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中)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责珊珊。珊珊一边道歉,一边帮忙找正确的教辅。找到以后,那位家长又不依不饶的坚持不付钱,称这是书店的责任。

当书店老板赶来以后,家长反而倒打一耙说都是珊珊的问题。珊珊急得眼圈都红了,反倒像个哑巴,不会说话了。最后还是我说了公道话,家长付了钱离去。珊珊一个劲的向我道谢,好像我是她恩人一样。

珊珊一直这么糯糯的性格,说难听点是任人欺负,说好听点就像一个可爱的团子。我倒也不是个好人,我只是想保护这个小姑娘。

她跟我说她很喜欢徐冉,就是她那个姐姐,她说徐冉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不想告诉她实情,就算告诉她,她也不能理解。珊珊是那种笨笨的女孩,我不想她知道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徐冉其实对她是爱情。

大部分男人都劝自己哥们将就,因为觉得自己哥们这个德行,能有个女朋友不错了。而大部分女人都劝自己闺蜜分手,因为觉得自己闺蜜这么完美,现任男朋友配不上。

我可以理解这种说法,但我认为徐冉对我的恶意不是来源于后者,徐冉也明白我看得出来。

我以为日子可以这么凑活下去,起码珊珊觉得幸福,只要徐冉老实做她的闺蜜就好了,然而,她把我有个阿姨的事情,不仅告诉了徐冉,还告诉了我学校的所有人。

同学和老师知道这件事后,处处对我进行排挤。我愤怒的去找徐冉,质问她到底想做什么,她告诉我离开珊珊,我这种又穷又猥琐的人不配和珊珊在一起。

我和珊珊分手了,她早就搬去了徐冉的公寓。我确实不甘心就这样失去我最爱的女孩,背着徐冉,我偷偷去珊珊兼职的地方找了她很多次。

直到那天,珊珊指着店里另一个兼职的男孩对我说,她已经喜欢上别人了。

我承认我心碎了,可如果真的珊珊喜欢,我也认了,有人保护她,没什么不好。

直到徐冉找我说珊珊怀孕了,是我的,手术费用五千。

没有人愿意借给我钱,因为上次的事情。我只好去求阿姨,阿姨把钱给我的时候,眼里满是鄙夷,我知道她也看不起我。

对珊珊,我内疚又自责,是我的过错,让她受这样的苦。我花了一天时间做了补品,去找珊珊,我送到了以后,珊珊问我送这个干嘛,她又不需要补身子。我看着她确实没有任何做完手术的样子,面色红润,我意识到我被骗了。

我没有告诉珊珊发生了什么,我问珊珊还有机会和好吗,只要能和好,她想怎样都可以,珊珊说不。

徐冉倒下的那一刻,珊珊还在叫她姐姐。

珊珊,你不知道,就是你的姐姐让我们分开,你还叫她姐姐。

而今又见到你了,我望着你,你太憔悴了,消瘦了许多,我的心里钻心的疼。

徐冉的母亲告诉我,珊珊,你是第一个支持我判死的。

我对不起所有人,我只想对得起你一个,然而你是第一个支持我判死的。

我改口说是你给我刀,是你把她推出来,是你……

我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又同时恨着这个人。

在结束后离开时,我还是没有忍住,我回头看向你,我们大概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珊珊,再也不会见了。

想起你生日那天,你,我,徐冉,我们三个人一起,你举着我送的玫瑰,抱着她送的玩偶,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拍了很多张照片。

那天真开心啊,我们谁也没有预料到之后会发生的这些。

那一天,我们谁都回不去了。

(未完待续)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64

(1)
上一篇 2022年3月26日 下午10:30
下一篇 2022年4月9日 下午10:38

推荐阅读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人设里的优质dom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零六分,结束了美好的一天,看完吃播准备睡觉,无意间看到某个群里好像有瓜,赶紧跑进去看。 有时候渣男的作用还是挺大的,比如半夜饿的实在受不…

    2020年11月25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那些爱立人设的大佬

    我有两个号,一个是M,一个是S。 我经常会收到一个账号给我两个号发来截然不同的消息。 好巧,他也有两个身份,一个是S,一个是M。 网上说这样的人很多,大号“小MG叫爸爸”,小号“妈…

    2023年7月23日
  •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

    2022年6月11日
  • 认主后,他成了葛朗台(上)

      “下次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他的话停在消息列表很久,我随手拍下窗外的风景,他立马报出了坐标。 这是我们一直在玩的小游戏,乐此不疲。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作…

    2024年4月13日
  • Q先生诊所 | 什么是“开发”?

    什么是开发? ​ 在圈子内,我们经常听到“开发”二字,产品经理不要躲,这个开发不会拿刀来砍你。我们说的“开发”,是指将人体耐受极限上升一个档次的过程。 很多S喜欢找那些自称“开发完…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偷拍

      “把手机收起来好吗?” “好好,收起来,我是那种偷拍的人吗?” 视频里男人的声音是那么熟悉,在女孩背过身去以后,我看到他的手指反复在比划着两个数字:91。 我感到一阵…

    2023年2月18日
  • 我也不太了解他

      老公有两个手机。 忘了是哪个他宿醉的夜,给他收拾书房时发现了他的秘密。 密码是他自己的生日,我没费什么力气就解开了。 我点开微信,拉不到头的聊天框,备注基本都是女孩子…

    2023年9月3日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