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在他从不会让我尴尬,他见冷场,赶紧转了别的话题,仿佛从来没问过。

我知道他想见我,他迫切希望我们在网上那些连麦,那些游戏,都能在线下实施。他在电话那边粗重的喘息,叫着我的爱称,他说好期待见到我的那天。

我知道这根本不可能,我想象不出父母知道后伤心欲绝的样子,更害怕被兄弟朋友发现后社会性死亡。

日常互道晚安,我把手机关机藏在了上锁的柜子里,那只是个备用机。

我不爱他,也没有可以爱的人。但我需要一份爱,不管是不是欲望,只要不是我一个人,柜里不是我一个人就好。

Two

我常做一个噩梦,我梦到有一天那些女装被父母翻了出来,扔在地上,他们怒不可遏对我说断绝关系。

我每次都会吓出一身冷汗,盯着漆黑的天花板看很久。

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没办法否认,哪怕我已经努力装作一个正常男人。

我被发现过,我一直记得那天父亲气的心脏病突发,从那以后家里人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直到我带女朋友回家,家里人才如释重负般松口气,笑着对我说很满意儿媳。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久,我只知道双方父母准备商量结婚的事情。

我也是个女孩啊……

Three

哥哥说他要结婚了,会离开这里。

我突然很后悔进这个圈子,如果不是在这个圈子,也许哥哥会把我当成正常女孩来看待,和我恋爱,和我见父母,和我长相厮守。

可惜我是这个圈子的人,哥哥把圈子和生活分的很开,他说只是个游戏罢了。

我也退了圈子,我想试着恋爱,做个值得别人温柔对待的女孩。

我有过男朋友,相处的像朋友,我没有心跳加速,没有湿润。分手是因为我看到小说里被囚禁的金丝雀一次次被抓回惩罚时,我紧紧夹住了双腿。

原来不是身经百战变得迟钝麻木,而是没有找到开关,我没法骗自己。

的确,圈里人能在一起走向婚姻的太少,能守住婚姻的更少。我不是不清醒,我只是清醒了,才发现自己只能饮鸩止渴。

Four

妈妈总是问我为什么没有带男朋友回家,朋友总是打趣我朋友圈那些酸酸甜甜的情话是写给谁。

我望着女友熟睡的脸,在空中一遍一遍描着她眉毛的样子。我在心里回答她们,我有一个很优秀的女朋友,我有数不清的情话想对她说。

可张开嘴,是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为自己编写出一个不存在的前男友。

那天参加姐姐的婚礼,她问我什么时候结婚呀。宴席上来的都是亲朋好友,坐满了整个大厅,姐姐穿着洁白的婚纱,父母给她的婚姻献上祝福。我想象不出这样的婚礼,甚至都想象不出和女朋友手牵手在父母面前的画面。

我只是喜欢她呀。

End

很久之前在《我是歌手》第四季,歌手信唱了张惠妹的《彩虹》,在歌曲开头选用了苏格兰风笛。在2015年10月,一名传道士在苏格兰小镇圣安德鲁斯叫嚣恐同言论,当地年轻风笛手丹尼尔·博伊尔看到这一幕,用悦耳的风笛声盖过了仇恨的声音。

“无论是男女爱,男男爱,女女爱,都应该被珍惜,被尊重!”

——张惠妹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04

(0)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下午10:28
下一篇 2022年6月18日 下午9:45

推荐阅读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4天前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那夜薄荷香

      和他认识,是很偶然的。 没有什么心动,没有什么第六感,就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职业比较有趣。 很少有人能跟我聊的上,我攻击性总是很强,戒备心又太重。 但他很聪明,是一个知道…

    2020年9月26日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