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幻想派大叔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活的平凡,日子寡淡,爱登山爱吉他,找了份稳定体面的工作,有一家妻儿老小。认识他的原因很简单,他的文字表达能力和幻想能力真的几乎是满分,甚至让接触这个圈子很久的我都差点以为我也是双属性的一员。我从不知道可以有人把欲望这么坦然的写出来,把幻想写的不会让人心生反感。

他告诉我,他喜欢brat,就是那种,很皮很坏的小女孩,会想各种稀奇古怪的点子折腾他。他是纯粹的恋足恋物而不会对对方产生其他的想法,很期许被物化。我看他的文字中,被欺负的那个大叔,永远都是无可奈何又很享受的被比自己小很多的女孩欺负,我总觉得很有趣。闷骚的大叔被brat女孩的恶作剧拯救,怎么想怎么精彩。

我问他这么多年,没有遇到过合适的女孩子吗,他说有过吧。我没多问,我想,大概也是短暂的光亮后漫长而无期的等待,毕竟大叔的确很独特。他的文字基于幻想,很大概率也只能存于幻想。我问他不会孤独或者绝望吗,就像我在圈里等了那么多年无果,常常会在某天深夜里丧气,大叔的各种原因可能更难让他实现他的心愿。大叔说不会啊,文字是他发泄的出口。我没有理解,但我想现在的他过的也很好,谁的人生能事事圆满毫无遗憾。

也许中年男人大多把肉体交给生活,把灵魂交给幻想。他们慢慢的好像变成了最沉默的人,被贴上了标签。比如,大叔一定要成熟稳重,要有经济能力,要懂得现实和理想的差距,要冷静自制,要……要每天一醒来就带上条条框框的面具,活在规则和世俗里。大叔只是中年男人中最普通的一个,又是特别的一个,他能用文字来给自己的梦写一个美好的结局,其他大叔呢?也许是烟,也许是酒,也许是……

哪怕有的大叔真的勇敢的走出了那一步,哪怕没有被发现,他的心里也常常饱受折磨,一面是世俗和道德的条条框框,一面是内心真正热爱又求而不得的梦,无论怎么选择,都难以平下内心对身边人对自己的愧疚。

大叔得到了,大叔没有得到。

颠沛半生,谁又说得清楚。

以上所说的和属性和性别其实又没什么关系,纷纷扰扰的世俗,抛开那些标签和偏见,不被攻击不被指责不被谩骂,在这里找到又或者自封一块净土休憩,梦想实现的载体又何必非得是人呢。

愿你得偿所愿,愿你纵使不能得偿所愿,也可以在漫漫余生里学会同自己的不甘心和解。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47

(0)
上一篇 2020年10月26日 下午9:06
下一篇 2020年11月11日 上午1:01

推荐阅读

  • 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你听说过ATM奴吗?   想象中的坐拥数个土豪m,每天挥金如土却由m们来报销,既控制他们的身心又控制他们的经济?(一定有不少女S有这种想法)   …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他说喜欢

      二十三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了一把琵琶。 是圈内一个叔叔送的,他私信我说,看我动态里那么喜欢琵琶,想送给我一把。 我见惯了画大饼的男人,链接发过去,他代付了。 而我们,在…

    2022年11月26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

    2022年4月30日
  • 寻找

      “过年回家有人说着要给你相亲呢,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不结婚也可以。” “你看你现在生病了都没个人照顾,以后……” 我敷衍着挂断电话,缩进被子继…

    2022年12月24日
  • 今晚只爱我,别做

      最近很流行杀我别用小黄刀,就是那种明明在正经搞颜色的场合,却突然有一瞬间想要被爱的错觉。明明疼痛感那么真实,礼物那么合心意,却也不敢在床笫之欢之后问出那句到底爱不爱。…

    2023年1月28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19岁你就嚷嚷着要退圈,你让40岁的大叔怎么办

        –      绵绵,我想退圈了 –      怎么啦? –      太累了,找不到自己想要的 –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可是他对我很好啊”

      “其实和他有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只有我自己闷在心里。” 那天是我生日,她问我在不在家。当时我正在厨房忙着炒菜,她就坐在客厅,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有些不知所措…

    2022年10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