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中)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责珊珊。珊珊一边道歉,一边帮忙找正确的教辅。找到以后,那位家长又不依不饶的坚持不付钱,称这是书店的责任。

当书店老板赶来以后,家长反而倒打一耙说都是珊珊的问题。珊珊急得眼圈都红了,反倒像个哑巴,不会说话了。最后还是我说了公道话,家长付了钱离去。珊珊一个劲的向我道谢,好像我是她恩人一样。

珊珊一直这么糯糯的性格,说难听点是任人欺负,说好听点就像一个可爱的团子。我倒也不是个好人,我只是想保护这个小姑娘。

她跟我说她很喜欢徐冉,就是她那个姐姐,她说徐冉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不想告诉她实情,就算告诉她,她也不能理解。珊珊是那种笨笨的女孩,我不想她知道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徐冉其实对她是爱情。

大部分男人都劝自己哥们将就,因为觉得自己哥们这个德行,能有个女朋友不错了。而大部分女人都劝自己闺蜜分手,因为觉得自己闺蜜这么完美,现任男朋友配不上。

我可以理解这种说法,但我认为徐冉对我的恶意不是来源于后者,徐冉也明白我看得出来。

我以为日子可以这么凑活下去,起码珊珊觉得幸福,只要徐冉老实做她的闺蜜就好了,然而,她把我有个阿姨的事情,不仅告诉了徐冉,还告诉了我学校的所有人。

同学和老师知道这件事后,处处对我进行排挤。我愤怒的去找徐冉,质问她到底想做什么,她告诉我离开珊珊,我这种又穷又猥琐的人不配和珊珊在一起。

我和珊珊分手了,她早就搬去了徐冉的公寓。我确实不甘心就这样失去我最爱的女孩,背着徐冉,我偷偷去珊珊兼职的地方找了她很多次。

直到那天,珊珊指着店里另一个兼职的男孩对我说,她已经喜欢上别人了。

我承认我心碎了,可如果真的珊珊喜欢,我也认了,有人保护她,没什么不好。

直到徐冉找我说珊珊怀孕了,是我的,手术费用五千。

没有人愿意借给我钱,因为上次的事情。我只好去求阿姨,阿姨把钱给我的时候,眼里满是鄙夷,我知道她也看不起我。

对珊珊,我内疚又自责,是我的过错,让她受这样的苦。我花了一天时间做了补品,去找珊珊,我送到了以后,珊珊问我送这个干嘛,她又不需要补身子。我看着她确实没有任何做完手术的样子,面色红润,我意识到我被骗了。

我没有告诉珊珊发生了什么,我问珊珊还有机会和好吗,只要能和好,她想怎样都可以,珊珊说不。

徐冉倒下的那一刻,珊珊还在叫她姐姐。

珊珊,你不知道,就是你的姐姐让我们分开,你还叫她姐姐。

而今又见到你了,我望着你,你太憔悴了,消瘦了许多,我的心里钻心的疼。

徐冉的母亲告诉我,珊珊,你是第一个支持我判死的。

我对不起所有人,我只想对得起你一个,然而你是第一个支持我判死的。

我改口说是你给我刀,是你把她推出来,是你……

我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又同时恨着这个人。

在结束后离开时,我还是没有忍住,我回头看向你,我们大概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珊珊,再也不会见了。

想起你生日那天,你,我,徐冉,我们三个人一起,你举着我送的玫瑰,抱着她送的玩偶,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拍了很多张照片。

那天真开心啊,我们谁也没有预料到之后会发生的这些。

那一天,我们谁都回不去了。

(未完待续)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64

(1)
上一篇 2022年3月26日 下午10:30
下一篇 2022年4月9日 下午10:38

推荐阅读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那夜薄荷香

      和他认识,是很偶然的。 没有什么心动,没有什么第六感,就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职业比较有趣。 很少有人能跟我聊的上,我攻击性总是很强,戒备心又太重。 但他很聪明,是一个知道…

    2020年9月26日
  • 你害怕贫穷吗?

      我来自一个很贫瘠的农村,我的学习成绩也一般。我的长相平平,毫无特色,脸上还有许多雀斑。我没有通过高考逆袭,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读书真的是最轻松的人生升级方式。 因为没有见…

    2021年6月7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