。 男人没有主动给房费的意思,好像压根没这回事一样,她也懒得再提。 他会明白的,有时候,免…

    2024年5月18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朝拜者(上)

      还记得刚见肖肖时,他黑黑瘦瘦的,像只小老鼠,一点也不可爱。 他背着破旧的书包,里面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呲着牙冲我嘿嘿傻笑。 老实说,我的内心是抗拒的。 来都来了…

    2023年10月22日
  • 不清不楚的暧昧

      妇女节我收到了一束花,来自我曾暧昧一时的搭子漠北。 不久前我们还言笑晏晏,如今好像一时间也无话可说了。 我好像没什么可伤心的,抱着花回到家,拍了几张照片,随手丢在角落…

    2024年3月9日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那个被网暴脱圈的女孩

      “姐,我要退圈了。” “姐,那些骂声好难听。” “姐……” 周日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才看到悠悠发给我的消息。我忙问她怎么了,登上平台又看不出什么异常。当我打开悠悠…

    2020年1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