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匹诺曹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笑,只因为心底里依赖着这段感情,才会像虔诚的信徒,害怕因为自己的谎言而失去拥有的一切。

我亲吻着左手中指的钻戒,闪耀明亮的,听说这个位置是距离心脏最近的位置,寓意忠诚。我和宋大爷订婚的消息很快就在圈里传遍,好多曾经的小姐妹留言表示羡慕。

我看着那条幸福的推顶动态,只有简单的“往后余生”四个字,配图是我和他牵在一起的手,底下评论清一色的99。

电话响了,我接起,是家里人。老妈在那边不停的说同单位张叔家的儿子如何优秀,希望我一定见一面。她说结婚最起码能有个人互相照顾,生病了能有个人在旁边,这样她们就算不在这个世界了也能安心。

我不知道怎么反驳。我点头答应。

我一直记得那天尴尬的场景。我和那个相亲对象面对面,静音的手机亮个不停,宋大爷的电话一通接一通。那个男孩很善解人意,说有事就先去忙,刚好他公司有个会。我带着歉意笑笑,起身前,男孩对我说:“其实你真的很漂亮,我的意思是,不化妆也漂亮。”

我的脸上有一块胎记。

这是我从会化妆开始就小心翼翼藏着的秘密。我每天比别人早起一个小时,躲起来小心翼翼的遮盖脸上的那块胎记。我一直记得小学时因为这块胎记,我是怎样被人叫丑八怪。

后来的人没有见过我的素颜,包括宋大爷。

他是个颜控。

讲个有意思的事情,我和他至今都没有见过双方父母。

当然不可能见。关掉手机,在回公寓的路上,我扣着手指。宋大爷没有离婚。他以为我不知道,又或者他对自己的骗术足够自信。

夫妻不合和离异,是两个概念。

我爸我妈也会吵架,分房睡了很多年。有时候她们吵架的样子让我几乎以为她们是几辈子的仇人。可她们没有离婚,就这样过了一辈子。

宋大爷支支吾吾的说他的父母年纪大了,这种事要慢慢说,更何况我还小,他还有孩子,很多因素,要等一等,等我长大。

我想起薛定谔的猫,就像这个等一等。是真的等我长大,等到离婚对他利益最大化的那天,还是等到瞒我瞒不住的那天,等到我青春不再等到我错过良人。那只猫是死了还是活了,只要不打开箱子,我们永远无法得知。

正如他一开始自我介绍的那样,他是个成功的商人。

我害怕他提前打开箱子。我突然觉得我把婚姻想的太单纯。窗外下起了雨,我到了家。我已经关机一个多小时,宋大爷应该着急了。

他湿淋淋的敲响我的门,他的衣服紧紧贴着身体,大肚腩凸显出来。他抱着我,很用力。我心里却庆幸还好我的妆防水。

他不再精致,不再像个绅士。此刻的宋大爷,只是个油腻的中年人。我以为分开都是很平静的,没想到还是会痛。这次宋大爷抽断了手里的藤条,我也没有躲一下。

我突然起身,从浴室拿出卸妆水。我在他面前,一下一下擦掉我精心画好的妆容。我深色的胎记露出来,它已经很久没有见人了。

宋大爷没有惊讶,也没有骂我丑八怪。他注视着我。

SEX是野蛮,是冲动,是荷尔蒙,是人类最原视的表达。宋大爷第一次乱了章法,他在确定,确定他的女孩到底还是不是他的女孩。

宋大爷轻轻咬住我的耳垂:“我在公司午睡,忽然就梦到你要离开我。我之前骗了你,现在我觉得那份离婚证很重要……你愿意……你愿意吗?”

我看到两只匹诺曹碰面,她们的鼻尖扎到彼此,他们偷偷用锯子一点一点磨着长长的鼻子。

宋大爷的确是个成功的商人。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68

(0)
上一篇 2021年5月17日 下午10:59
下一篇 2021年5月31日 下午10:43

推荐阅读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